脑袋空空的少妇   少妇小说   

脑袋空空的少妇

????她的感觉非常奇怪。周围的人都在聊天说话,但她却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服务员走过来,再次给她的酒杯里添满了酒。在桌子下面,她感觉到有一只手正在抚摩着她的大腿。事情似乎有些不对,但是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呢?她闭上眼睛,尽力思索着。
-  她需要看到一些人,她需要和他们攀谈。那只手还在抚摩着她的大腿。她使劲摇了摇头,试图弄清楚自己的处境。房间开始旋转起来,所有移动的东西都像是电影里的慢动作回放。她努力想站起身来,却又倒在了某人身上。
-  她感觉到自己的夹克被人披在了她的肩膀上,她感觉到自己被人拽着穿过房间,坐进了一辆汽车里,有人开始抚摩她的身体,她感觉到几只手搓揉着她的乳房和乳头,还有几根手指在玩弄着她的阴户,那感觉实在太舒服了。-
  一根舌头如小蛇般钻进她的嘴巴里,在她的唇齿间穿梭、搅动着,她觉得应该回应一下人家,就将自己的舌头也伸进了对方的嘴里。她感觉到她的手被放在了什么东西上,低头一看,看到她手里握着一根粗大、坚硬的阴茎。她感觉到有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带动着她的手上下不停地套动着那根阴茎。那根舌头继续在她的嘴巴里搅动着,不时缠绕着她的舌头。-
  她的感觉真的非常奇怪,似乎自己根本没有一点力气去抗拒或者接受在她身上所发生的一切。插在她阴道里的手指和伸在她嘴巴里的舌头刺激得她整个身体仿佛浸在了滚热的潮水中,让她血脉贲张、性欲昂扬。她低头瞟了一眼手里握住的阴茎,心里纳闷自己为什么要握着它,又为什么要套动它。-
  现在,她好象走进了一所房子。是她的家吗?不,她觉得应该不是。屋里的灯被打开了,她看到了床。好啊!我真想好好休息一下!这是我目前最需要的!-
  她踉跄着朝床挪过去,一下就倒在了床上。她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戳她的屁股,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    ***    ***    ***
-????当我在房间角落里看到她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已经5年没有她的任何音讯了,我以为我对她的仇恨已经深埋在心底不会再萌动了,但是,从看到她的那一眼起,愤怒的情绪就在我心里不断地膨胀着。
-  我的眼睛跟着她的身影在房间里挪动着,我发现她的步伐有些奇怪,接着我立刻就明白了——她喝醉了。一个罪恶的念头在我头脑里生成,我转过头对我的同伴说道:「喂,梅森,能帮我个大忙吗?」
-  「没问题啊,迈克,说吧,什么事?」-
  「看到那边的那个女人了吗?就是那个穿着银色晚礼服的女人。她已经喝醉了,但我想让你过去让她再多喝几杯。等到她醉得弄不清她自己是谁以及身在何处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对她为所欲为了。」-
  我目送着梅森走向那个女人,那个5年前还是我妻子的女人,心里默默地祈祷着,发自内心地真诚祈祷着梅森能够按照我的想法取得成功。如果事情按照我预想的那样顺利进行的话,那么明天这个时候这个女人就会彻底被我毁掉。
-  对这个女人,我记忆犹新,所以的事情就好象发生在昨天一样。5年前的那一天,我下班回到家,看到布兰达正在收拾她的行李,准备离家出走。前一天晚上,我们大吵了一架,为了家庭琐事,也因为我们那时实在缺钱,但我从来也没有想过事情会变得这么糟。我问她要去哪里,她说再也不想跟我生活在一起了。
