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和独生女   乱伦小说   

母亲和独生女

贵和子看眼前的健壮年青人,脸色突变。因为对方的言词太唐突。
-  女儿的男友田代弘史又说一遍同样的话。
-  “三十岁的女人听说是最想性交的。”
-  弘史在心里想,贵和子惊讶的表情非常有趣,美丽的脸是在任何情形下都漂亮。-
  “妈妈的身体也有痒的时候。那麽我来怎麽样?我不是一点经验也没有,也许能对你有些好处┅┅”“你是不是疯了!”
-  “是那样吗┅┅”“而且┅┅你也不要叫我妈妈!”
-  “因为,我叫你贵和子小姐不是更奇怪吗?叫老师又太见外了。你是我朋友的妈妈,叫妈妈最有亲切感,我想还是最合适。”
-  贵和子没有眨眼的看独生女静香的男朋友。
-  建造在南青山的大厦公寓,从最高层房间的窗户,能看到神宫外苑或东宫御所的深绿色树林,贵和子发觉自己是在不可思议的空间,内心感到一阵不安。
-  《这个年轻人难道是外星人?┅┅》她确实有了这样的感觉。
-  弘史慢慢站起来,向贵和子坐的沙发这边走过来。贵和子拿起手边的水晶大烟灰缸做了准备,本来年轻人还带笑容的脸突然变凶恶。在大瞳孔里小小的反映出贵和子恐惧的表情。-
  贵和子感到压迫感产生怕意。她在年轻时有做模特儿的经验,有出众的身材又极性感的肉体,虽然有一六五公分的身高,但对方的青年比她高十五公分。
-  “我要大声喊叫了!”
-  “没有关系!┅┅“高级名牌的着名设计师,白天被强奸”电视或周刊杂志一定很喜欢这个事件!”
-  他说话的口吻像说别人的事,本来要投掷烟灰缸的举动,顿时被强大力量给抓住了。
-  “求求你,不要这样,不要粗暴┅┅”在这以前的强硬态度一下就瓦解,贵和子开始哀求。-
  “那麽,你给我干吗?”
-  弘史的表情又恢复柔和。
-  “那种事怎麽可能!你是静香的朋友呀!我女儿是爱你的,还说过可能会和你结婚。和这样的你┅┅而且你和我的年龄差的太多了。”
-  “我想性交和年龄是完全无关,而且我也没有决定是不是要和静香结婚,她也只有十六岁,我也是刚到十九岁。”
-  弘史把曾经做过时装模特儿的贵和子的身体搂过去时,贵和子像倒下去似的倒入青年人的怀里。当不知何时双手围住腰,用更大的力量把她抱紧时,她闻到他身上的男人特有的雄性味道。
-  《有危险!┅┅》这样想到时,弘史的嘴巴已经近在眼前。-
  “不要!不行呀!┅┅”想用力推开他,可是被强健手臂抱住的身体,动也没有动一下。有烟味的嘴压在她的嘴上,可是贵和子坚决的闭上嘴,青年人的目标从嘴转向耳朵。-
  “啊!┅┅”从耳朵到颈部是在身体敏感的部位中也是最敏感的地方。贵和子是在读国中时学会手淫的,当时用手最先摸的地方就是耳朵。
-  令人颤抖的快感从耳朵後面产生。弘史很快就发现贵和子的反应,於是交互的舔左右双耳,所谓舔也只是用舌尖和唇像扫地一样的骚痒而已。吹在耳朵上的火热呼息使她感到有如强烈的电流通过身体。-
  “啊啊!┅┅唔唔┅┅”因为不像发出声音,所以冲破嘴唇漏出来的声音,更显得甜美和无法忍耐的样子。年轻人把小手指轻轻插入耳孔里。
-  当初想要推开弘史的双手,不知何时用力抓住弘史的衬衫紧靠在他身上。
-  弘史冷静的观察对方的反映,判断状况。说实话,他完全没想到三十四岁的着名时装设计师,又是静香的母亲会这样轻易就对他的暴行有反应。原以为对方会有相当强烈的反抗。如果真的大叫,还真不知该怎麽办了。-
