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军队的露水情缘   校园小说   

在军队的露水情缘

讲到当兵我想很多男生都有这个共同的话题,也是大家彼此回味和吹捧的时候,每次聚餐,如果没话题聊的时候,难免就是说一下以前当兵的时候多辛苦,那时候多能干,碰到甚么鬼故事。-

-  「当兵两三年,母猪赛貂蝉」这句报告班长中的名言相信有看过电影和当过兵的都不陌生,尽管这几年在募兵政策导向下,女兵跟男兵的数量比已经大幅提升,甚至在某些招募或是通资单位女生还比男生多,而我当兵的单位就是男女比约6:4的部队,而且我们是5级单位可以不用下基地,上天真的是有眷顾我,让我在这种爽单位里面占到了一个士官缺,更爽的是,我被选中当单位长官的传令,所谓的传令,就向老板身旁的秘书或者皇帝身旁的公公一样,负责跑腿和联络事情,大到今天单位有甚么事情要做,接下来有甚么长官要来,小到老大的身活起居,换洗衣物都要帮忙处理,所以有甚么消息我这边都是第一手资讯,有时候我讲的话也会影响我们老大,所以大家都很巴结我也会来问我一些事情。-
-
  在我们单位里面,有6、7位女生外表长得很不错,其中有几位身材也还不赖,在这个硬梆梆又乾燥乏味的环境里,我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接近女兵的位置,自然就会有很多「有趣」的事可以参一脚,我这就像八卦集中站一样,像是帮忙要电话啦,要约女兵唱歌看电影啦,或打听哪个女兵有没有对象、喜欢什么、住哪、怎么去接近诸如此类的事,当然我从中可以捞到不少好处,所以当兵时我常吃鸡排奶套餐(套餐= 派克鸡排??COCO的奶茶三兄弟)和消夜。
--
  很快的藉着职务之便,没多久就跟单位里面所有女生混得蛮熟的,还跟其中一位本部的下士士官处得很好。-
-
  彼此熟了以后,加上我又喜欢聊天打屁,所以常常在库房或者彼此站安官哨的时候,就哇啦哗啦的说起最近的生活点滴大小琐事。
--
  有时候我会把别人送我的鸡排和饮料留给她,藉着吃东西的时间,她会多跟我说一点别人不知道的故事,年纪轻轻大约22岁
--
  这位下士士官她是小白,因为她是士官又再单位里待比较久一点,所以比她菜的都叫她班长或者学姊,我觉得我年纪比她大又一样是士官,叫学姐很奇怪,所以我都叫小白感觉比较亲切,她也欣然接受我这样叫她。
--
  (为什么叫小白?因为她姓白,就这样)-

-  小白其实很早熟,做事也挺认真的,脾气也不错,虽然晒得黑一点,但腰是腰,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也小,虽然身穿雄壮威武的迷彩服,还是散发着年轻女孩的青春气息。-

-  可惜就因为认真认命脾气又好,所以常常被长官或资深的凹做一堆不该是她去做的事,经过几次同甘共苦以后,她知道我不是个会闪躲飘的人,基本上派给我的事,我就会去做,顶多就是又把事情交代给学弟叫学弟做,我在旁边指导确认,还是会把事情做完的,甚至做完以后过来看看小白还有什么事情还没弄好的,就顺便一起弄一弄,因此彼此的关系更好也更有话聊,] 到我快要退伍之前,休假时小白和我会一起搭火车回家,她是在板桥下车,而我则是搭到台北车站,后来我们都会一起在板桥下车,我在搭捷运回家。-