-  「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迈克。你是个没有任何前途的男人,以后还会变得更糟。在生活中你也是个非常没有情趣的人,在床上的表现也一无是处。我看不出有什么理由再继续和你生活在一起了。」
-  布兰达气冲冲地说道。-
  离婚让我失去了曾经所拥有的一切,在离婚后的一年时间里,我几乎天天喝得酩酊大醉,在痛苦的情绪中无法自拔。那一年,布兰达又结婚了,新丈夫是个在商界和社交圈子里都颇有声望的家伙。-
  在那一年,我最好的朋友乔治决定帮助我从沮丧、痛苦的情绪中走出来,他促使我回到正常的生活状态,用他的意念影响着我,强迫我戒酒,振作起生活的勇气。终于,我在朋友的帮助下重新鼓起了生活的勇气,并且在无意中得到了布兰达曾经梦寐以求的东西。
-  非常具有讽刺意味,我也不知道这里行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获得了一千七百六十万美圆的彩票大奖,也许布兰达从报纸上读到她前夫中奖的消息也会大吃一惊吧?不消说,我的生活发生的巨大的变化,曾经许多根本无法得到的东西现在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得到了。
-  但是,在我心目中,最想得到是要让布兰达为她抛弃我的行为付出代价,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我看着梅森将布兰达抱进我豪华轿车的后座后,就和乔治一起坐在了汽车前座上。车辆启动后,梅森就开始隔着衣服玩弄布兰达的乳头,同时把他的手指伸进了她的阴户。当他一边舌吻着她,一边把她的手按在自己的阴茎上的时候,我激动得阴茎怒涨,非常欣喜地看着我的计划在一步步地实现。
-  我转过头,对正在开车的乔治说道:「想不想尝尝这个女人啊,乔治?」
-  乔治笑着回答道:「肯定想啊,先生,我当然会的。」
-  我微笑着,立刻想到,如果布兰达的丈夫看到乔治那黑煤炭一样的雄壮身体压在他娇小、白皙妻子身上的话,脸上会是什么表情呢?-
  汽车开到我家门口,乔治帮着梅森把布兰达抬到楼上的卧室里,放在床上。-
  我要两个男人把她的衣服脱光,「除了她那双价值600美圆的马诺洛高跟鞋以外,其他的都脱光。」-
  当乔治和梅森忙着扒布兰达衣服的时候,我去取来了我的数码相机。我非常喜欢这个小机器,可以很方便地连接到电脑上,很快就可以打印出刚刚拍摄的照片。我把相机交给梅森,告诉他怎么操作,然后就脱光自己的衣服走到布兰达跟前。-
  我不想隐瞒什么,我要让布兰达和她那个混蛋丈夫知道我对她做了什么。于是,我挺着坚硬的鸡巴顶在布兰达的各个肉洞口,微笑着对着镜头,让乔治拍下照片。接着,我又给乔治和梅森拍了几十张照片,当然,他们的大鸡巴都插在他们最感兴趣的地方。-
  在我给他们拍照的时候,只让布兰达的脸正面清晰地留在照片上,而刻意避免拍到乔治和梅森的脸。由于喝酒太多,布兰达处于半昏迷状态,但她的眼睛还是睁得大大的对着镜头,看上去像是知道她正在和那两个男人干着什么。-
  拍完了我需要的各种姿势后,我说道:「好的,伙计们,现在你们可以插进去随便玩了。」-
  乔治听我这么说,立刻将他粗大的黑鸡巴插进布兰达的阴道里,使劲抽插起来。-
  我走进浴室,从急救小药箱取出嗅盐,然后重新回到卧室。此时卧室里充斥乔治强力抽插布兰达阴道产生的咕唧咕唧的水声和肉体碰撞产生的啪啪声。我把嗅盐交给梅森,告诉他做好准备,等我将相机的位置摆好就把嗅盐放到布兰达的鼻子下面。-
