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美妇   武侠古典   

失忆美妇

李庭趴在冰棺材前,细细看着已经死掉的何沅君,看上去简直就像个陷入美梦中的睡美人,一点死尸的迹象都没有,尤其是那些重点部位,李庭似乎感觉到了那对玉女峰正随着她的呼吸而慢慢耸动着。
-
-反正这里没人,亵渎一下她应该没事吧?何沅君这个娇妇可是很多神雕迷心目中YY的对象,既然自己看到了她,就算是死尸也要捏一把油水才行。打定主意,李庭就开始抚摸那张还有弹性的脸,看来这里设置的温度恰到好处,尸体既不会腐烂也不会冻得像冰棍一样。李庭的手抚摸到那对33D左右的乳房时还使劲捏了几下,就希望她会复活,然后开始大战。可惜这只是美梦,尸体还是尸体,根本不可能复活。爬过小腹,李庭就抓住了几根细嫩的杂草,非常的柔软,就像刚刚长出来一样。
--
“可惜了,”
-
-李庭感叹道。-

-李庭左手下滑,轻易就来到了阴户前,他本以为这里一定封闭了,没想到软得不可思议,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他的手就已经滑进阴户内。-

-“不可能的,一个死人怎么可能有这种程度的柔软?”-

-李庭慌张地收回手指,怔怔地看着何沅君的尸体。
-
-这最多是金庸的武侠世界,又不是谁写的玄幻小说,也不用这么玄幻吧?李庭直郁闷。除了没有呼吸,这和活人一点区别都没有的啊。李庭十分的郁闷,当他注意到何沅君微张开的薄唇内似乎有东西在发光时,他就忙低下头,小心翼翼地掰开何沅君的嘴巴,一颗玛瑙大小的光珠正躺在她嘴巴里,光珠内正有两股红绿气流在不断运转着,就像阴阳的两级一样。难道这是传说中的舍利子?我靠,真的太玄幻了。李庭记得武侠小说里面的舍利子可以防止尸体腐蚀,更可让尸体保持死前的模样,包括容颜、皮肤及生理机能。
-
-结合何沅君身上的异常现象,李庭已经可以确定这颗就是舍利子了。既然她现在和活着没有什么区别,那就说明就算和她造爱的话也是没问题的。想到此,李庭的阳具就高高翘起,似乎为即将发生的强.奸尸体事件感到无比的期待。-

-欲火已经燃烧,李庭再也顾不及什么伦理常德,脱掉裤子就跳进冰棺材内,可是这里太狭窄了,李庭连躺下去都十分的困难,更别提什么操进去了。李庭只好扶起何沅君的尸体,将她抱出放在地面上,然后整个人就趴在了何沅君身上,这种最基本的姿势倒难住了李庭,何沅君平坦在地上,想插进去还得费一番功夫。-
-
“操!想操尸体还这么的麻烦,”-
-
李庭骂道。-

-想了一会儿,他只好将尸体的双脚屈起,好让阴户抬起。-

-既然是尸体,李庭也就懒得再做什么准备工作了,提起阳具就插进去。
--
虽说是人妇,下面却紧得出奇,还透露着一股寒意,这种感觉李庭是从未体验过的,李庭还真怕自己会爱上强.奸尸体这等极端的癖好。
--
“哇……何沅君你这超级熟妇……我一看神雕的时候就想操你了……想撕掉你的衣服……捏着你饱满的乳房……然后拿着是的肉棒插进你的淫穴……没想到现在变成了现实……好开心呀……唔……你里面好紧……夹得我好舒服……就算是尸体也很爽……”-
-
抽动了一会儿,李庭就发觉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本是寒气逼人的阴道内竟然隐隐传来温暖,而且李庭还看到一滴滴晶莹剔透的香汗从何沅君身上分泌出来。-

