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丝袜美母   乱伦小说   

爱上丝袜美母

我叫阿水,今年19岁,有一个39岁的母亲,叫淑芸。爸爸在我10 岁的时候,就出车祸死了。爸爸开办了一家服装公司,他死了之后,本来在家做阔太太的母亲只好出来接下父亲的工作,担任公司的董事长。我高中毕业以后,没考上大学,就去了公司里帮忙,出任公司的总经理。-
-
  其实我什么也不懂,主要的业务还是妈妈在负责,因为公司是做职业女性套装。所以妈妈也总是穿着公司的产品,身着各式各样的女性职业套装,以及各种颜色的丝袜和高跟鞋。
-
-  尽管公司里的其他女性也都会穿着各种颜色的丝袜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可是吸引我的只有母亲的那对丝袜美腿,每次我去母亲的办公室,看着坐在老板椅上的母亲的那对交叠在一起的丝袜腿,我的鸡巴总是不自觉地勃起了。真想拿起那对丝袜脚在我的鸡巴上蹭一蹭。
--
  妈妈长得很象日本的熟女女优艳堂诗织,所以我的电脑里和手机里存放了许多艳堂诗织穿丝袜拍的AV,每次当我被母亲挑得兴起,就会看着这些片子来解决。可是老是这样也不是办法,毕竟只有真刀真枪才能爽到。
-
-  于是我就打起了坏主意。我通过熟人买到了最新的药,听说这种药,能让人半昏睡,不会完全睡死过去,有点知觉,可以又无法睁眼,药效完后,会让人产生南柯一梦的感觉。这种药对于我真是宝贝啊,毕竟如果妈妈完全睡死了玩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
-  这一天早晨我就在妈妈的咖啡里放了这种药,过了一会儿,我就去了妈妈的办公室,在门口的时候,我特意交代妈妈的秘书,我和董事长有重要的事详谈,任何人都不要打扰,秘书当然知道这家公司就是妈妈和我在主事,当然连声应和。我进了妈妈的办公室,随手上了暗锁。
-
-  妈妈今天盘着头,戴着金丝边的眼镜,穿着粉红色的职业套装,肉色的连裤袜,黑色的高跟鞋,妈妈正用手扶着额头,看来是药见效了。我连忙上前,说道:
--
  「妈妈,你是不是不舒服。」
--
  「啊,阿水啊,刚才喝了杯咖啡,突然有点头晕了。」「那我扶你到那边的沙发上躺一会儿。」我扶起妈妈到了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我弯下身,轻轻地把妈妈的黑色高跟鞋脱下,并贪婪地放到鼻子前闻一闻,立即一股妈妈常用的那股香水味混着皮革味,还有妈妈走路产生的脚汗味,这种奇异的味道立即让我的下面硬了,我脱口而出:「妈妈的鞋真好闻。」妈妈已斜躺在沙发上,眼睛已经有点不听话了。「傻孩子,鞋有什么好闻的。」「妈妈,我给你揉揉脚吧。」我双手把玩着妈妈的肉丝美脚,抬头看见妈妈已经完全睁不开眼了。我大着胆子,拉开拉链,掏出早已火烫的鸡巴,在妈妈的丝袜脚上磨梭着,那种丝滑的感觉透过马眼,阴茎,前列腺,一直蔓延到全身。我抓住妈妈的丝袜脚,看着肉色丝袜裹附的脚趾鲜活地呈现在我的面前,我立即含入嘴里,一时间嘴里溢满刚才我闻妈妈的高跟鞋的那股奇异味道,我正舔着高兴,没想到妈妈竟然喊出一句:
-
-  「老公,不要。」
-
-  原来,妈妈已经半昏睡了,认为自己是在做梦,是在做春梦,梦到了我那死鬼老爸。-
-
  我正愁如何让妈妈配合我呢,这下好了,将计就计吧。
--
  我起身,贴到妈妈的脸前:「老婆,我们来一次吧。」妈妈紧闭着双眼,脸上溢满了春情,轻声嗯了一下。
-
-  妈妈已经39岁了,皮肤不象小姑娘那般细嫩,脸上有些许皱纹,这些都需要借助化妆品来掩盖,因此妈妈常常是化很浓的妆,而那些熟女女优,象高坂保奈美、北条麻妃和友田真希什么的,拍片的时候也都是化着很浓的妆。不过这也带来了一种别样的味道,每次看片子到了最后男优颜射这些熟女女优的时候,精液都会把妆弄花了,这种场面常常让我欲罢不能,我特别喜欢这样的场面。-