  嗅盐的刺激让布兰达立刻醒了过来,她瞪大眼睛看着正在奋力奸淫着她的乔治,我立刻把这个镜头拍了下来。在那晚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一直从各个角度拍了很多照片,在那些照片里,梅森和乔治用各种方法和姿势奸淫着布兰达。他们在她的嘴巴、阴道和肛门(她从前没有允许过我和她肛交,也不愿意吞下我的精液)里都灌进了精液,并强迫她把射进嘴里的精液都吞了下去。-
  在整个过程中,她都是半推半就,有时还是被强迫的,但在照片里,人们看到的是她似乎非常享受整个过程。我拍了好几张梅森和乔治同时插在她阴道和肛门的照片,他们交合的特殊部位拍得非常清晰。-
  拍完我需要的照片,我把相机一扔,也加入到床上的奸淫大战中了。我跪在布兰达的头前,抓着她的头发,使劲肏着她的嘴巴。布兰达醉眼朦胧地看着我的脸,似乎在努力回忆着这个正在肏她嘴巴的男人到底是谁。-
  我微笑着看着她说道:「没错,你这个混蛋骚屄,这根大鸡巴是你以前嘬过的,但现在有些不同了。以前你从不让我射在你嘴巴里,但是今晚我要让你第一次好好尝尝我精液的味道。」-
  在布兰达的嘴里抽插了几分钟,我就在精液灌进了她的喉咙,然后,我继续用阴茎堵着她的嘴,任凭她挣扎、呜咽、哽咽,硬逼着她把精液全部咽了下去。
-  然后,我把半软的阴茎从她嘴里拉出来,将沾在上面的一点精液涂在她的脸上。-
  我重新拿相机拍下了她脸流着精液的样子。-
  「好了,伙计们,该把她送回家了。如果你们还想干她的话,那就再干一次吧,不过要快点,然后给她穿好衣服送她回家。」-
  乔治和梅森又各自干了布兰达一次,期间我又拍了不少照片。然后,我再次把嗅盐交给梅森,让乔治把他的阴茎塞进布兰达的嘴巴里。当梅森打开嗅盐的胶囊放在布兰达的鼻子下面后,刺激的气味让懵懂中的女人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乔治和塞在她嘴里的那根黑色大鸡巴,我趁机把她这样的表情拍了下来。
-  这样的照片实在太棒了,会给她丈夫一个沉重的打击。像她丈夫那样的人绝对是个种族歧视主义者,一旦看到他妻子嘴巴里含着一个黑色的大鸡巴,还含情脉脉地注视着这根黑鸡巴的主人,心里的滋味是可想而知的。
-  等这一切都做完了,我把布兰达的衣服扔给他们,说道:「快给她穿好,然后把她送回家吧,乔治。如果你们还想在车上肏她的话,千万别弄脏了座椅。」
-  梅森和乔治给她穿好衣服,带着她走出了房间。他们的确在车上又肏了她一回,然后就把她放在她家门口的过道上,替她按了门铃。他们开车离开的时候,看着布兰达神情恍惚地站在家门口,污浊的精液正顺着她的大腿流下来。
-  周一,我将那些照片发了一个快件给布兰达的丈夫办公室。三天以后,就在我和乔治从我那辆福特车里把发动机抬出来准备修理的时候,一辆宝马开到了我家门前的车道里停下,布兰达和一个男人走下了车。-
  我从没有当面见过那个男人,但看过他的照片,知道那是布兰达的丈夫。我想,他大概想和我好好谈谈吧。于是,我抓起一块抹布擦了擦手上的油污,对乔治说道:「如果他是来找茬儿的话,乔治,你别掺和进来。我欠他很多,他并不是那个伤害我的人。」
-  走出车库,我站在那个男人面前(我故意忽视了布兰达)说道:「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吗?」
-  他显得有些紧张,支吾了一下后说道:「其实我只是想和你的老板聊聊。」-
  我几乎大笑起来了。看来我和乔治的关系把这个男人弄糊涂了。乔治是我最好的朋友,要说起我们的关系,你只要看看我们俩喜欢的音乐就可见一斑了。我喜欢古典音乐,经常买了季票去听交响乐。乔治不喜欢古典音乐,他喜欢歌剧,但在他生日的时候,我却送了他一套交响乐的季票作为生日礼物。-
