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绑手脚的欢愉   校园小说   

缚绑手脚的欢愉

她在浴室里待了很久。-
  “我也要进去罗!”我对她这麽喊着。
-  “慢着!不可以啦!待会再进来!!!”她的声音非常紧张地叫着。
-  听到这个怎麽可以不进去一探究竟呢?於是我非常兴奋地冲到浴室门口。-
  她看到我出现在浴室门口,气急败坏地遮住下体,娇嗔道:“啊!讨厌,就知道你一定会过来!”
-  “在干什麽啦!有什麽不好见人的?”我往浴室里瞧去,看见她手上拿着一把小小的镊子,“喔,卖场买的那把……我说你把它拿来拔哪里的毛呢!?我还以为是眉毛呢!!!”
-  她咧嘴一笑说:“才不是,眉毛那个是另外一把,你出去啦!”-
  我邪邪地一笑说:“镊子交出来,我帮你。”
-  “不要!”
-  “搞什麽,平时那麽大胆,遇到这个突然会害羞了?”我哭笑不得。-
  “那不一样!我这是平时的清洗,平常那种是性趣!性爱的性,性趣!”
-  我霸道地走进浴室,把她手上的小镊子抢过来,说:“这也是我的性趣,性爱的性,性趣。腿张开。”
-  我用力地把她的双腿分开,我从来不知道女人会这样修剪阴毛,应该是说我知道国外的女人有除阴毛的习惯,但是哪里知道是用拔的。-
  “等一下啦!我……我不完全是用镊子拔的。”她颤巍巍地掏出一罐蜜蜡除毛。-
  我哈哈大笑,在她长出细毛根头的阴部上,把加热过的蜜蜡涂满了她的下体,避开了她粉色的小穴,敏感如她果然小穴又是一片亮亮湿湿的全部都是淫水。
-  “留了这麽多淫水,会不会影响到拔毛成效?”我问她,一边帮她把除毛布用力地伏贴在阴部上。她说她这个叫做“巴西式除毛”,也就是全部的下体阴毛用拔除或是剃光的方式除的。
-  “你好烦。”她不悦地用力抓了我的鸡巴,说:“过来,帮你咬一下,等下面可以拔掉。”
-  我就这样站起身来再度让她口交。她的口交技术越来越好,这回是偏温柔路线,她轻舔我的鸡巴,然後舌头灵活地舔是我的龟头。我低头看她被除毛布完全熨贴的阴部,像是贞操带一样紧紧地镶在上面。-
  龟头间的细缝非常敏感,她一边舔着一边发出“啧啧”的水声,轻轻吮着我的睾丸,酥麻痒的感觉让我有点想射。
-  最後她抬起头来说:“该帮我把除毛布撕掉了。”-
  我性欲勃发,迫不及待地蹲下来,“啪”地一声把布撕除,她哀叫一声,拿起小镊子说:“还有一些小杂毛要拔掉。”-
  我不得不说女人对於疼痛耐受度比男人高多了,我的镊子顶多拿来拔胡子,她们全身的毛都可以拔除。
-  看着她分开双腿,阴部上面有残留的蜜蜡、小穴间有淫水汩汩流出,一边低头拔着杂毛的样子,我就更想干她了,轻轻地摇了摇她说:“总不能把我丢在这里。”
-  她抬起头来对我灿笑,说:“大叔,你去把澡洗一洗,记得肛门也冲乾净,手指头伸进去戳一戳。
-  我待会帮你舔肛门,保证让你爽翻天。”
-
--
-
  “我待会帮你舔肛门,保证让你爽翻天。”-
  她那句话让我完全不在乎她在除毛後做了什麽。我只是无意识地依照正常程序洗完了澡,除了确定自己有好好地把食指戳进肛门里洗了一圈,要知道对於肛门的侵入是对男人最大的挑战之一。摸了摸肛门附近,有些粗糙的毛,但是我想那些毛剃掉也太过於奇怪,於是我选择性地忽略它们。
-  我很快地洗完澡,将全身擦乾净,围上了小浴巾。她都说待会要帮我舔肛门了,这回应该不用很做作地穿上内裤再脱掉了吧。在她面前我渐渐从一个伪君子成为一个真小人。
-  坐在床上的等待时间竟然有半小时这麽长,然而实际看表不过五分钟。这世界哪找来一个陌生的女郎愿意舔你的肛门呢。-
  她湿着一头长发出来,全身赤裸,连浴巾都没有围上,发梢的水珠一直沿着她的肩留下来,她斜倚在浴室门口,盯着装忙看书的我,笑说:“别装了,大叔,你很期待是吧?趴跪下来,屁股抬高啊。”-
  “哪有,谁没被舔肛过啊,你少在那边自我意识过剩。”我不屑地啐了一口,但是还是很不争气地放下了书,说:“过来让我干。”-
  看着她浑圆的胸脯还有平坦的小腹、白皙透亮的裸肤。我紧盯着她的唇,她的唇不知为何今日特别艳红清亮,她看着我,吐吐舌头像是在胡闹,我发现她的舌尖是尖形的,像一条蛇。-
  “大叔,趴下来。”她的手掀开我的棉被,拆下我腰间的浴巾,声音像是催眠一样不容抗拒。-
  我乖乖地照办,嘴上还是说着:“你真是一个变态淫荡的女孩。”-
  她笑着说:“那我就当赞美收下了。屁股抬高。”-
  我跪趴着像只公犬,在灯火未熄的房间里,我突地感到羞耻,我的下体在她面前崭露无遗,那是一回事;但是肛门亮在她面前毫无遮掩,那又是一回事。-
  正当我有点後悔,准备翻身去压制住她时,突然像触电一样。
-  她舔上了我的肛门。-
  她的舌尖时而轻柔时而有力,我刚才仔细观察过她的舌尖,果然就在我身上体现出来,“尖舌头施力方便”这个道理。我的肛门像是被一条滑嫩的鱼从头到尾在附近紧贴着游移,湿润而滑软,钻进肛门里的力道让我不禁发出粗重的喘息。-
  她的舌尖滑到我的肛门与睾丸中间那块肌肤,那边的敏感又与肛门不太一样,我觉得自己的肛门附近的粗糙毛发被她柔柔一扫而过,肛门开始不自觉地收缩着,我的屁股肌肉也跟着稍微用力夹紧。-
  “别舔了、舔肛门、很脏的……。”这是身为男人的我第一次发出这麽羞耻的声音。
-  她笑到舌头都在颤动着,舌头没有缩回去,依旧是吐出来舔着我的肛门,说道:“喔,可是我好喜欢舔大叔的肛门喔。你看你的肛门,全部都是杂毛、又黑又难看。被我舔在嘴里。”
-  她这话说得轻巧,我这边却是羞耻不堪,胀红了脸,热汗直冒。她一边握着我的鸡巴,一边舔着我的肛门直到尾椎骨,然後舔上来到了脊椎。-
  像是松了一口气,却又因为她的舌尖离开我的肛门而怅然若失,我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喘息着说:“这回我要粗暴地干你罗。”
-  她一头湿发摊在我的枕头上,清秀的脸庞笑靥如花,灿然道:“好,你可以把我绑起来。”-

