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店邂逅的老板   都市激情   
???? 离开校园已经有3 年多了,我加入了社会。-
-
在这些日子里,我已做了两份工作,还有的是,失业也有大半年。在失业期间,我放纵了自己,天天上酒吧和DISCO 到它打烊为止。
--
但是,人是要生活的,生活是需要钱的,所以我要工作。
--
在律师楼工作,我感觉自己是个面目模糊的人。
--
我的身份是OL「OFFICELADY」,负责接待和处理文件。老板是一个顶尖的大状「律师」,接触的大多是城中的名人,昨天某富豪的二公子便走了上来,找老板给法律意见。-

- 在杂志常出镜的人,我都有机会跟他们擦身而过,但他们永远不会记得我的存在。-
-
我只是个接待员,由公司的大门口引客到会客室,不过是五秒时间,任谁都不会对我有映象。又或者我没有足够的姿色、学识令其他人对我另眼相看。至少,我自己也是这样认为。-

- 出入律师楼的人太棒了,而我只是一个小职员,日间的套装,令我平凡得永远不会是主角。
-
- 晚上来到酒吧,换上背心短裙皮靴,昂首阔步,烟视媚行。
-
- 藏身在这「战衣」之内,总有眼神随着我的步履移动,自信心回复自信与有点激昂,这里,才是属于我的起方。
-
- 有个西装男一直望着我,但我不喜欢他的领带和色彩,决定不理他。又有个穿着蓝色恤衫的,故意捧着酒杯微笑着走过来,他的牙齿很白,样子不讨厌,今晚就他吧。
-
- 在流连夜店的猎艳的男子都是一个模样,对看中的女性必恭必顺,在没有成功前,当你是女皇又何妨。我就是喜欢这种虚幻的,被宠的感觉。讲真的,从前我交过两个男朋友,说是认真的关系吧,他们却没有将我捧上掌心咛护,我反而象婢女一样,服侍他们的时候居多。
-
- 在ONENIGHTSTAND 「一夜情」的世界,我得到对方短暂的恭维,我更可保留最终的选择权,如果这晚的人不满意,可以自己走人,不用征求对方的感受。
--
数杯下肚后,蓝色恤衫已扯我入男厕格,一入去,他快速关上门和立刻把我的背心拉高,伸手入内放肆搜索,嫌我的BRA 碍事,双手索性绕到我的背后,啪的一声把障碍解开了,「你的胸真挺……」他一边说一边把我粉嫩的乳乳头夹在指间,并轻轻地捏着转着,之后,嘴含着另一个乳头,牙齿轻咬着。-
-
「唔……慢一点……」受不了痒痒的感觉,我轻叫了出来。-

- 在他的抚弄下,双乳头竖立起来变硬了,之后,嘴还继续在双乳上活动,但手也放下去并拉起我的短裙,再伸手进来探索一下就隔着内裤玩弄阴户起来。最后,又拉下我的内裤至小腿,内裤最后自己跌落在足踝上,我抬起足让它脱离。-
-
他继续玩弄着阴户和豆豆。
--
他把我的身体转过去,背对着他,然后鼻尖沿我的背脊下滑,我听到大力嗅索的声音,知道他在嗅闻我混和了欲念的香水味。我觉得很想笑,他令我觉得,我是一件很好吃的RUM 酒蛋糕。-
-
其实彼此已欲念亢张,下一步,他撩起我的短裙,就要进来,我故意得闪避他,屁股左摇右摆,他小兄弟对不准,急得他轻轻拍拍我的屁股,再用手指伸进来探索一下……我吃吃地笑。-
-
这是许多晚上重复的一幕,我爱死男子迷在我裙下的感觉,对他欲拒还迎,他会更紧张,当终于能在我体内疯狂乱撞时,他总是拼尽全力,这样让自己感到已征服的满足感,也把我带到高潮。-

- 通常完事后,双方优雅地SAYGOODBYE,是最有品味的做法,蓝色恤衫还罕见地有风度,他替我扣回胸罩,吻了我面颊一下,才说「我先出去,你慢慢整理吧。」「唔,他很不错呢。」我看着他的背影,对自己说。-
-
白天,我回复OL的身份,隐没在人堆里,这天,有个高大身影挡在我的面前,说话约会了老板,声音这么熟悉?抬头一看,竟然是蓝色恤衫。-

- 我从来没有试过在白天遇上鬼混的对象,他也呆了一呆,两人面面相视,尴尬得很。
--
当他一进入老板的办公室,我立即说谎是肚子痛并快步走入洗手间,直到他走了才出来。-
-
「刚才的英俊男子是你的朋友吗?他离开时问你在哪里呢?」秘书小姐轻快地笑着说。-