  贵和子是在二年前离婚,因为她太美又加上第一流设计师的身份,反而成为男人难以接近的人了。她和有契约的着名成衣公司的董事长也曾经有过谣言,但完全不出谣言的领域。虽然有各色各样的男人围绕着她,但自尊心特别强的贵和子,在追求的男人们之间只是巧妙的应付,建立起现在的稳固地位。-
  而且更重要的是独生女静香正到了十六岁的最困难的年龄。因此贵和子关於和男人的性关系也特别的慎重,可是实际上,三十四岁的年龄也是使她常常会非常想念男人的年龄。喝一点白兰地有醉意时,贵和子每次都像做梦的少女,在心里幻想着男人用手指安抚火热的阴唇。可是不知为何到高潮泄身的刹那,男人的面貌会变得模糊暧昧。不久後,在她心里幻想的画面会变成粗壮的男性性器。伞状而发出光泽的龟头,如网状的血管,有果汁瓶粗的肉棒,装有两个圆球如吊钟般的皮袋┅┅贵和子想像粗大的肉棒插入自己秘洞里的情形,有如身体在波涛中起伏,可是缺少什麽东西。那是被拥抱的感触和实际上摸到男人肌肉的感觉。-
  就在这样的时候,独生女静香介绍她的男朋友,他是叫田代弘史的十九岁青年。在距离贵和子的家不远的青山一丁目有一栋大厦,其中有一部份是各种诊所集中的地方,贵和子就在那里看过田代牙科医院的看板。弘史就是这家医院的独生子,现在是为报考医学院正上补习班准备中。
-  曾经向静香问过她们的往来是什麽程度,但好像目前还仅是普通的朋友。静香也用开玩笑的口吻说过∶“我愿意和他结婚┅┅”同时做母亲的贵和子对这个很帅的青年也产生好感。有一天夜晚,当幻想男人的影子用手安抚阴唇时,脑海里突然出现弘史的影像。从此以後,贵和子自慰时就幻想弘史的肉体。就是这个弘史突然趁静香不在时追求贵和子。耳朵被舔,耳孔受到骚痒时,贵和子的脑海里变成空白。当他从上衣上抚摸乳房时,贵和子突然清醒过来,阴户附近的嫩肉抽序搐,使她的心跳更加速。
-  “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贵和子的声音低沉而含糊。-
  这种样子如被静香看到该怎麽办┅┅产生无法形容的恐惧感。可是想推开他,身体也用不上力量。不知何时他已解开上衣的钮扣,弘史温热的手从乳罩的边缘侵入,接近形状美丽的圆圆乳房。-
  自从和丈夫离婚後,没有被男人抚摸过的突起物,轻微的颤抖,被手指捏弄的乳头,立即敏感的反映开始变大。
-  “不要┅┅我不要!女儿会┅┅”“静香今天有社团活动,要很晚才能回来。”
-  听到这句话的刹那,贵和子不知为何呼一口气,这样一来精神开始松懈,反抗的力量迅速消失,可是并不能因此就听从女儿的男朋友摆弄,究竟是不能放弃反抗的态度。-
  “不要!┅┅不要!”-
  贵和子只有做这样抗拒是她自己唯一的义务,反覆的说无力抵抗的话。-
  当被抱到沙发上时,贵和子毫无能力抗拒的倒在沙发上。宽大的裙摆散开,几乎会刺眼的黑色内裤,更煽动年轻人的欲情。他的裤前已经异常的隆起。贵和子的眼睛看到那隆起部位後,又急忙转开视线。
-  《好大呀!┅┅》面临被奸淫的危险,但贵和子还明白的意识到年青人肉棒的形状。过去常在脑海里想像的坚挺肉棒,现在就呈现眼前。
-  贵和子的全身像点燃炭火一样立即火热起来。在心的某处想到大概不会被杀死,所以也有一种安全感。可是另一方面也想给这个年轻人多看一看的心意。春初去巴黎时买的丹尼尔牌黑薄内裤,就是女人看了也会感到性感。
-  弘史的视线向上移动。从移向上的乳罩下,有弹性的乳房像似用挤的露了出来。-