-李庭又操了一会儿,发觉何沅君的胸口有了细微的耸动。他看得真切,忙低下头趴在何沅君胸前。-
-
咚……咚……咚……-

-虽然很微弱,但是何沅君的心脏确实还在跳动着。-

-李庭吓出了一身冷汗,该不会要尸变了吧?-
-
何沅君薄唇微微张开,一股热气飘起,随之眼睛也睁开了,当她看到一个陌生男子正趴在自己身上时,她一点表情都没有,吐出舍利子,问道:“请问这里是哪里?”-
-
李庭直盯着何沅君,伸手到她鼻下,确定有呼吸后就安下心,不理会何沅君,抓住她的蜂腰就开始以最快的速度挺动着。-
-
“唔……唔……唔……”
--
何沅君轻微地呻吟着,感觉到自己下面正有一根巨物在重复地前进后退着,而且随着它的进出,何沅君的心智更加的清晰,但是她就是想不起自己到底是谁,想问不断捅着自己的那个英俊小生,却觉得他那么的拼命,自己不好打扰他。-
-
通过阳具,李庭马上就确定何沅君一点武功底子都没有,典型的小家碧玉。既然还搞不清楚状况,李庭就懒得把住精关,张开马眼就将滚烫的精液送进她的阴道深处。
-
-“啊~~”何沅君呼叫了声,然后就感觉到自己全身都绷紧了,把不住的阴精正喷洒而出,滴满了一地。-
-
李庭拔出阳具,坐在一边,静静看着不断张合着的阴户,何沅君的阴户不会很黑,还有少女的粉红痕迹,薄薄的朝两边张开着,底部正流出乳白色的精液。-
-
何沅君休息了一会儿就坐起身子,问道:“请问公子,这里是哪里,我是谁?”-
-
李庭吓了一跳,忙问道:“你不知道你自己是谁吗?”
-
-何沅君看着掌心的舍利子,疑惑道:“我脑海一片空白,什么都记不得。”
--
一阵喜悦马上萦绕在李庭心头,既然何沅君失忆了,那……-
-
李庭贼贼一笑,正色道:“其实呢你是我的小妾,我们迷路就跑到了这里,后来你被冻得晕过去,我就献身救你,幸好你醒来了,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
“喔,”-
-
何沅君应了声,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既然眼前这位男子是自己的小妾,那刚刚做那种事情也是理所应当的,而且他还是在救自己呀。-

-“我的衣服呢?”-
-
何沅君感觉到寒意就问道。-
-
“呃,好像没了,”
-
-李庭答道。
--
“我有点冷,相公,”
-
-何沅君屈起双腿。
--
李庭忙抱住李庭,温暖着何沅君的身体,假装深情道:“放心,有我在你身边。”
-
-何沅君揽住李庭的脖子,看着四周的昏暗,忧虑道:“相公,我们可以离开这里吗?我好害怕。”
-
-李庭吻了下何沅君红唇,将她那颗舍利子拿过来塞进衣兜内,说道:“那我们现在就去寻找出路。”-