-  长得很象艳堂诗织的妈妈也化着浓妆掩盖着岁月的侵袭,因此今天我有一种梦想实现的感觉,我仿佛觉得自己是要干艳堂诗织似的。-
-
  别想那么多了,美母就在眼前,开始吧。-
-
  我把嘴贴上妈妈的嘴上,我自然地将舌头伸进去,妈妈的舌头也迎合着我,和我的舌头交缠着,我的舌头和妈妈的舌头融为一体。我的左手把妈妈揽住,右手开始伸进妈妈的包裹着丝袜的私处,隔着丝袜,我竟然直接感触到毛发,低头一看,妈妈竟然没有穿内裤,私处只有丝袜包裹,看到这个,我更兴奋了。-
-
  我在丝袜上撕开了一个洞,位置就在包裹妈妈的私处的地方,我把手指伸进妈妈的蜜穴,谁知那里面早已泛滥成灾,因为药效是有时间限制的,所以我也不多停顿,立即挺起滚烫的鸡巴,穿过丝袜洞,插进妈妈的蜜穴,因为原先都是看AV撸管,这次却是真刀真枪,我太兴奋了,我的鸡巴刚插进去,就立即被妈妈蜜穴完全包裹住,妈妈蜜穴里很多水,我抽动着,还能听到滋滋的水声。
--
  我享受着被妈妈的蜜穴紧紧包裹着的感觉。妈妈的蜜穴很温暖,温度在升高着,我的鸡巴也受热膨胀。我急速地抽动着,每一下都好像带着浓浓的爱意,要感谢妈妈多年来对我的照顾,我下半身抽动着,两只手也不停地磨梭着妈妈的丝袜腿,而我的嘴巴也不停歇,和妈妈的嘴不分口,我的舌头也象另一只鸡巴一样,在妈妈的嘴里抽动着。
-
-  这种一边抽插着丝袜美母,一边舌吻着丝袜美母的感觉太刺激了。我有了想射的感觉,但机会难得,可不能说射就射,我抽出鸡巴,然后我抱起半昏睡的妈妈,走到办公桌前,我把妈妈放在办公桌上,我分开妈妈的两条丝袜美腿,让大鸡巴再次进入妈妈的蜜穴,然后我把妈妈两条丝袜美腿放在肩膀上,我大力地抽动着,妈妈也随着我的抽动,轻声呻吟着。-
-
  我把放在我左肩的妈妈的丝袜腿蜷了一下,然后把丝袜脚放在嘴里含着,我贪婪地吮吸着包裹着丝袜的脚趾,我含着妈妈的丝袜脚,但鸡巴并不消停,仍然有节奏地抽插着,每一下都直戳妈妈的花心,接着我把妈妈的丝袜腿放下来,缠在我的腰上。
--
  妈妈虽然昏睡,可是还是有感觉的,也许她认为自己是在和老公做爱,也很配合我的动作,两只丝袜腿紧紧地夹住我的腰两只丝袜脚在我的屁股上磨梭着,我每抽插一下,妈妈的丝袜脚就在我的屁股上碰撞一下,当我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妈妈的丝袜脚也摆动地也越快。-

-  终于我感觉到鸡巴的前端越来越热,突然一股液体喷射而出,我把滚烫而粘稠的精液毫无顾及地全都射在妈妈的密穴里,我有一种要搞大妈妈肚子的野心。
--
  尽管已经射精了,可我还是没有停止抽动,而是抓住鸡巴完全软下来之前,再享受一下这种抽插的快感,可时间也太短了,几秒过后,我的鸡巴就完全软下来了可我没有立即拔出来,而是让那软下来的鸡巴躺在妈妈的蜜穴休息一下,我也瘫在妈妈的身上,喘着粗气,只有妈妈的丝袜腿还紧夹住我的腰,丝袜脚在我的屁股上磨来蹭去。-

-  我喘了几口气,就把嘴贴在妈妈的嘴上,我再次用我的舌头抽插着妈妈的小嘴。我深情地吻着妈妈,软下来的鸡巴在妈妈的蜜穴里休息着。我完全沉醉在这样的场景下,完全忘记了药效已经过了。妈妈已经渐渐醒转过来。-