  贵和子想用双手掩盖胸上的隆起部位时,弘史弯下身体压住她的上半身,把挤出来的一个乳头含在嘴里。-
  “不行的!啊┅┅喔┅┅”强烈拒绝的话,因刺激到脑顶的快感,几乎无法说成一句话,虽然如此还为了要拉开女儿男朋友的头,拼命的抓他的头发。-
  弘史将手伸进裙子深处,手指尖在内裤上形成的细沟上轻轻的抚摸,贵和子发出小小的尖叫声,去抓弘史的手,可是手指尖仍强迫的在裂缝附近上下游动。-
  “不要┅┅不要┅┅住手┅┅”可是他完全没有理会贵和子的抗议。贵和子本身已经无法抗拒来自乳房或阴唇传来的锐利快感。-
  如果就这样能把身体交给他,任由他爱抚不知会有多麽爽快┅┅不知为何就是用不上力量。
-  为了拒绝在大腿上游动的手,用力挟紧时,好像是主动的让年轻人的手停留在那里,不得已分开大腿时,他的手则微妙的活动着。贵和子的粘膜已经完全被自己吐出来的温热蜜汁润湿。因为自己能感觉得出来,所以明确的觉察出自己逐渐地任由弘史摆弄的样子。-
  而且,又不知在何时,抗议的声音变成火热的喘气声。-
  “啊┅┅啊┅┅不要了┅┅唔唔┅┅”弘史知道静香的母亲贵和子的内裤中心部份已经完全湿润时,完全有了信心。克制自己急燥的心,用舌头慢慢舔着开始变硬的乳头,手指同时在内裤已经湿透的肉沟上活动。偶尔感到贵和子想推开弘史身体的力量时,就在极敏感的突起部位轻轻抚摸,贵和子就会猛挺一下腰,全身也微微颤抖。不久就放弃抵抗的态度变老实了。
-  弘史故意把大腿间变硬的肉棒压在贵和子的大腿上。柔软又有弹性的肉感,使得硬挺的肉棒更增加力量。
-  弘史对自己的肉棒是有相当大的信心。十七岁时被玩伴带去妓女户。他就在那里失去童贞,而陪他的妓女就赞美从来没有见过像他这样雄伟的阳茎,试着去另外一家妓女户时,任何妓女看到弘史硬挺的肉棒都会惊叹,从此以後就对女人有了信心。
-  贵和子知道压在腿上的硬东西是梦中的雄伟鸡巴时,呼吸立即开始急促。张开嘴时,弘史马上把舌头伸进去,贵和子虽然挣扎着想吐出弘史的舌头,但从内裤上被他用力抚摸两腿间敏感的突起时,就不由自主的扭动舌头。
-  就好像等待这个机会,弘史粗鲁的吸吮她的舌头。两个人的舌头好像软体动物般的溶化在一起。不知何时贵和子的身体躺在代替床的沙发上。弘史的坚硬肉棒不客气的压在大腿间隆起部位上,大概是本能的关系,贵和子在自己都没有感觉的情形下,将快要溶化的秘唇压在弘史的硬东西上,微微的扭动腰身。
-  那是非常美妙的感觉,从身体内部有热溶液不停的流出来,把薄薄的丝质内裤弄成湿湿的。
-  在贵和子脑海的角落里,想到和丈夫相爱时的坚硬鸡巴,在腿间湿润的肉唇碰到硬东西时,那种美妙的感觉和快感又复苏了。-
  《啊!想啊!想尽情的性交啊!┅┅》虽然这样想,可是以现在的立场,并不是能轻易那样做到的状态。对方是年轻女儿的男朋友,而自己是将要被奸淫的被害者。
-  对!就做出那种样子吧!这是没有办法的事,究竟是敌不过男人的力量┅┅为接纳这样的快乐,有几个正当的理由在贵和子迷糊的脑海里闪过。
-  “你再抵抗也是没用的。”-
  听到弘史充满信心的话,几乎就要点头答应。为彻底的装出被害者的样子,必须要抵抗到最後关头才行。-
  既然那是在做戏┅┅“求求你,听我说,做了这种事情,以後就无法见面了。不仅是和我,也不能见静香了,不,我不答应你们见面!”-
  “道理也许是那样吧!不过妈妈也一定会见面。不,是想见面和我性交的。”
-  “不准你胡说!”