-李庭拉起何沅君,弹干净阳具上的赃物,穿上裤子就朝陆展元离开的方向走去。-
-
“相公,我叫什么啊?”-

-何沅君问道。
-
-李庭想了一会儿,嬉笑道:“你叫武藤兰。”-

-“武藤兰?”-
-
何沅君歪着脑袋,“武藤兰,好奇怪的名字喔。”
-
-“不奇怪啊,它就是你的名字,”-

-李庭贼贼一笑。
-
-“那我们怎么会来这里啊?”
--
何沅君又问道。-
-
“其实呢,有件事我要和你说一下,这里是陆家庄的实力范围,陆家庄当家的叫陆展元,他前几天刚刚死了妻子,现在头脑有点问题,藤兰你又和他死去的妻子何沅君长得有点像,所以我们从西域那边来到嘉兴的时候,他就对你动了色心,想把你据为己有,我为了保护你就掉到了这里,”
--
李庭撒谎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
-
何沅君皱起柳眉,嘀咕道:“坏人好多啊。”-
-
李庭抓住何沅君的手,深情道:“你放心,我是终极好人,我一定不会让你落入他的魔掌里面的,如果可以出去的话,我要先送你去一个地方避一会儿。”
-
-“谢谢相公,你真的很爱我,”-
-
何沅君像只小鸟一样依在了李庭身上。
--
我爱你才奇怪,我就爱你的肉.体,李庭暗叫道。-
-
走了好一会儿,李庭就发觉周围的冰花开始减少,温度也开始上升,看来离出口不远了。又过了一会儿,李庭和何沅君走到了一株梅树前。“在这里等我,”
-
-李庭松开手独自走过去,马上就看到了一颗小佛头挂在树枝上。他退后了几步,捧起一朵冰花就狠狠砸过去,他就不相信站得这么远还会发生意外。
-
-小佛头摇晃树下就掉落在地。
-
-李庭马上警觉起来。-
-
“相公,你后面,”
--
何沅君惊叫道。-

-李庭忙回头,却见一堵墙正扑向自己。我靠~~这也行……李庭暗骂声就跳向后方,墙轰然落地,一道久违的阳光射入。若再晚几步的话,李庭估计就变成肉饼了。-
-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看外面有没有人,”-

-说着,李庭就小心翼翼地走到去。-

-
-李庭溜到外面看着地形,却发现这里是陆家庄南面的一处山坳,诺大的陆家庄只剩下瞭望台的一角,李庭还能看到一名带刀家丁正在巡逻。-

-李庭回头叫道:“藤兰,出来吧。”-

-何沅君怯生生地走出来,一接触温暖的阳光,她就笑起来,比起里面的寒冷,外面实在太舒服了,就像从地狱走回来一样。-
-
在里面看何沅君身体的时候,李庭还没什么感觉,可是这刻他的欲火又燃气,在阳光的点缀下,何沅君看上去是那么的完美,黄金曲线正吸引着李庭的眼球。何沅君走向李庭,这才注意到李庭失神的神情,她的脸一下就红了,羞耻心让她抱紧了丰乳,还侧着大腿掩饰住阴户。可这样子只会增强李庭的窥探欲。
-
-反正这里没人,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李庭呐喊着就狂奔向何沅君。
--
在何沅君看来,此刻的的李庭就像是一只狮王一样,而自己则成了即将与他交配的母狮子。
-
-李庭揽住光溜溜的何沅君,一把就将她按在地上,便开始狂吻她的娇躯,吻就像春雨一样点缀在何沅君身上,何沅君一点反抗都没有,只是闭着眼睛享受李庭的痛吻。边吻,李庭的左手就朝握住左乳使劲捏着,右手则朝挤开阴唇,插进了阴道内。
--
没一会儿,何沅君就开始喘粗气,身体也开始不断地扭曲着,像是难受,更像是欲火难灭,她斜眼看着李庭那根在自己小腹上摩擦着的阳具,脸就开始发烫,那阳具看上去太大了,回想起她曾经在自己身体里活动的曾经,何沅君羞得用手遮住了脸,生怕李庭看到自己羞红的脸。
-
-李庭拔出湿漉漉的手指,挪动身体,挺起阳具,找到入口就一次性插进去。-

-“唔~~”何沅君低吟了声。上次李庭入侵她身体的时候,何沅君是一点都不知情的,或者说她想知情也不可能,那时候的她还是一具尸体呢,现在她的心智非常的明朗,所以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根火烫烫的阳具进出的情景。-
-
刚刚开始的时候,何沅君还觉得有点痛,可越是到后面,何沅君的痛感就越低,到后面的时候就剩下难以言喻的快乐。-
-
何沅君继续遮着眼睛,低声问道:“相公,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名字呢。”-