  为了去听交响乐,我还专门买了辆豪华轿车,以和交响乐的风格相吻合,但平时我总是开一辆时髦的小卡车。总之,当我去听交响乐的时候,总是乔治当我的司机,送我去音乐厅。而当他去听歌剧的时候,我又为他开车。-
  当然,布兰达的丈夫是不可能知道我们的关系的,所以,当他说想和我的老板聊聊的时候,我指着车库里问他道:「你是说乔治吗?或者说梅森?」-
  「是说那个黑人。」-
  「嗯,乔治不是我的老板,他只是我的司机,我的保镖,我做饭的时候他也是我的洗碗机。当然,他做饭的时候我也是他的洗碗机。但说来说去,乔治就是我的朋友,你为什么要找他谈?」-
  「嗯,这是一些私人问题。」
-  「那可不行,他现在正在为我工作呢。如果你一定要占用我的时间跟他聊天的话,那就要告诉我你想跟他谈什么。否则,告诉我你的地址,以后让他去找你吧。」
-  他显得有些犹豫,急得站在一旁的布兰达忍不住抢先说道:「我的上帝啊,布来恩,你就直接说啊。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决定和发起的,不论你说什么都不会吓着他的,你就赶快说吧。」-
  布来恩支支吾吾地还是没有开口,布兰达只好自己说了:「迈克,你的那些小伎俩不起作用了。因为他最大的性幻想就是看着我和别的男人性交,特别是和黑人性交,但我总是拒绝他要我帮他实现他性幻想的请求。现在,你帮助他让这事情有了一个开头,我再拒绝他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他现在想知道,乔治是否愿意当着他的面再奸淫我一次。」
-  我转过头看着布来恩问道:「是这样的吗?」
-  布来恩沉默着点了点头。
-  我回头看了看布兰达,再转回来看了布来恩一眼,然后朝车库方向挥了一下手,示意布来恩进去,但让布兰达留在了原地。
-  「很抱歉你的计划没有成功,迈克。哦,对了,当他看到那些照片的时候,的确非常疯狂。但他不是愤怒得发狂,而是因为他没能在现场观看而懊恼。我看你得再想别的办法来报复我了。」
-  我耸了耸肩膀,说道:「我已经想好了。」-
  「哦,你想好什么了?」
-  「只不过是一些小小的个人满足而已,那满足可以消除我心中的仇恨,也可以缓解我心中的郁闷。」-
  「哦,那到底是什么呢?」-
  「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布兰达。」
-  说着,我也朝车库里走去。
-  乔治见我进了车库,问道:「你觉得他这个主意怎么样啊,迈克?」-
  「这不关我的事,乔治,这是你和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
  乔治咧开他的大嘴笑着说道:「哦,不不,我的宝贝,我们是一个团队啊。这一切都要你和我同时同意才行啊。」
-  我对布来恩说道:「你老婆很难对付的。我还记得她对我说过:『在床上的表现也一无是处,迈克』。」
-  布来恩大笑着说道:「当人们说他们为某事而疯狂的时候,其实不一定是真的。我们结婚以后,她不止一次地说过要回去和你重新在一起生活,但你却从不接她的电话。对于你做的那些事,我真得好好地感谢你呢。」
-  15分钟以后,在那间被我称做「报复的堡垒」的卧室里,我和乔治一起猛烈地奸淫着布兰达,而布来恩坐在一边观看着。过了一会儿,我起身坐在床上,让布兰达吸吮我的阴茎,同时乔治在她身后继续抽插着。就在布兰达含住我阴茎之前,她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说道:「很抱歉,在我们一起生活的时候我从来也没有吞下过你的精液。那天我发现我挺喜欢精液的味道的,所以,今天我要吃下你的精液。」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