-  跟她的关系开始不一样,是从高装检开始,相信当兵的人都知道,只要不要下基地和高装检,这年兵都会当的轻松又愉快,高装检那真的是人仰马翻、全体总动员的事情,生活周遭的环境卫生大小事务,所有装备都要翻出来重新除锈上漆清点造册并排列整齐,在这时候常常会有很多夸张的事情发生,明明去年才清点过的东西,今年铁定会不见、会短少,或是多了什么不该有的东西出来,当发现少了什么缺了什么,不是去别的单位借不然就是干别人家的东西来充数,多出来的东西,不是想办法挖洞藏,不然就是送东西去给别的单位,顺便多送几样,买一送三,一整个像没有章法的营队,躲藏偷骗抢,反正就是想办法让自己单位的帐和数量相符,物品看起来新又漂亮,这时候大家都马只顾自己就好哪有甚么同袍情。
-
-  所以那时候小白常常有一堆事要忙,忙到凌晨两三点还在赶报表和弄器械,我只要弄好自己的状备和老大的东西就好,但是就是喜欢那种有伴在旁边聊天,然后又可以亏妹搞暧昧的那种情分上,我都会帮忙小白弄一些简单的文书事情,或者打一些报表清册,或者搬一些器具装备,可能因为我是传令,也知道我后面有老板这个靠山,所以值星官都会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帮我签加班单,一来怕得罪我二来也怕会耽误到老大交代的事情,就让我跟她两个人在库房里面加班。-
-
  高装检的时候,刚好是夏天,晚上加班是不能开灯开冷气的,只能开桌灯,因为水电进行管制,所以常常不用几分钟就满头大汗,我是没差,男生本来就很会流汗,但小白可就差多了,我们都穿军用品店买的绿色的运动衫,衣料薄领口宽袖口也大,好处是通风透气又吸汗,不过最大的好处呢,就是女生穿着它被汗水湿透以后在你面前弯腰,哇呜" 吸汗的布料会让领口垂的更低更透明更贴身,也更容易引人遐想,那阵子加班我才注意到,其实小白的身材比我想像中的更好,以前以为她只有B,现在才发现应该有C或D,而弯腰蹲着除锈搬东西又上漆,上半身动着动着,她的小头偶尔会跳出胸罩来跟我打招呼,每次这时候我都会觉得加班真好,而且都会很兴奋,象鼻都会蠢蠢欲动,终於有一天,我受不了了,因为她那天整晚,小头几乎就卡在奶罩边缘一整晚,像顽皮的孩子攀着墙不想回家,「ㄟ" ……小白……」「干嘛?」「你那个拉一下好不好?」「什么?」「衣服啦!」「卖乱啦"你抓好那边」(那时候我们正在奋力拆解和粉刷叉动车)「厚!!那边啦!!」「哪里啦?你直接帮我弄啦!我手上都油漆」「你说的喔,我帮你不要到时候生气喔!」她自己要我帮她的唷,那我就直接谢谢不客气啦。-
-
  於是……我真的伸手过去,穿过她的双臂,把她的胸罩往上拉,那时候我也刻意的两指轻碰她的奶头,一切都在几秒内结束,她停下来,我也停了下来。-
-
  「死变态……大色狼……」(小白居然没有生气,只是红了脸,可能因为害羞还有点吃螺丝)「ㄜ……刚刚是你叫我帮你弄得喔……」小白听我说完这句话,整个人像被刺激到一样,居然拿起油刷要弄我,「靠妖阿"卖啦"」
-
-  「死变态!!!大色狼!!!」其实她真的没有生气,也没有真的要弄我,毕竟她是个单纯的女孩子,那天晚上之后,她也没有特别换甚么衣服,我们两个只像往常一样忙东忙西但那天晚上的碰触,却好像打开了一个小小又神秘的开关,让我跟她之间的关系起了连锁反应的化学变化。
--
  当我的目光视线不小心停留在她的胸口,被她发现的话,会抬头看着我然后挑衅的说:「怎样?欠扁吗?没看过这么大的是不是?还看还看,再看真的让你变成皇帝旁的传令公公喔」她不介意我真的看她的胸部或身体,也不会因我真的再看而把领口拉高或是改变姿势,我本来就是个很「嘴秋」又爱搞暧昧关系的人,所以我几乎一定会含扣回去,「我是在担心你有没有把」二筒「打出来耶,你专心忙你的,掉出来的话我一定会帮你放好的!」讲完以后,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竟然一起大笑,人和人之间就是这么奇妙,就跟推轮胎滚动一样,凡事起头难,当过了上坡最难的以后,接下来就会越转越快越顺利,自从我的手指头跟她的「二筒」有过亲密接触后,还有我们三不五时的重新拿这件事开开玩笑,玩笑开始越开越大,有次我弯腰再用砂纸磨螺丝锁的旧漆时,被汗弄湿的内衣也一样沉重的垂了下来,她居然从旁偷袭我,伸出手就从我的袖口进去,找到我的奶头狠狠的捏了一下!
-
-  「变态啊!」我带着笑容假装骂她,放好东西转身要反击的时候,她居然一点也不怕我,在我面前处变不惊的站好笑我说「怎样啊?你想怎样啊?」「呵呵" 我是色狼我要摸二筒这样……」我大胆的伸出手,就这样隔着湿掉的运动衫轻轻的抓了下去,小白她就眼睁睁的看着我的手靠近没有躲开,我感觉小白的乳房就这样随着我的手掌抓捏,陷了下去随之变化,然后又随着我放开,变回原来的形状。-