-  虽然嘴里在反驳,但在心里也想到,那也许是事实吧。-
  任何时後在自己须要的时候,如能和男人尽情的享受到性交┅┅对性交的欲望,最近感到特别强列,但不能因此就随便听从冲动的年轻人之要求。她有立场、有自尊,还有面子啊。-
  “现在停止就不会後悔了,求求你!”-
  可是,弘史很巧妙的把体重压在贵和子身上,首先使她无法动弹,剥去上衣的奶罩。
-  “哦!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好美的乳房。”-
  弘史发出兴奋的声音,凝视美丽隆起的双峰。-
  大概是平时就相当的注意保养体形,怎麽看也不像三十四岁有十六岁女儿的母亲。也许是十八岁就生了小孩,身体的线条一点也没有改变。-
  弘史弯下身体,把又热又湿的舌头在起伏不停的乳房爬动。那种技巧美妙的绝不像刚刚只有十九岁的年轻男孩的举动。先从有如白馒头的双峰根部慢慢的舔,然後逐渐的向上移动,而且用不同的方法,随着接近乳头,在隆起的乳晕部份吸吮得发出“啾啾”的声音。
-  有无比的强烈快感,刺激贵和子最神秘的部份,使她那里火热的难受,贵和子现在确实知道用自已的手指所得的快感,和现在比较那是多麽为不足道了。想拼命的忍住声音,但无论如何都抑制不住的漏出来。-
  “啊!啊┅┅啊!┅┅”一但像决堤一样的漏出声音後,就无法再停止了。-
  弘史的舌头在左右乳房之间不停的移动。舔一下左边的乳头并吸吮时,用左手仔细的抚摸右边的乳房,还用手指搓弄乳头。现在大腿间,虽然是从衣服上,有男人的硬鸡巴压在上面。所以贵和子的身体是到处都引起性感,不断的抽搐,双腿间粘膜的裂缝,因里面流出来的浓厚花蜜而滋润,散发出很浓的女人味道,薄薄的内裤紧紧的贴在裂缝上,有时还会陷入而碰到里面的肉唇。
-  弘史就这样玩弄一阵後,知道贵和子已经没有反击的意志时,这才抬起上半身,以陶醉的表情看着美丽的双峰。-
  “这样可以了,放过我吧┅┅”贵和子还在设法保持面子,才勉强这样说出来。-
  “这绝不是你的真心话吧?”