-李庭恍然大悟,边操着边说道:“我叫杨过。”
--
“杨相公,”-
-
何沅君笑得十分出灿烂,正具娇躯上都是香汗。
-
-“舒服吗?”-

-李庭笑道。-

-何沅君红唇微张,吐出一口气,道:“舒服死了……我不会说谎话的啊……相公别以为我是放荡的女人……”
--
“舒服就叫出来,反正这里没人。”-
-
“唔……相公你好厉害……那东西就像神龙落地一样……我下面被插得好舒服……里面的肉都快被捣碎了……紧得怕人啊……里面好像出水了……唔……脸好烫……好害羞……好像要尿尿了……”-
-
“那叫高潮,”-
-
李庭嬉笑道。
--
操了一会儿李庭就拔出阳具,马眼一开,将精液都射在了何沅君身上,然后跪在何沅君两边,将阳具伸到她嘴边,说道:“舔干净。”
--
何沅君的手张开一条缝,看着正滴出白色液体的巨物,羞得摇头,说道:“杨相公,好脏啊。”-

-李庭笑了下,说道:“知道吗?这个世界一开始是没人的,后来女神女娲觉得这样子太寂寞了,她就用泥巴捏出两个泥人,让那两个泥人交合以产生更多的泥人,这样子演化下来就变成人类了,所以说人的每一个器官都是一样的,如果你要说它脏,那我的脸、手、脚、胸膛都非常的脏了。”
--
听完李庭的歪解,何沅君就点头,张开嘴巴将李庭的阳具含在了嘴巴里,然后就一点动作都没有了。
--
李庭十分的郁闷,说道:“你别像咬着定时炸弹一样,你没事干就吸一吸,舔一舔啊,不然它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干净啊。”
-
-见李庭脸上有怒意,何沅君就知道自己犯错了,她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最基本的三从四德还是知道得很清楚的,既然是相公的命令,她当然要遵守,不然就会被休掉的。何沅君握住阳具开始生疏地吞吐着。-

-李庭还是有点郁闷,他感觉这个何沅君失忆之后连一些房事技巧都丢失了,实在是可惜,不然与她这种风姿犹存的美妇做保证会非常的爽,不会像破处一样。-
-
“用舌尖舔马眼,”
--
李庭命令似地说道。-

-何沅君伸出小舌头,看着马眼的小缝,就用舌尖舔着它,还在龟头上绕着圆圈。
--
舒麻感让李庭颤抖着身子,太爽了,龟头!
-
-等到何沅君把它弄干净,李庭就穿起裤子,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去买衣服给你,记住,绝对不能乱跑。”-

-“好的,”
--
何沅君应道。-

-李庭整理完衣服,确定不会被看出破绽就朝陆家庄走去,走了一段路,李庭就回头看眼还坐在那里的何沅君。嘿嘿,白拣了一个绝美人妇,以后可以爽死掉了。再加上郭芙,三个人来玩3P,那更爽!但现在的首要目的是拿到钱财,带走郭芙,还要让郭芙接受何沅君,最重要的是不能让郭芙意识到何沅君就是何沅君,要让她认为何沅君是武藤兰才行。-
-
对于后面的路程,李庭还是决定不去找小龙女,反正只要自己不出现,那个狗日的尹志平就不会撞上小龙女被点穴,然后将其奸污这等好事。虽然在刘亦菲版本的神雕里,小龙女并没有被奸污,不过李庭已经不知道现在是在哪个版本里面了,安全第一,李庭还是觉得日后见到尹志平的时候,有必要把他割了,反正他也就长得小白脸样。-

-回到陆家庄,站在门口的家丁就用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李庭,李庭以为是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忙看着自己的衣服,并没有粘有什么欢愉后的残留物啊,再看他们的眼睛,正激射出兴奋的光芒,其中一个家丁忙跑进去,叫道:“杨公子回来了,杨公子回来了~~”李庭更加的郁闷,人回来有什么好高兴的,自己又不是从战场返回,真是郁闷。
--
没一会儿,郭芙等一群人就跑了出来,郭芙咬着嘴唇就冲过来,死死抱住李庭,哭道:“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吓死我了,呜呜呜呜……”-