--
-
  “好,你可以把我绑起来。”
-  她现在处於一个言必信行必果的状态,我亦然。跟她在一起,我们都把这种看似变态的要求说到做到。人家说A片里的太夸张,我却觉得我们这种畸形的相处方式还满符合我的胃口的,至少我不反感。
-  我随便抓了一条上班用的廉价皮带,大卖场卖的那种最便宜的,用力把她的手给绑在头上,她全身赤裸就只有那条皮带绑着双手。我打量了她一下,她刚才除过毛的地方,毛囊还有点小红肿,那让我非常兴奋,我用手捧起我的老二,甩在她的脸上,用硬硬的肉棒敲着她的脸颊。
-  “是这样绑对吗?挣扎啊你。”我笑着对她说,一边把鸡巴甩在她的脸上。-
  她被甩到眯起眼睛,迷乱地说着:“大叔好坏喔,大叔刚才到底有没有好好洗澡啊,阴茎好臭喔!”
-  我把包皮剥下来,龟头凑到她的嘴边,说:“臭吗?仔细闻闻,如果真要说臭,那你就帮我舔乾净啊。”
-  她刚才舔过我肛门的舌头伸了出来,这让我稍微惊讶了一下,她的舌头不但尖而且长,一想到刚才舔舐我肛门的就是这只肉紫色的舌头,还有刚才被舔的酥麻感,我的老二感觉又硬了些。-
  她舔上我的龟头,这时候我的龟头前方已经分泌出晶莹的液体了,她一边舔着一边满意而且淫荡地咂咂嘴。我用力一掌拍在她的屁股上,说道:“荡妇,这麽爱舔龟头,这麽浪荡。”-
  她笑得灿烂,我放胆又抽出另外一条皮带,这时候站在她面前,我的老二翘着老高,我赤裸着跨站在她的身上,一鞭就这样抽下去。-
  “啊啊、大叔!”她痛得全身蜷缩起来,但是嘴角还在微笑着。
-  其实事情演变到这种程度我也很讶异。我一直以为我不会是个SM的爱好者,并且丝毫不觉得她也会是享受性虐待的人。而我们现在就是进行着半吊子的SM。
-  她被一鞭扫过的地方立刻在她洁白的肌肤上显现红痕,我当下真的很後悔,但是却见她抬起头来,对我咧嘴说道:“大叔好粗暴喔,你看我的小穴都湿了。”
-  我定睛一看,果然在那一鞭抽下去之後,她那隐隐约约还有着红肿小毛孔包围着的粉嫩小穴此时已经流出一摊淫水。
-  “还真想不到你是被虐狂。”我跪了下来,一只手戳进她的穴中,里面不但湿热一片,而且肉壁比以前夹得都还要紧。-
  “我哪有、啊嗯、大叔、指奸我、啊嗯……。”她在我的手指下扭动着,双手一就是被绑缚着不能动弹,挣扎过的地方留下了红红的绑缚痕迹。-
  我的手指头加快,另一只手握着自己的老二开始打手枪的动作,当然我也没有真的要打出来,待会还要把肉棒伸进去干她才对。-
  她的阴道在我的手指间一收一放着,我的手指多了两根进入,此时已经有三根手指头插满了她的小穴,她激烈地扭动着,我猛然把手拔出来,整只手上几乎都沾满了她的淫水,从屄的地方牵丝到手指,我在她面前恶意地把淫水舔掉,她淫靡而且慵懒地看着我,停止了挣扎。-
  这真是我到目前为止最舒服的性爱,即便我现在还没有插入。对於一个在事业上毫无所成的小企业上班族而言,网路世界可以让男人们称霸,在床上的SM成为S也可以,在这样的情形下,我就是居高临下的王者。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