-  弘史稍许向下退,然後不给贵和子站起来的机会,就巧妙的把裙子撩起到腰上,贵和子急忙想用双手掩饰内裤,但被弘史阻止了。腰肉被他用力抓住感到很痛,发出轻微的尖叫声。-
  “你不能打扰我享受快乐。”-
  弘史这样说完了之後松开双手,县在掩盖贵和子下半身的,只有贴在圆滑腰上的薄内裤而已,富有伸缩性的黑色内裤几乎形成倒三角形的细线,仅能盖住那一道肉缝,甚至不是在掩饰,而是陷入裂缝里形成带状,旁边露出黑毛,变成非常性感的样子。-
  弘史把手指变成钩状,勾住内裤最窄小的部份拉了两三下,有一种疼痛而说不出的骚痒感袭击贵和子。
-  “已经湿成这样了。”-
  青年人坐在地板上,眯起眼睛欣赏在眼前展露的美丽时装设计师双腿的根部。
-  “饶了我吧!就这样┅┅喔┅┅”细弱的女人哀求的声音,能刺激男人欲望的效果,但缺乏制止的力量。
-  弘史伸直很长的腿,迅速脱去牛仔裤和内裤,被压迫关在里面的引以为傲的肉棒,爽直的表现得到解脱的喜悦,像跳动一样的跑出来,从尖端有透明的液体成一条线在空中飞舞。弘史满意的看自己怒狂的肉棒後,才抬起身体,将贵和子可以说是最後防线的内裤拉下去脱掉,也把围绕在腰上的裙子脱去。
-  三十四岁的美丽裸体躺在沙发上的情景,很像哥雅笔下的裸妇像“赤裸的玛赫”虽然还用双手掩盖大腿的根部,但从下面看女人完美的肢体,充满能刺激任何男人情欲的魅力,从脚踝到小腿的细小相比,膝部上到大腿富有弹性的美感,柳腰和屁股的圆润,肩到手臂的美妙曲线,形状完全没有走样的乳房┅┅每一部份都比弘史过去看过女人的肉体,优美而有挑拨性。-
  弘史把紧紧靠在一起的双腿用力分开,身体就进入那里的空间。用双手掩盖的肉缝就在眼前,可是弘史并没有想强迫的让贵和子的双手离开那秘境,用舌头去舔膝部内侧的雪白皮肤。
-  闻到甜甜酸酸的味道,弘史像扫地一样的向上舔,蠕动的舌头慢慢向上去时,本来像尸体一样的贵和子的裸体,开始缓慢摇动,有如薰衣草的香水味越来越强,贵和子终於把掩盖在秘处上的双手,伸向空中就好像在寻找什麽。
-  细长的黑色丛草,围绕着阴唇的沟边,那不像成熟女人的,倒像是少女的阴影。因此反而显出生动的性感。
-  弘史想像他坚硬的肉棒插进肉缝里时,静香母亲的狂乱模样,和迎接肉棒时会扭曲的裂缝,不由得露出微笑。
-  要一面看一面干,也要贵和子一面看一面弄┅┅《一定要实行!┅┅》弘史这样说给自己听,黑色的阴毛在眼前轻飘飘的摇动。-
  觉得那是美丽的装饰品,在草地上隆起的耻骨足够使弘史满足。耻骨适当的隆起,更觉得性感,也是弘史喜欢的。三角地带贫脊的女人缺乏性感,这是他从前的经验得到的结论。-
  用嘴唇和舌头在大腿根内侧蠕动,同时用右手指捞起裂缝表面形成如膜的爱之爱液。-
  “唔唔┅┅啊┅┅”贵和子的腰振动一下,味道更强烈了。-
  原来如此,刚才以为是香水的,原来是她本身的那里的味道┅┅已经无法忍耐,弘史猛烈的把舌头送到裂缝中。-
  “啊!不要!┅┅”贵和子发出小小的尖叫声,但很奇妙的双腿分开的角度更扩大,形成淫秽的舌头更容易活动的状态,弘史用舌尖开始寻找突起部,那是隐藏在草丛礼,可是用舌尖碰到时,就如像等待此刻般的立即膨胀,从裂缝中伸出来主张自己的存在。弘史的舌头不是舔,是用舌尖在扫,以似接触不接触的感觉,如刮动空气一样的轻轻扫过。
-  “唔唔┅┅唔唔┅┅不要!┅┅”贵和子的腰挺起,就如同追逐弘史的舌头,但舌头又轻飘飘的逃走。
-  “啊┅┅啊┅┅啊┅┅”贵和子使蜜液溢出,迫切的喘气。两个人的接触只有弘史的舌尖,所以不断要求更强烈刺激的贵和子之粘膜轻微的颤抖,从体内深处溶化出来的媚液,使那阴唇里充满蜜汁。-
  难耐的感觉使贵和子喘气、苦闷,最後终於哭起来。-
  《已经不能忍耐了。快来干呀!用你那大鸡巴插进来吧!┅┅》如果能这样说不知会有多麽爽快。但那种话就是死也说不出口。我须要彻底的假装可怜被害人的样子。贵和子在不知不觉中用双手握紧自己的乳房,骚痒感强烈时,就好像为了制压那种感觉不停的揉搓。弘史仔细的观看她那种举动。
-  对!她也许就是这样手淫的┅┅这样想了以後,就忍不住拉着贵和子的手,引向她自己的阴核上,再从上面轻轻压下揉磨。
-  只在开始时,贵和子的手做出想离开那里的样子,但又立刻配合弘史的手开始揉自己的阴核。-
  嗯!就是要这样┅┅弘史把压在上面的手收回来,贵和子也就让自己的手不动了。
-  “快动呀!┅┅你要自己弄,快弄啊!”-
  “不!不要做那种事┅┅”“求求你!快弄吧!”