-  当妈妈缓慢地睁开了双眼,看到眼前一幕的时候,脸突然羞红了,接着大力地推开了我,把我推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我的软下来的鸡巴接触到地面,竟然还滴了几滴残留在马眼口的精液,而此时已经坐起在办公桌上的妈妈,两条丝袜腿垂下,从她的阴道口也有液体流出,我双眼正死死地看着,而妈妈也立即发现了我在看什么。她赶忙从旁边的纸巾盒里抽出几张纸巾,先是把自己的下体擦了擦,然后又抽出几张,扔给我,说道:「你到底在做什么啊,还让不让妈妈活了。」这时我突然起身冲上前,抱住了妈妈,说道:「妈妈,我爱你,我会对你负责的。」「你怎么负责啊,你还是个孩子,你先出去吧,让妈妈一个人静一静。」说完,她推开了我的拥抱。
-
-  我只好擦了擦鸡巴,提上裤子,悻悻地离开妈妈的办公室。
-
-  这件事之后,我和妈妈都好像刻意地当这事没有发生似的,还是如同以前一样生活和工作着,可我知道有些事情还是有了些变化。
--
  一天我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盯着电脑发愣的时候,突然闪现了一个念头,我立即注册了一个新的邮箱,然后用这个新邮箱给妈妈发了许多关于母子恋情的小说,这些小说中的母亲都是一开始抗拒,后来慢慢接受,最终都和自己的儿子有了美好的结局,有几部小说还写道,母亲嫁给了自己的儿子,还给自己的儿子生了孩子。
-
-  又过了几天之后,我和母亲坐在一起吃晚饭,她突然开口说道:「阿水啊,妈妈给你介绍一个女朋友吧。你觉得我的秘书小慧怎么样啊。」「不行啊,你看她整天搔首弄姿的,把她娶回家,还不一天一绿帽啊。」「看你说的,她不行的话,妈再给你物色别的。」「妈,我才20岁不到,还没到必须成家立业的时候吧。」「哎,妈怕你走错路啊。」「我会走错什么路啊,妈,你老是要我找女朋友,那我问你,我老爸都死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不找个伴啊。」「妈有你就够了,何况妈都是老太婆了,哪有男人会真心爱我啊。」「有啊,一直有个人真心爱你的啊。」「是谁啊?」
-
-  「我啊,我一直很爱妈妈的,是那种男女之间的爱。」「你啊,别乱说,我们是母子,何况你懂什么男女之爱啊。」「我当然懂了,要爱就应该奋不顾身,不在乎世俗的偏见。」「你还小,说都会那么说,可做起来却很难。」接下来我们沉默地吃完了饭,然后各自回屋休息了。
-
-  回到屋里,我打开电脑,习惯性地挂上qq,竟意外发现妈妈也在线,想起当初她的这个qq号还是我给注册的,只是一直没有见她上过,这时我脑中突然闪现了一个想法。就打开我的另一个注册性别为女性的qq,向妈妈发去了添加好友的请求,过了一会,就通过了。-

-  然后我就先发了一条:你好啊,大姐。-

-  你好。-

-  接着我们就聊各自的家庭情况,我给自己编造了一个单亲妈妈的背景,和一个儿子相依为命。妈妈也说了她的情况,然后发了一条叹气的信息。-
-
  我赶忙回了一条:怎么,大姐,你有烦心事。嗯,是关于我儿子和我的。
--
  可以和我说说嘛。然后她将她被我迷奸的事说了,最后还说,不知道怎么办。-
-
  大姐,其实你知道吗?我和我儿子也发生了关系,不过我就没有你的烦恼。
-
-  -

-  那你是这么解决的。-

-  姐,我问你,你爱你的儿子吗?
--
  我当然爱我的儿子,是那种母亲对儿子的爱。
-
-  其实这种爱和男女之爱又有什么区别呢。不都是有强烈的占有欲和相伴一生的诉求吗?如果有一天,你儿子娶了别的女人,不再和你一起生活,你看着他被另一个女人驯服,你是不是心中隐隐作痛,想一想,为什么你这么久都没有再嫁,难道不因为在你的心中,儿子的位置是最重要的吗?
--
  的确是这样的啊,可是母亲和自己的儿子发生那样的事毕竟是不好。-
-
  姐,你的观念太老了,我不但不认为不好,反而认为是很好的,想一想,儿子本来自你的身体,如今又再进入你的身体,这本身就是符合自然循环的规律的,女人是需要男人爱护的,又有什么比自己的儿子爱护自己的妈妈更天经地义的呢。-
-
  可是别人会怎么看啊。
--
  姐,你真可爱,哪有发生了这事,还到处宣传的,你自己和儿子快乐就行了啊,何必在乎别人的看法,再说,你不说,你儿子也不说,谁会知道你们之间的事情啊。就像我和我儿子,在家里,我们是情侣,在外面,我们是母子,即使我们手拉着手一起逛街,别人也只会羡慕我们母子感情好,又能说别的啊。
--
  还可以这样啊。-
-
  当然可以了,告诉你吧,找自己的儿子,比去外面找男人好多了,自己的儿子很干净,不像外面的那些男人乱搞,而且还有美容的效果,自从我和儿子在一起,我觉得自己比以前年轻了许多,真后悔没有早点和自己的儿子在一起,而且儿子对我越来越依恋,我们正准备移民海外,这样我们可以光明正大地做夫妻了。我还准备给他生孩子呢。-