-  小白有点呆住,她可能没想到我真的这么大胆,居然真的敢冒着被发现和被判军法的风险这样子抚摸她,看她没有拒绝也没有把我推开,我又抓了一次,至少三四次重复的收紧、放开、再抓紧、再放开、在握紧、再放开,小白脸红了,这次她有点傻住,红着脸一直小声念我说-
-
  「你真的很坏耶……大坏蛋!」
--
  听到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有种莫名的成就感,我脸上挂着坏坏而且满足的傻笑,就像终於轮到我遇到这样好康的那种期待和兴奋,看她被我弄得羞涩腼腆的样子,带着坏男人的微笑,我伸手去拨她的头发,把侧边的头发拨到耳后,就像偶像剧常演的那样,「嘘" 你小声一点!」然后伸手牵起小白的手,「有人来吗?」她被我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嘘」-

-  其实我也不确定,可能是因为太紧张了,加上是在部队这么特殊的地方,而且当下很像在偷情,就会特别得小心跟敏感,一直觉得刚才我们两个声音真的蛮大的,不自觉的就想往更暗更多料件挡住隐蔽性高的地方躲去,小白因为被我牵着,也亦步亦趋的跟在我后面,匆匆忙忙的跟着我在货架后面躲了起来,还好除了晚上的风吹过树梢、树叶掉落的沙沙声和虫鸣的叫声,没有任何的人影或脚步声,我看着她,忍不住又贼贼的一笑,耸耸肩摸摸她的头表示安全没事,她忍不住打我几下,但是手很快被我抓住,抓着她的手,就像初恋牵到手那样的开心,那样的满足也不想放开,那种感觉真的很难用言语形容,左手牵着她,右手拍拍她的背,又稍带暧昧的抚摸她的后脑勺和头发,小声的跟她说「忙完了吗?你要不要先去睡,蛮晚了耶,剩下的我弄就好了」「还没。明天再弄好了啦,你不累吗?」「还好,有你陪我不太会累」接着我把我的双手搭上她的双肩,轻轻捏着她的肩膀,酸吗?「「嗯」-

-  毕竟她还是个22岁的小女孩,在我温柔的拍肩摸头和问候声中,她静静的,不再像聊天戏闹那时候一样活泼率性,后来我站在她身后,静静的按着她的肩膀、脖子还有双臂,她也让我静静的按着没有推开或躲开我,就像「与龙共舞」龙家俊她妈说的:「男人这玩意,摸着摸着,就来劲了!」按着按着,我发现我有种男人野性的冲动和欲望,驱使着我越来越大胆,我有企图的慢慢地靠向她,试探性的把她带往我胸口的方向靠近,终於让她静静的往后靠在我的身上,我不再只是按摩她的肩膀轻抚她的秀发,也轻轻滑过她的脸庞帮忙擦去她的汗水,挑逗似的,捏了捏她的脸夹,捏捏她的耳垂,「今天辛苦啰」我在她耳边轻轻的说,「嗯」小白好像融化了,感觉到她充满欲望的从鼻子里乎出气来回应着我,我只能说龙家俊她妈您真内行,听妈妈的话就对了,有了肌肤更进一步的靠近,加上她身上淡淡的体香,我不再含蓄矜持,我的手穿过草绿色运动衣的下缘进到里面然后在往上,我的手在小白的内衣里面,隔着胸罩来回抚摸着她的双峰,小白融化了,她的呼吸化做鼻息,呼吸有点急促,却仍然没有推开我,只是更沉更放松的靠在我的胸膛上,轻轻喘息着,「白" 我把胸罩解开,可以吗?」她没说话,可是却轻轻挺起身子离开我一点点的距离,虽然她没说话,可是我懂她想告诉我的意思,我直接把嘴靠过去,把舌头送进她嘴里,宛如失散多年的情侣一样,深深的交叠拥抱着,同时也把手伸到她背后,解放了Bra这层约束双峰的束缚,此时我的双手再也没有任何的阻碍,尽情游走在她平坦的小腹和紮实的双峰之间,时而往双峰画圆揉捏,时而往下平抚用手指轻轻游走她肚脐周围,尽情的享受她的体温和她胸部的饱满,其实小白也没有闲着,只是她可能比较害羞吧,也不像我那么放荡,说起来她有点迟疑也有点紧张,我发现她双手往后,似乎想要抱着我,也好像是在探索着什么一样,於是我帮她完成她的渴望,我转过她的身子,让她变成侧身,依偎在我的怀里,然后拉着她的手,放在我的胸膛,她也跟我一样的好奇,一样的渴望一样的揉捏着探索我的身体,就这样她抚摸着我的胸肌、我的小腹、我的手臂,像侦查兵一样去认识搜索我身体的机密,而我揉捏她的双乳、双臀,亲吻着她的双耳,诱惑着她,期望着点燃她那压抑的欲火进而发现更野性的她,接着我慢慢的再往未知的新大陆探索,我越过了军队很多人想进攻了解的地方- 她运动裤的松紧带,越过了好像是蕾丝材质的内裤,在那我稍做短暂的停留,享受那明媚的春光,依然还是轻轻的挑逗着,经过短暂的停留,终於进入梦寐以求的圣地,我摸到了水源地的毛丛,这时候调皮的用手卷起毛丛,像卷弄着头发那像。-