-  “做不到┅┅做不到啊┅┅”说谎!大概等我强迫要她做,这个自尊心强烈的女人才会做┅┅弘史再次把自己的手压在贵和子的秘唇上,就慢慢的上下活动,贵和子也配合着动起来。
-  “要弄,这是命令,知道吗?”-
  用稍许强烈的口吻叮咛,然後再度把手收回来时,贵和子好像没有办法似的活动手指,弘史看一阵後,突然把舌头向裂缝刺进去。
-  “啊!”-
  刺激阴核的贵和子手指的动作,比以前更快了。贵和子在这时候是已经到了不能不那样做的状态。所幸是对方强迫的要求┅┅这就是她对自己的解释。
-  虽然如此,还是尽快希望青年用淫荡的舌头舔那一带,不是用自己的手指,而是用他的手指摸遍那些地方。希望他用又硬又大的肉茎,用力撕裂那骚痒的肉洞。
-  贵和子已经有多次受到性感的袭击,感到轻微的高潮。可是仍位於距离斗天般的高峰还在远处。
-  要“那个感觉”来临,无论如何都须要男人粗壮的肉棒啊┅┅本能地一面采取挑拨性的姿态,活动自己的手指。食指与中指捉住突出的部份,其他的白嫩手指是美妙的翘起来舞动。所谓眼睛吃冰淇淋大概是指贵和子现在这种情景吧!
-  年轻的弘史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肉棒已经膨胀到极限,舌头也配合美丽手指的动作蠕动,溢出的蜜汁几乎是无止境的流出,浓厚的蜜汁不要说是在弘史的舌头上,甚至在沙发上也造成很大的痕迹。-
  “啊啊啊┅┅我该怎麽办┅┅”贵和子的身体画出美丽的弧状翘起成一座桥时,火热花瓣的嫩肉成为要溶化的样子压到弘史的舌头上。贵和子细柔手指的动作很淫荡的,同时也是无比的优雅。
-  “还要弄啊!还要!”-
  弘史虽然年轻,但由於巧妙的用话鼓动,使贵和子的负担减轻了。-
  虽然做出不得不这样的样子,但实际上一定是想这揉弄想得不得了┅┅确实,弘史猜想的没有错。贵和子虽然是大胆的活动手指,但在心里还有被迫在做手淫的想法。可是不断产生的强烈性感是真实的。
-  《啊!我想泄啊!┅┅》贵和子确确实实这样想。-
  “啊!┅┅我快要疯了,快给我想办法呀!”