-  可是……
--
  姐,别可是了,难道你深夜一个人独守空闺的时候,不难受吗?不如今夜你就趁你儿子睡着的时候,去给他口交,甚至可以女上位体验一下,小提示一下,最好穿的性感些,什么丝袜高跟鞋的一定要穿,你知道如今的男人都喜欢这个-

-  啊,这样啊。-

-  别想那么多了,想太多,儿子就被别人勾跑了,痛苦的可是你自己,不聊了,我要和我的儿子做爱去了,今天准备和他肛交一下。
-
-  发完这条信息,我立即下了线,然后关上了电脑,躺到了床上,熄了灯,闭上眼睛,想着自己做的是不是太过了,不过,转念一想,妈妈是个保守的人,大概也不会就被人挑几句就跑到我屋里给我口暴,这样的场景只会发生在梦里,别想了,睡吧,这样胡思乱想着,我就迷迷糊糊地进入了那种半梦半醒的状态。
--
  我正迷糊着,就听见门外妈妈轻唤我的名字,我当时兴奋地大叫起来,可我强忍住了,知道此时要想成美事,千万不能乱了方寸,我于是故意不理,不但继续装睡,而且还制造出轻微的打呼声让妈妈听到,妈妈唤了几下,看我没有应声,就推门进来,因为我们家就我和妈妈,所以睡觉时我通常是不上暗锁的。
-
-  在黑暗中,我微睁开眼,看到妈妈的身影走到我的床边,然后轻轻的上了床当她的腿碰到我的腿的时候,我的下面立即硬了,因为我感受到妈妈是穿了丝袜的,这时我真想打开灯看看是什么颜色的,可我没有这样做,我感受到妈妈掀开了我的被子,因为我喜欢裸睡,所以妈妈很顺利就摸索到我的鸡巴。
-
-  接着妈妈开始用她那温暖而慈爱的小手撸动起我的鸡巴,大概是怕弄醒我,她撸得很轻,那种力度恰到好处,如果我不是在装睡的话,我可能以为自己是在做春梦,而不是有人给我撸管。
--
  撸了一会,我又感受到妈妈的嘴唇接触到我的龟头,她只是轻含住我的鸡巴前端,用舌头在龟头和马眼处打着转,我背她舔得有点飘飘欲仙,真想大声叫声爽。可我知道,此时一旦吓到了妈妈,我可能永远失去她,所以尽管很难忍,可我还是忍住了,妈妈这样撸动着我的鸡巴,舔舐着我的龟头。
--
  我闭眼体验着这奇妙的一刻,我还故意把手无意地一摆,刚好放在了妈妈的丝袜美腿上,我的手刚碰到妈妈的时候,可把她吓了一跳,她立马停下了手中和口中的活动,停了一会,发现我并没有醒来,而是更加的鼾声震天,就放下心来,继续轻撸和轻舔起来,因为我的手放到了她的丝袜美腿上,虽然看不到是什么颜色的,可光感受着那种丝滑感就够爽得了,可比较遗憾的是,由于我是在装睡,我的手不能抚摸她的丝袜美腿,只能静止地按在一处,不过这也不错了,我的腿还感受到妈妈的高跟鞋的碰触,凉凉的感觉。-

-  虽然妈妈是轻撸和轻舔,可时间久了,我也有了射的冲动,而她也感知到我的鸡巴的反应,所以她稍微加快了撸的频率和含的速度,我鸡巴在她温暖的嘴里一抖,将一股浓精全射进她的嘴里,而她全都吞下,她感受到我的鸡巴软了下来可还是把我鸡巴残留的精液抖舔了个干净,这才放开。然后她悄悄地下了床,离开了我的房间。
-
-  【完】
上一篇:亲与情 下一篇:踰越的爱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