-李庭很是尴尬,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
-郭芙抽噎着,说道:“你还好意思说,消失了两天才回来,人家担心死你了。”
-
-“呵呵,杨公子,看来你命硬啊,还能回来,巧儿说你被李莫愁抓去了,老夫可怕对不起郭靖夫妇呢,看到你完完整整地回来了,老夫就放心了,”-

-陆展元笑道。-
-
李庭忙推开郭芙,小声说道:“很多人在,你不害羞啊。”
--
还没等郭芙回答,陆展元就笑道:“芙儿已经和我说了你们的事情,为情私奔,哈哈。”-

-李庭还没有搞清楚是什么状况,他记得自己只是掉进洞穴里,怎么一下子就过了两天了,我靠,如果不是内功深厚,估计他已经变成木乃伊了。
--
“陆伯伯,不许你笑人家,”-

-郭芙擦去眼角的泪滴说道。-
-
“我不是笑你,我是为你的心上人回来而开心啊,”-
-
陆展元笑道。-
-
李庭皱着眉头,大概了解了现状,既然郭芙已经说明他们两个是私奔出来,那这里也不能久留了,如果郭靖派人过来就完蛋了。想到此,他的决意已经有了雏形,既然自己是杨过,那就要斩断杨过之前受的苦,将他应得到的都统统纳入掌中,黄蓉、郭芙、陆无双、程英、小龙女、公孙绿萼……都在他的收纳范围之内。“陆伯伯,我和郭芙确实是私奔出来的,那时是太冲动了,经过这几天的考虑,我还是决定前往襄阳,向郭靖夫妇认错,也希望自己的微薄之力能助他们一臂之力,”
-
-李庭说道。
-
-郭芙吓了一大跳,照李庭的话,那不就是羊入虎口吗?他还不被爹剥皮了,想到这里,郭芙就满脸愁云。
-
-陆展元用力拍了拍李庭的肩膀,大笑道:“不愧是杨康之子,果然有大将风范,老夫鼎立支持你,可惜最近身体越来越差,有心报效国家,却没有能力呀,所以我这个商人只能资助钱财给你们了,我的绸缎铺遍布南宋各大省市,只要你有需要,随时可以向他们要钱,我这里有块玉佩,你拿着就等于拥有所有绸缎铺了,只要有需要,你随时可以向他们拿钱!”-
-
李庭猛点头就接过陆展元手里那块葫芦形的玉佩。-
-
“爹,我可以跟杨大哥一起去襄阳吗?我也要报效国家,”
--
陆无双拉着陆展元的手。
--
“你还小,再过几年也不迟,”
-
-陆展元说道。
--
陆无双嘟起嘴巴就不再说话了,只是有点幽怨地看着李庭。-
-
李庭觉得陆无双不是要去报效国家,是报效他才对,看来上次是让陆无双这小妮子春心大动了,说不定现在想操她都可以,只要环境允许。
-
-正文 第043章 程遥迦伴己行
--
李庭想了一会儿,就说道:“陆伯伯,我先去襄阳考察下,如果允许的话,我就叫人来接陆小姐吧,反正人总是要出去磨练的。”
-
-“这事老夫早就考虑到了,杨公子不必担心,”
-
-陆展元笑道。
--
“时间也不早了,我想即刻启程,不知陆伯伯还有什么事要交代的,”-

-李庭笑道。-
-
陆展元摇头,说道:“你这么懂事,我是不用忧心了,好好努力吧。”
--
“杨大哥,”-
-
陆无双又叫了声,似乎对李庭这个决定不满意,嘴巴直噘着,更像是在吃醋,刚刚看到李庭和郭芙那亲密至极的动作时,陆无双就有点嫉妒了,毕竟李庭是第一个看了她玉女峰的男人,也是第一个让她心动的男人,只怕此刻分别,再会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李庭微笑着说道:“无双妹妹,你爹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就在这里呆几天吧,杨大哥一定会回来接你的。”-