-  然后越过了毛丛,摸到了湿润的浅滩,接着脚步一滑,我的手跌进那条早已濡湿的小溪,来回划动着,享受那流水流过指尖的沁凉。-

-  小白被我的手指挑逗的也有点忍不住,右手在我的裤头上来回摸索,可能是女生吧,她还是比较含蓄,所以我还是扮演起主动的角色,我拉她的手直接伸入我的裤子,让她探索玩弄着神秘又神圣的象鼻,后来乾脆拉下裤子也拉下内裤,让我的象鼻雄纠纠气昂昂的挺立在她的面前,让她可以更大胆的爱抚和捉握。我不是她第一个男人,说不定早熟的她可能很懂得怎么取悦男人,因为我感觉到她的手,并不会让我不舒服,反而很兴奋也很爽,但她也没有敷衍的随意套弄,而是温柔的挑逗象鼻,时而用手握住爱抚象鼻,时而用指甲挑逗象鼻的鼻身和象鼻的邻居。
--
  我已经性欲冲脑了,整个人就是亢奋到不行" 我想要她,於是我用嘴巴直接含住她的小红枣吸吮着,也加快了右手的速度,专注的刺激她觉醒的野性和充血饱胀的阴蒂,「嗯" 哈" 嗯" 呜" 喔" 呼" 」不能发出太大声的小白,一直哈着气呻吟着,取代即将高潮的叫床声,小白似乎因为不能痛快的叫出声来而忍耐着,忍到表情都变了、腰也弯了,不知道是很舒服很享受,还是忍着不能叫出声一直压抑着,但我还是没有放慢我的速度,继续一次又一次快速的来回摩擦、按压着她的阴蒂,「嗯" 哈" 嗯" 呜" 喔" 呼" 」小白奋力咬紧牙关,突然她的身体收缩抖动,我跟她的第一次高潮就献给了我的中指和食指,我的手几乎泡透在她淋漓的汤汁里面,湿漉漉又黏答答,那时候我没甚么这类的经验,不知道女生高潮时的反应会是这样,我猜应该是高潮了,所以她有点虚弱的靠在我身上,我也抱着她靠在旁边的料件上,「舒服吗?」我带着气音抱着她,轻抚她的头发,在她耳边问着,「嗯" 」她还是有点害羞,依偎在我的怀里点点头,我继续静静的抱着她,抚摸着她的头发,享受她的体香,那时候其实很想更进一步,想把象鼻直接放进她温暖的阴道里面,可是那时候的我不敢,毕竟没甚么太多这样的经验,所以不知道怎么开口或接续后续的动作,也想在她面前当个好人,不要让她觉得我是为了她的肉体而破坏了这阵子培养出来的情感,就在这蠢蠢欲动几乎要忍不住冲动的渴望和不知道要不要继续下去之间徘徊犹豫。
--
  过不了多久一阵温暖的包覆感从我的胸口传来,是小白的小嘴贴上了我的奶头,可能那时候她查觉到我的表情有点复杂,她猜到了我的心思,所以我在想应该是小白想要回报我,她的手快速的套弄我的象鼻,一下紧握一下摩擦象鼻的鼻头,而舌头灵活的来回吸吮我的奶头,在这样双重的刺激之下,真的好爽好舒服,不知道过了多久象鼻有想要喷水的感觉,於是我拉住她的手,她抬起头我又深深的亲了她,再次相拥相吻,这次的喇舌,真的是压垮我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我把她转过身背对着我,象鼻往前顶,顶在她还未脱掉的内裤上反覆摩擦,却让我和她两个人的欲火烧更加厉害,已经有点失去理智的我把她的小裤裤脱到大腿,沾着她分泌的水往前一顶,我进去了半个象鼻,小白回头看我,表情有点紧张一直摇头,但是她自己却也无力脱离我们的连结,她矛盾也舍不得,感觉的到她也想要,同样的我也是一样的心情,於是我双手抓住她的屁股往后一拉也同时往前一顶,象鼻全部尽入她的身体里面,然后我的腰往后一退抽了出来,又再往前顶的快速插了进去,小白还在摇头,手也来轻推我,终究我还是退了出来,只有抽插了两三下,因为我不想硬着来,也不想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反正有尝到甜头了,还怕没机会吗?
-
-  所以我硬是忍了下来,也许她知道我的体贴,她来帮我擦掉身上的汗水,又给我深深的一个吻和拥抱,这时候我调皮的把右手食指和中指放入嘴中,小白知道我想做甚么,紧张的拉住我的手,「不要啦" 今天还没有洗澡,味道应该很骚」她不好意思的说着,我笑笑的点点头,可是还是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尝了一下味道,结果还是被她发现了,「你很故意耶」伸手打了一下我的手,然后我们整理好衣服和简单收拾一下加班使用的工具,一起回各自的寝室休息。
--
  隔天我很惊讶我们两个人像平常一样,没有特别尴尬也没有特别奇怪,像是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但当那天过完夜晚又降临时,我和她再一次在那个属於我们的小小天地约会,然而一切将跟之前不再依样,那天我们一开始一样加班弄东西,可是没多久,我们就躲到昨天偷情的秘密基地,像是都已经准备好了一样,我们不再害羞和拘束,直接抱在一起喇舌,就这样一路进行昨晚没有完成的事情,那晚我射了两次,从那天以后晚上加班,原本是一份烂差事,却变成人生中最快乐的「鸟」事,虽然不至於到每晚都做,可是那种情愫就是不一样了,偶尔的摸摸亲亲抱抱,能在枯燥乏味、死板严格的军旅生涯中,真的实在很难想像居然会有这种福气和享受,也为我的军旅生涯增添了很多色彩。
--
  我们甚至有在一次留守的时候,在大寝做过,那真的比在秘密基地来的舒服多了,起码有床可以躺而且又更加刺激,因为不知道甚么时候可能会有人经过,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有够好胆的,穿着军中的衣服在部队的大寝,就算是A片也不一定能在这样的环境和这样的状况下拍吧。-

