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25)(大结局)
【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25)(大结局)
 字数:37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五)(大结局)
 
  美人慢慢跨坐在虎哥还没硬起的身体上方,轻轻坐了下去,用蜜口轻轻压住 了柱体,然后看着眼前的男人,脸慢慢红了,低下头,低低地叫到:「夫君……」 
  ,这一声,真是前所未有的妩媚与娇羞,加上那如丝般的温柔,真是柔倒千 万英雄汉啊。
 
  「你,你叫我什么?」虎哥的眼睛似乎快要瞪出来,那表情似乎要把自己的 耳朵掏下来再听一次,不过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硬起来的巨物却说明他并没有听 漏。
 
  感受着身下的男人那迅速变得火热粗大的下体,不由得有点羞涩:「夫君~ , 妾身还是无法叫你『老公』,但是,妾身却可以成为你的娘子……」虎哥仿若到 达了天堂,有点不知所措:「韵,不……娘,娘子,我,我太开心了,我爱你!」 
  「夫君,已经硬了呢。」「因为娘子太美了,我……不,是为夫想要占有娘 子,想要和娘子合为一体!」「那夫君还不扶好,让妾身好好量一量夫君是否有 资格得到妾身。」说完,美人便轻轻起身,放开了那巨大的阳物,虎哥急忙扶好 巨龙,将它对准了娘子的下体。
 
  只见那美人,轻轻坐下,那巨龙也一寸寸地消失在了美人那柔软的花谷之中 ……「呼(呼)!」两人同时吐出一口气,然后,意外地异口同声地道:「夫君 (娘子)!!」两人同时一愣,然后男人嘿嘿笑了笑,美人则红着脸低下了头: 「夫君先讲。」
 
  「娘子的里面,好紧、好滑,还一下一下地吸着,为夫用了这么久了反而让 人有越来越紧的质感,这就是传说中的名器淫穴啊,为夫真的是三生有幸,能与 娘子这样的美人共结连理!对了,咱们的连理枝不就是永结连理,不离不弃的意 思吗?亏得你还故意告诉他纹身师是个男的,也是辛苦了。」
 
  「夫君真是坏心眼,不要这样说了,不然我,不然妾身要生气了!」看来韵 还真是差点生气,不过她也就是说说,想到连理枝,她又不由得有些不快:「当 时那个纹身师还真是流氓,他不仅偷偷看妾身的照片和证件,还在纹身时偷偷摸 妾身的乳,乳房。」
 
  「嗯!?竟然有这回事,这小兔崽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蒙着老子的 面摸老子的女人!」听到「老子的女人」,韵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红晕,然后说道: 「他竟然威胁妾身,要把妾身和夫君一起纹身的情况说出去!」「啊!那娘子是 怎么办的,没有被他占便宜吧?」「……」「他做了什么?」男人开始有点生气 了,看来要教训教训那个家伙了。「也没什么,毕竟妾身自己也有点手段,不过 ……」「不过什么?」「不过最后还是让他隔着衣服摸了妾身,一边让他自己自 慰射了。」「这家伙,竟然摸着我家娘子来了一发,看我之后不打断他的腿!」 「不是一发……」韵的声音变得更低,「是三发,妾身刚下班,准备回家洗澡就 遇到他了,在路边的宾馆里,他把妾身摸了个遍……」
 
  男人听到这里,似乎再也无法忍受,扶着美人的腰开始从下往上挺动起来。 
  「夫君,难道有感觉了吗?听到妾身被侮辱,兴奋了吗?真是变态!」「我, 我只是……」虎哥也回过神来,自己今天是怎么了,老是被牵着鼻子走。「那, 夫君想听听妾身和『他』的生活吗?」「不,不是你说不能提吗?」「当我取下 戒指时,可以,但只能我说,你只能听或者提问,回不回答是我的自由。」虎哥 不由得感叹,这下又变成「你」了,女人翻脸真是比翻书还快……
 
  「他每次做的时候都很小心翼翼,生怕伤到妾身,或者说怕让妾身感到不快, 而且妾身和他通常只用正常位,他也很快就能射,虽不持久,妾身却每次都能感 到一丝幸福。」韵想起和某人做爱的感觉,他老是傻傻的,做爱时随不能给她太 多的高潮,却给了她很多甜蜜与温馨……
 
  「那他和为夫有什么不同呢?」虎哥小心翼翼的发问,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 动作。身上的美人自然知道男人想问什么,不过她却没有立刻回答,反而缓缓起 身又坐下,让彼此的性具开始慢慢磨擦,同时闭上眼睛,似在比较「他」和「夫 君」的不同……
 
  「夫君比他大很多,也硬了很多,而且,他的是火热,夫君的却是在发烫。」 缓缓起伏的美人开始渐渐动情:「他每次就是在和我造爱,让妾身有一种平等的, 受到尊重的幸福感。而夫君……」美人一边起伏一边说话,似乎有些害羞:「夫 君每次都有新花样,妾身本是爱好平淡之人,但遇到夫君后,却有了一种被打败, 被征服的感觉,每次都被夫君的坏东西弄得死去活来,而且,每次夫君玩新花样 时,妾,妾身,都有一种被『使用』的感觉,那种感觉,总让妾身脸红心跳……」 说道这里,美人已经声若蚊蝇……
 