-陆无双直吐舌头,嚷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去午睡了,再见!”
-
-说罢,陆无双转身就走。-
-
见陆无双跨进门内,李庭就笑道:“陆伯伯,无双该不会生我的气吧?”-

-陆展元捋着黑须,笑道:“无妨,无妨,我女儿娇生惯养惯了。”-

-“如果还没有什么事,我和芙儿就启程了,”-
-
李庭说道。-

-哒啦、哒啦、哒啦……
--
李庭身后传来骏马疾驰声。
--
“吁~~”一阵清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
-李庭忙回头,见一个穿着灰色道袍的豪乳女子正从马上跳下来,红唇细眉、皮肤白皙被道帽束缚着的秀发露出几丝飘在双鬓前,时不时抚摸着她那瓜子脸。她喘着粗气,一对豪乳就随着呼吸而不断耸动着,领口的扣子似乎都要迸裂了,可想而只那对豪乳的尺寸有多么的让人流口水。
--
道姑鞠躬,道:“遥迦拜见大哥。”
-
-程遥迦?李庭瞪大了眼睛,对于这个角色,他并没有太大的了解,只知道是陆冠英的老婆,是孙不二的俗家徒弟。但看她这身打扮,又不像是俗家弟子,倒和道姑没什么区别,不过这身打扮怎么也掩盖不住她的风姿,三十多岁的美妇,身段妖娆,露出的皮肤那么的白嫩,清澈透明的瞳孔正荡漾着一股涟漪。
-
-骨子里都透露着一股妖媚啊!李庭暗暗叫道。-

-陆展元见只有她一个人回来,就问道:“冠英呢?”
-
-“还在全真教修行,此次我下山的目的是寻找爱女程英下落,还有就是协助郭靖夫妇守城,全真教已经得到确切消息,蒙古大军已经大批驻扎襄阳城十里外,最惨烈的对战一触即发,”-
-
程遥迦正色道。-

-看着程遥迦那副极认真的脸孔,李庭也略微收起淫心,装作十分的严肃,但是他实在严肃不起来,尤其是看到那完美的侧脸,那向上翘的美丽睫毛时。估计是赶路缘故,她的后背已经湿了一大片,李庭可以清晰地看到系肚兜的红绳。李庭挪动脚步去观察她的前面,整个肚兜的轮廓似乎都被他窥见。
--
这时候,程遥迦突然看向李庭,一见他色迷迷地看着自己,程遥迦柳眉就下弯,刚想质问李庭,李庭自己就笑着说道:“在下杨康之子,早就听说遥迦阿姨容貌过人,武技高超,是位巾帼英豪,今日一见果真如此,刚刚被你的逼人气质所惑,得罪之处还望见谅。”-
-
“杨康之子?”-
-
程遥迦叫出声。看着李庭,程遥迦仿佛看到了杨康当年的飒爽风姿,看到了他那双透露着霸气的眼睛,可惜杨康最后选择了背叛大宋,不然真的会是一个可以与郭靖相媲美的英豪。说不上是激动还是欣慰,程遥迦竟然主动走到李庭面前,冷不防将李庭抱在怀里,笑道,“真没想到还可以看到杨康的后人,你叫什么名字?”
-
-李庭被程遥迦抱得差点要断气,主意是因为那对挤压在胸前的豪乳,而且随着程遥迦的说话声,豪乳还会左右摩擦着,给了李庭无限的感官刺激。
--
“我叫杨过,”-
-
李庭下面马上就来了反应,他忙运起逼迫阳具软下去。-

-在一旁的郭芙马上注意到李庭的身体变化,暗骂道:看来只要是女的,他都有反应,怎么觉得就像是一只种马,郁闷,那我不就变成母马了。
-
-“遥迦阿姨,我快断气了,你赶紧放开我啊,”-
-
李庭叫道。
-
-程遥迦这才发觉自己太激动了,忙放开李庭,一不小心就瞄到了他那顶起的帐篷,她干笑了下,细语道:“和杨康一样是个风流种子啊。”-