-  已经完全沉入欢悦里,到了没有办法回头的地步,而且围绕全身的美妙感觉,已经到了就是想抑制也无法抑制的情形。
-  “啊!啊┅┅啊┅┅啊啊┅┅不┅┅”弘史把长舌送进粘膜的窄小空间,同时清础的感觉出贵和子的身体在跳跃,嫩肉像生物一样的抽搐。-
  酸痒的快感和随带锐利疼痛的感觉,交互的支配贵和子的肉体。很长的时间没有和男人性交的三十四岁完全成熟的肉体,想要得到最後的喜悦时刻在期盼。-
  肉壁动不动就想要捉住年轻人有如圆筒的舌头,透进到里面的深处。完全湿淋淋的腔口不停颤抖,一开一闭的反复收缩。
-  “啊┅┅啊┅┅啊!┅┅喔┅┅”这样发出鸣嘤声的刹那,缩成如瓶嘴的男人的嘴唇,吸住敏感的突起部,用极大的力量吸吮。一股分不出痛痒的电流般的快感震撼腰骨,又冲向头顶。-
  “啊┅┅求求你!停止啊┅┅”充满信心的年轻男人,不理会她的呼叫,仍旧继续攻击,不仅是舌头又加入手指,淫荡的手指拨开肉瓣揉搓润滑的粘膜时,又突然像强硬的鸡巴深深地刺进内部去。
-  “喔!┅┅啊┅┅不要!怎麽办啊┅┅”贵和子已经变成情欲疯狂的一名女人。青年将她的双膝夹在胁下,一面看着在黑色草堆中喘息的肉缝,挺起完全膨胀的肉棒,故意示威似的摇动。-
  贵和子已经蒙上一层雾的黑色瞳孔,看到在十九岁年轻人下腹漂亮勃起的雄伟肉棒,发出惊异的光泽。离别的丈夫以及以前交往的爱人都有相当大的肉茎,可是敌不过在眼前摇动露出青筋的钢棒。贵和子凝息看着,实际上就是移开视线,也已经像被点了穴道一样的无法动弹。
-  贵和子几乎要像梦游病患一样的向肉棒伸手过去,但能即时清醒过来,勉强克制自己没有采取那样的行为。
-  从那个雄伟的肉棒前端裂口,有美丽透明的露水像在朝阳上发出光辉的云丝,闪闪发光的向地上滴去。-
  弘史自己也发现到这样情形,用手指捞起露滴,就送到贵和子的鼻前,随着一股强烈男性特有的味道,贵和子就有如引起轻度目眩朦胧了。
-  “说实话,刚才去厕所时,已经这样放射过一次了。”
-  还留着少年面貌的弘史,用五指握住粗肉棒就搓给她看。-
  “所以我认为还能多少可以忍耐,可是看妈妈美丽的乳房或阴户时,又想要干了。”
-  弘史在说到淫秽的字眼时,还特别加强音调。这些字眼曾经受到丈夫的要求从嘴里说出来过,但平时是感到厌恶的话。可是一但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确实有刺激和爽快感。贵和子每次被迫说出那些使她感到羞耻的话时,大腿间就会有很多温热的液体溢出来。-
  现在就是如此。虽然没有要她说出来,但在年轻人泰然说出的刹那,贵和子的每一处性感带都强烈的反应。尤其是肉的裂缝发出痉挛,从内部的肉璧有粘粘的蜜汁像喷泉般的流出。-
  弘史采取覆盖在贵和子身上的姿势,就拉过她的手压在钢棒上。贵和子感到紧张,可是因为弘史的力量太大,就一半做出不得已的样子握住。
-  感到非常美妙的律动感,大腿之间又发出颤抖,散发出强烈的芳香。贵和子想像这个怒挺的肉棒插入自己大腿间肉缝里时的充实感,不由得全身都颤抖了。
-  被奸的受害意识不知何时已经消失,现在是只期望握在手里的肉棒赶快冲入蠢动的胎内。
-  “现在要把这个插进去了┅┅”弘史因为对大小有信心,很神气的像施恩般的预告。
-  《要慢吞吞的,快一点吧┅┅!-