-  尽管小白不是我遇到过最温柔的女人,也不是身材最好或是最白皙的,但那段时间和她一起做假报表、赶工刷漆、到处搜刮器械挖东墙补西墙、假借加班之名行偷情之时的日子,我想对我来说都是种骄傲和令人难忘的记忆,就像小白跟我说过,有时会她会有种错觉,她觉得我和她就像一起服役的小夫妻一样,每天一起努力敲敲打打为了生活打拼直到夜深凌晨,才有属於我们自己的时间,也才能感受到彼此熟悉的温度。
--
  小白其实很向往这样的日子,只是没想到却在军旅生涯中认识我,在我身上找回那种感动,我们最终没有在一起,虽然当年还很年轻,我在部队里面占的又是上士缺,好几次我在冲动之下还真的差一点点为了她签下来,可是阻止我的却是她,小白说:「男人在这里会没有梦想没前途的,你这么认真有理想又这么有本事的人,出去吧" 你会过得更好的,相信我,我比你早出过社会。」她认为自己会成为我的负担,她不愿意去承受别人的眼光或是去思考我的家人可不可以接受她有机会聚聚但是不要奢望在一起会有什么美好的未来,就这样在我退伍以后,不到半年我们就像两条平行线一样没有交集了,在军中短暂的交会以后,又各自分开,各自往不同的天空飞翔。
--
  尽管现在没有联络了,我还是会常想起她,如果我们还可以像当年一样的天真一样的忙却也一样的单纯呢?-

-  如果我们当初在一起现在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呢?-

-  还是其实一切都是我想多了,说穿了其实是我自己不敢去找答案,因为我怕答案就像她说的一样现实,到那个时候我们彼此会不会反而更加的难过与不舍?
-
--

-  【完】
上一篇:极乐之行 下一篇:校花母狗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