  「那是为夫的好还是他的好?」虎哥用手掌握住一只上下翻飞的玉乳,仔细 把玩着。「和,和他在一起就是他好,和夫君在一起就,就是夫君好。」「娘子, 我真的想知道……」「是,是夫君的好,好一点,夫君每次都顶得妾身胀,胀胀 的!」美人的话语随着自己的动作和男人的爱抚渐渐变得断断续续。「除了胀胀 的呢?」「除,除了胀胀的,还,还有把,把妾,妾身,烫,烫的暖暖的,每, 每次妾身都能得到满,满足,啊~ 啊!夫君好厉害!」快到巅峰的美人第一次说 出如此不要脸的情话,不过她却似乎毫不害羞,不,应该正是这样的时刻,她才 会说出这样的话,刺激男人,也是刺激自己。
 
  「那夫君肏得你舒服吗?」虎哥第一次用「肏」这个字来形容。「舒,舒服, 夫君肏,肏的妾身快升天了。」美人红着脸,用力夹着男人的阳物,快速地坐起 落下,两人的交合处发出了「噗滋噗滋」的淫靡之声。「那还不谢谢夫君,夫君 的宝贝可是追着娘子追了很久才追求到了娘子的蜜壶呢。」「谢,谢谢夫君,谢 谢夫君的宝,宝贝,妾,妾身的蜜,蜜壶不懂事,呜呜~ !顶的好深!」「没关 系,毕竟,为夫的肉棒就是为了肏娘子的小穴才来到这个世上的,为了与娘子的 小穴成为夫妻才诞生的,娘子你呢?」「妾,妾身……」韵的目光有些挣扎,但 看到男人那恳求的目光,却还是说出来那动人的情话:「妾身的蜜,蜜壶,是为 了承,承受夫君精液的,的注射,为,为了接住相,相公的精子而存在的,妾身 ……奴、奴家的小,小穴,是为了与相公的阳根团聚才出,出生的!」说到后面, 美人的话语也越来越高昂,称呼竟也变成了没听过的「相公」、「奴家」。 
  听到这无比淫荡的情话,身下的男人不禁感到血脉喷张,突然将美人抱起, 站了起来,美人一声惊呼,双手环在男人的脖子上,长腿紧紧夹住了男人的粗腰, 只剩下体还连在一起。男人抱着美人来到窗帘边上,拉开了窗帘,把美人放在出 现在眼前的落地小窗台上,玉背靠在了玻璃窗上。
 
  「不要!」美人一声慌乱的惊叫。「现在大晚上的,这里又是4楼,没人看 得清的,娘子又只有背影……」虎哥快速地抽动下身,「让别人看到又怎么样, 娘子都被别人摸遍了……」「夫君,坏,坏心眼,总是欺负,欺负奴家,啊~ 好 美~ !!」「说,你的下面在干什么?」「奴家的下体,在,在夹紧,在,在榨 取夫君的大棒棒,想,想让它吐出精液。」「那你还不帮帮她?」「嗯~ ,夫君, 请夫君把,把夫君的种子都赏给奴家吧,奴家想要夫君的种子!」「那就给你吧!」 男人再也忍不住,下身使劲一挺,尽根而入。「啊,啊啊~ !」美人仰天尖叫… …
 
  高潮过后,美人只呆呆的坐在床边,双目有些无神,似在为刚才自己的疯狂 而失神。「娘子?」虎哥在身后试探道。韵身体一震,然后转头笑道:「夫君, 先去浴室等着妾身吧,妾身收拾一下就过来。」虎哥大喜,先走向了浴室…… 
  坐在浴缸之中,虎哥似在喃喃自语:「兄弟,弟妹……韵真是太迷人了,我 都快要真正爱上她了,或许,下一次,我就不是玩玩,而是真心投入……不,或 许,刚才我就已经在投入了。我保证,这份爱只会埋在心里,我这样的人配不上 她,但做的时候,我会把她当作自己的妻子,当然,你要我结束我也会随时立刻 离开,但是,我怕是会说出一切……」
 
  看着眼前那大量的小屏幕,听到虎哥的自语,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做…… 
  因为,今天,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想到这里,我不由得看向了那个 让我陷入地狱的身影,不过这一看,却又让我心疼了……
 
  韵的背影仍旧是美丽动人,但那微微耸动的双肩却说明了美人此时并不冷静。 
  美人的抽泣渐渐平息,本以为她会有所动作,但她却开始低头自语:「我是 一个没用的女人,不能让丈夫对我提起性欲,但却在外面跟别人有了关系。本来, 我想用自己的生命了结这一切,但我却不忍心让自己的丈夫受到伤害,因为,那 个傻瓜一定会因为爱我和对我的愧疚随我而来。我曾发誓自己的一切都是他的, 他想要的一切我都会给他,那么,他想让我变成什么样,我就变成什么样,我要 把自己的一切都展现给他,哪怕我已经不洁,但我仍旧只属于他,不论何时,何 地!」
 
  「但我还是有些生气,他怎么能这样,这对我不公平,所以,今天我就要报 复一下他,不过,刚才,我的确进入了前所未有的高潮!那个负心汉总以为一切 都尽在掌握,但是,每次都是我来收拾残局。而现在,我还得去和那个男人欢好!」 说完,韵默默起身,裹上了浴巾,走向了门口。
 
  看着韵的背影,我心中一片混乱,韵在说什么,她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 懂,韵,你回来,你回来啊……
 
  仿佛听到了我的呼唤,韵停下了,缓缓转身,掀开浴巾的下摆,用食指挑了 一层流出的厚厚白液,沉默地看着,忽的抬头「看」着我,一边将手指伸入嘴中, 慢慢地吮吸,然后,露出了一个羞涩的微笑,两颊,不知何时,却已经泪流满面, 「磊,韵这样做,你喜欢吗?」然后转身,缓缓走远……
 
  我的眼睛不知何时已经朦胧模糊,迷迷糊糊中,只见得浴室之中两个朦胧的 身影深情对视,然后缓缓重合在一起……
 
  我们,即将步入深渊……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