  贵和子这样在心里大叫。
-  用火热湿润的眼睛看自己手掌里激烈脉动的肉棒,从龟头尖端小裂口滴出来的男性精华逐渐增加,粘粘的线条不断的掉在贵和子乳房的四周。-
  大腿间的骚痒无法抑制的越来越强烈,从那里向全身传遍的无法排遣的快感,迫使贵和子本能的开始揉搓手里的雄伟鸡巴。
-  “唔!这样太好了┅┅”因为弘史发出呻吟般的声音,贵和子急忙停下手的动作。做出下流动作的後悔之念,和就这样射出太可惜的心情混和在一起。-
  “继续给我弄吧┅┅”可是贵和子摇头拒绝。-
  “你快点结束吧!不知何时会有人来的,这种样子被看到会┅┅快结束吧!┅┅”-
  虽然这样说,但这些话不是贵和子的真心话,而是她自己受不了这样长时间的忍受。
-  《快一点吧!我已经忍耐不住了!想性交想得快要疯了呀┅┅》这句话才是贵和子想大声叫出来的真心话。
-  “我知道了。”
-  弘史也早已超过忍耐的限度了。-
  “马上就开始了,好像你也有了这样的意思。”
-  “不要┅┅”可是,声音是软弱的,弘史的身体向後退,把贵和子的双腿分开很大时,她身体的力量全部消失了。
-  挤入双腿间的弘史眯起眼睛,欣赏一阵女人的私处,但很久就在全身充满力道後,把脉动的肉棒顶在女人的肉洞口。
-  贵和子在自己的洞口感到有硬物,立即迫不及待的做好迎接的姿势。这样的心情立刻传到秘唇的粘膜,那里就像要吸入男人肉棒的蠕动着。-
  和丈夫离婚後几年了呢┅┅?
-  贵和子成熟的肉体并没有忘记从男人那里学来的令人会目眩为性的欢乐。因此就为期望颤抖、痉挛,弘史伸手去确定腔口的位置,用指尖将花瓣打开成V字形时,腰就立即用力挺进。-
  “哇!唔┅┅啊┅┅”在火热的肉棒深深进入体内时,原来几乎要喷火般燃烧的秘唇立即开始跃动。-
  “啊┅┅受不了啊┅┅”年轻人感受到肉片蠕动着缠绕在自己的肉棒时,发出欢呼声,同时腰部更加律动着。抽插的速度加速时,贵和子秘肉的薄薄粘膜随着男人的肉棒进进出出,发出淫秽的声音。贵和子被自己的手指所无法感受到的肉棒之触感与欢喜的波涛淹没,如同配合年轻人的动作扭动自己的腰。-
  “要!要!还要啊!啊┅┅怎麽办!我快要疯了!┅┅快给我想办法呀┅┅我已经┅┅啊┅┅”长大的肉棒好像旁若无人的挖弄贵和子的嫩肉顶上子宫。自然弘史的肉棒进入身体里,大波大波不同的高潮袭击贵和子的五体。最後的刹那已逼在眼前,但还没有到包围贵和子全身的程度。-
  弘史虽然年轻还真能忍耐。在他眼前狂乱的贵和子的姿态是十分够刺激,但弘史还在坚持。-
  “啊┅┅!”-
  突然,贵和子的全身僵直,看她两眼已吊起,瞳孔失去焦点。同时咬住弘史怒棒的大腿根粘膜,开始以难以相信的力量逐渐缩紧。
-  “我要泄了!我┅┅要泄了!来吧!一起┅┅快点来吧┅┅!”
-  看到这样激烈的情景,弘史也终於开放下半身的栓门。贵和子在子宫深处感到极刺激性的冲击。-
  从雄伟的巨炮连续有火热的发射,那是四次、五次、六次的以难以相信的次数爆发,把精髓送入女人身体的深处。-
  当变小的弘史之肉茎悄悄的从腔口滑出来时,贵和子静而不动的秘洞里充满淫汁,发出轻微的香味,好像还意犹未竟的抽着,弘史看在眼里不由得感叹!
上一篇:踰越的爱 下一篇:爸爸的大黑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