- 我的面霎时涨红,急急走开。-

- 心里自言自语说:「真邪门,找我干吗?想敲诈我吗?」晚上,我有意避开邂逅蓝色恤衫的那间小酒吧,转移阵地到另一间的士高。-
-
在的士高里。-
-
正当我和对面的一个貌似朋星的英俊男子眉目传情时,突然感到肩膀被人拍上,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说:「你约了我的呀。」抬头一看,又是那该死的蓝色恤衫,我还没得及出声,他已一屁股坐在我的旁边,同时,对面的那个貌似朋星的英俊男子识趣地自动离去。
--
我看到那蓝色恤衫还微笑地望着我,我不客气地对他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干吗缠住我,你我都是成年人,大家应该好来好去,你知不知规矩?我还……」他伸过头来在我耳边温柔地说:「你没有去那酒吧,去到半路就转头来到这里。我好挂住『想』你,我是说真的。」我一时语塞,怔住望着他,我好感动,这句话确实很动听,而且已过了一些日子,从来没有男人对我说过这些好想我的话。但一看到他的笑脸就想起自己还有话要说:「你怎会知道我没有去酒吧,而且还走到半路,噢,我知了,你跟踪我。」「是的,我跟踪你,自你放工的时候,我已经跟踪你了。」「你为什么跟踪我?说,到底有何企图?」我双手抓住他的恤衫说。
-
- 「我没有想怎样,我不是已对你过吗?我好挂住『想』你。我想同你交个朋友。」「就是想同我交个朋友,真的这么简单。」-

- 「就是这么简单。」-
-
「你早说嘛。」我吃吃笑着。
--
「我见不到你嘛。」-

- 就是,我在厕所躲避着他,我唯有自己自言自语。-

- 「你说什么……这里很吵杂,不如我们去隔壁的餐厅喝咖啡。」「唔……好,我们走。」见他用热情与希望的眼光正望着我,所以我说同意。
--
我们在一个高级餐厅喝咖啡,期间我们互相谈话自己,我了解到蓝色恤衫的事,原来那晚是他失恋的一周年,受不了寂寞,他需要疯狂一下,在乱碰乱撞下遇见上我。-
-
「我以为发泄完后和睡上一觉就没事了,岂知在律师楼再次遇见你。」他微笑说,吸下气之后继续还说下去。「一夜的温存,只记得一个女子有着很坚挺的乳房和温暖与紧迫的阴道,之后对你的记忆在我的脑海中立体起来了,你的影子变得越来越清晰了,最后变成一个活生生的人。我对自己说,一定要多接近和了解你。我们交个朋友,好吗?」我听到他这样说,我的眼眶红起来了,我认为自已在日间是个一无是处的人,所以在夜晚才这样放纵自己,从来没有人这样同我说过。这些日子的放纵,究竟为何?我问自己。
-
- 他见我不出声就急起来,为一个这样的女子急成这样。最后我见他很有诚意??就同意了。
-
- 之后我们告谈了很久,咖啡也换了几杯。直到他一看表才知到了12点,本来他要送我回家,不知什么原因我同他一起回到他的家,他是一个人住的,家在城中的富人区。
--
我们一进门就热情湿吻起来了,各自脱除自己的衣物直到床边为止,我们已坦然相见了。
-
- 之后我们躺下去,我们继续吻着,他的双手对我的双乳做着不同的动作,还有时伸到下玩弄着阴户和豆豆。
-
- 动作很温柔和很多花样,使我很HIGH,我发觉我的阴道已经开始出水了,这时候,他的中指插入我的阴道,最后再加上一个,手指在指奸起来,我的水也越流越多了,因他用口缝着我的口,所以我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

- 他终于离开我的嘴了,但再对我的双乳发起口技来,开始他含着已硬起的乳头吸吮,轻咬和舔着乳球,从这到那。一阵后,他放弃了双乳,用舌头一直向下舔着,经肚脐,到阴阜上,在那里吸吮和舔着,还用牙咬住几根阴毛并抬头轻轻地拉扯着,最后用功在我的阴户和阴核上。
-
- 经过大半小时的爱抚,我到达了顶点,并要求他插入来,他也没令我失望和难过,就一下插入了。又经过二十多分钟和不同的姿势,我们几乎同一时间到达了高潮。-
-
在这晚,我们共做了几次,直到我们无力为止。-

- 我们共枕一个枕头,我听到他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说:「做我女朋友,好吗?」我翻身到上面对着他说:「好!」
-
-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接触,我们也有时做爱,也发觉自己喜欢着对方,我们决定同居了,我也告别了夜生活。
--
虽然我不知同他多久,如果以后有相处不来的话,就让以后再说吧。-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