-“杨过满讨人喜欢的,呵呵,”
--
陆展元笑道。
-
-“遥迦阿姨,你是打算去襄阳吗?我恰好也要过去,我们同行吧,”
--
李庭脸上堆满了笑容,其实他的内心已经开始打如意算盘,这一路远行,他一定要把这美妇收了,看那身段,和李莫愁有得一拼啊,是人妇,那床上功夫绝对值得品尝。-
-
程遥迦思考了下,说道:“这样最好,我还可以保护你。”-
-
“还有芙儿呢,”
--
李庭补充到,话一说完,他就直盯着程遥迦的表情变化,发觉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失落。李庭暗笑了下,看来搞程遥迦是有戏的。
--
“郭靖夫妇的女人郭芙?”-

-程遥迦看着晾在一边的郭芙,笑道,“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当年那个黄毛丫头已经长得亭亭玉立,哟,发育得这么的好呀~~”郭芙被程遥迦说得羞红了脸,躲到了李庭后面。
--
“舍妹,你就别取笑他们了,既然事态紧急,你们就火速出发吧,我这就叫人备马去,”
--
陆展元回身招呼道,“鲁二,速去马厩牵来两匹良马。”
--
“遵命,老爷,”-

-长得人高马大的鲁二转身就跨进门槛内。-
-
在外面叙旧了一会儿,李庭、郭芙和程遥迦就骑着骏马踏上前往襄阳的旅途。-

-骑了一段路,进入了嘉兴城内,李庭就以肚子痛为由跑去上茅房,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捂着肚子从茅房出来,哭丧着脸道:“遥迦阿姨,肚子不知道怎么搞得,疼得厉害,我看今天就不急着赶路,明天再启程吧,而且我还要买一些衣物呢。”-
-
程遥迦见天色确实不早,如果盲目赶路的话估计要露天席地了,想到此,她就说道:“我陪你去药铺拿药,芙儿去富贵客栈订房间。”-
-
“好的,”-

-虽然有点不舍,但郭芙还是答应了。-
-
“你有银子了?”
-
-李庭忙问道。-
-
郭芙掏出金丝布袋,说道:“这是陆伯伯给我的零花钱,别说租房间,就算买房子都没问题。”
--
“各自去办各自的事情吧,”
-
-程遥迦说道。
-
-郭芙骑上马儿就朝富贵客栈赶去,而李庭和程遥迦则往反方向赶。
--
李庭肚子疼是假,想抽出时间去接何沅君是真,离开她身边那么久,李庭真怕她会没掉了,李庭不是爱上她,只是觉得搞个失忆美妇也是一件非常爽的事情。
-
-前往药铺路上,李庭都紧锁着眉头,思考着怎么甩开程遥迦,否则收纳何沅君的计划就泡汤了。
--
来到药铺前,程遥迦就率先走了进去,每个动作都透露着一种无微不至的关怀,若是平时,李庭早就乐开了花,可现在他脸上哪有笑意呀,都是浓浓的愁云,就像要打雷下雨一般。-

-程遥迦见李庭还不进来,就问道:“过儿,是不是肚子疼得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
李庭想都不想就答道:“是啊,都快郁闷死掉了。”
--
程遥迦回身抓起李庭的手就将他背起来,笑道:“这几步路也要我辛劳呀。”
-
-李庭被这突如其来的待遇吓了一跳,猛点头道:“谁叫你是我阿姨啊。”
-
-程遥迦身上散发出若有若无的香气,李庭顿时觉得精神振奋,而且最重要的是以这个角度看去,程遥迦那对豪乳完全落入李庭眼帘,程遥迦只要一吸气,李庭就可以看到那两个红嫩嫩的葡萄粒,看得李庭欲火大发,硬起的阳具就顶在程遥迦两瓣屁股之间。
上一篇:江湖败类 下一篇:天门阵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