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兰德   成人电影   

泰兰德


月圆之夜,神殿之巅。

泰兰德心在滴血,自己的两个儿子竟彼此仇视到了这种地步,非要分出你死我活才肯罢休,她又偏偏无力阻止,只能亲眼目睹他们同室操戈。银色十字架在月光下惨白如霜,锁链牢牢束缚着泰兰德娇躯,繁杂的魔法阵抽干了她所有力量。

夜风凛冽,扑面如刀。静谧的时刻瞬间一去不返,灵魂守卫怒吼一声,化作一个闪电环绕的黑色光团,伴随着剧烈的空气震荡,陡然间出现了三只巨大的黑色恶魔。恶魔双翼伸展开来遮云蔽月,肌肉隆起的粗大手臂聚拢前推,朝着敌法师发出一颗颗碧绿色的火球。

敌法师以一对三并未慌乱,敏捷的身形灵巧闪躲着攻击,倏然闪烁到中间那只恶魔身边并迅速祭出月刃用力挥舞。破空声响彻黑夜,受到重击的恶魔眨眼间支离破碎,变回黑色光团后消失无踪。敌法师尚未收势,忽然感到空气开始异样波动,果不其然,虚空之中仿佛湖面般产生大片涟漪,倒映出一个虚幻的敌法师影子。

庞大的吸引力使得敌法师举步维艰,虚影复制着他本体的动作,月刃舞动如风,招招狠辣,式式夺命。敌法师狼狈不堪地死死防守,一边招架凌厉月刃,一边闪躲威猛火球,形势岌岌可危。

泰兰德瞧在眼里,急在心中,恨不得跪在他俩跟前,只要能阻止这场惨剧发生,无论做什么都在所不惜。可惜任何挣扎都只是徒劳,泰兰德甚至连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呆在十字架上心碎欲绝。

余下的两只巨大恶魔嘴角齐齐抽动,仿佛展露邪笑,手中发出的惨绿火球更加强大,直将空气也瞬间蒸发。敌法师苦不堪言,身上已被虚影划破几道口子,淋漓鲜血随风飘散,疲累不时涌上心头。终于挨到闪烁冷却时间结束,敌法师鼓足力气发动特技,突然从恶魔的视线里消失。

月神殿存在至今,不知被加持过多少防护结界,却依然在灵魂守卫的霸道攻击下满目疮痍。惨绿火焰仿佛来自地狱,任何东西一触即燃,整个神殿置身火海,浓烟滚滚煞是恐怖。

「玛吉纳,你这个懦夫,只会躲躲闪闪,有种就出来决一死战!出来,胆小鬼,出来啊!!」恶魔高大的身影裹在黑烟中显得模糊不清,找不对手后气急败坏,开始放声怒喝。

躲在暗处短暂休息的敌法师苦思对策,但却毫无办法,只能寄希望于传言是真的,毕竟此类变身法术都是有时间限制的,力量越强大,时限也就越短。

「懦夫,再不出来,我就杀了泰兰德!哈哈哈!!你们母子去另一个世界见面吧!!」黑色恶魔并未妄言,浑身剧颤,道道黑色闪电盘曲如龙,缓缓游动到手中后互相融合,与此同时另一只恶魔也凝聚出一颗巨大无比的绿色火球。闪电与火球陡然间汇在一处,黑绿交加的光团颤动着飞向十字架。

敌法师看着射向母亲的光团,目眦欲裂,再也不能逃避,一个闪烁出现在十字架前,月刃划过数道奇异的弧线,竟然将光团劈成碎片而没有引爆开来。

灵魂守卫化身的黑色恶魔见状瞠目结舌,不由得停止动作,敌法师瞅准时机,健步如飞,朝恶魔冲去,双臂以一种奇妙的韵律挥动起来,月刃仿佛变作当空皓月,在绿焰与黑烟中格外醒目。

或许是拖延时间起了作用,另一只恶魔幻象化作黑色光团后消失,只剩下灵魂守卫本体了。胜利唾手可得,敌法师再次闪烁,高高跃起的身子瞬间出现在恶魔头顶,两只月刃沿着奇异的弧线切向对手。

黑色恶魔力量有余敏捷不足,腾挪躲闪显得力不从心,短短一会儿就身中数下,只觉得原本无比充盈的魔力仿佛被割破皮肤的月刃给带走了。情形急转而下,灵魂守卫始料未及,再也无力维持恶魔形态,一阵黑光闪过变回手持碧绿月刃的半精灵。

敌法师显然不给对手任何机会,一鼓作气势如虎,凌厉月刃运转随心,将灵魂守卫压制地毫无还手之力。一道道伤口从哥哥身上出现,敌法师忽然有些恍惚,这样做到底对吗?

就这一愣神的功夫,眼看就要伤重不支的灵魂守卫开始默念咒语,但见兄弟二人同时一颤,两个不规则的绿色光团从各自胸腔飞出,扑向对面后迅速融入他们体内。

形势再次逆转,敌法师跌倒在地,浑身剧痛四肢无力,仿佛对手所有伤势都转嫁到自己身上,而刚刚即将落败的灵魂守卫却眨眼间生龙活虎起来。碧绿的月刃架在敌法师颈上,鲜血自伤口中汩汩而下,灵魂守卫沉默半晌,心中犹豫不决。

一旁观战的泰兰德浑身香汗漓淋,几欲虚脱,这场惊心动魄的对决比她以往遇到的任何情况都要劳心费神,甚至就快要了她的命。苦于檀口被堵,泰兰德无法言语,只能心中默默祈祷,期盼月神显灵,快些结束这一切。

敌法师远转起最后一丝力气,暗暗凝聚出一颗蓝白色的炫目光球,在感应到灵魂守卫心中闪过的恶念后狠下心来将最后一招甩了出去。结果自然是两败俱伤,遭到「法力虚空」重击的灵魂守卫呕出大口鲜血,手臂顺势一带,碧绿月刃在敌法师身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深可见骨,几近致命。

两兄弟倒在地上生死不明,这种局面显然超过了泰兰德的接受程度,前任月之女祭司再也不堪重负,昏死过去。

啪啪啪!「真是精彩!」低沉而又略显嘶哑的男性嗓音划破寂静,空间开始扭曲,陡然出现的人影渐渐清晰起来,仔细看去,竟跟两兄弟长得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是那双蕴含了无尽沧桑的眼睛燃烧着碧绿的火焰——伊利丹·怒风!!

惨绿色的地狱之火在伊利丹跟前温顺如宠,乖乖四散开来后逐渐熄灭。

伊利丹走到泰兰德跟前,目光如炬,碧绿火焰腾空而起,将银色十字架连同束缚她的所有器具焚烧至虚无,但却没有伤到泰兰德分毫。温香入怀,伊利丹脸上的表情诡异莫名,挥手召唤出一张大床,将泰兰德轻轻放好。

此时的伊利丹极尽温柔,仿佛呵护最心爱的情人般抚摸着泰兰德的肌肤,海枯石烂,此心不渝,奈何造化弄人,为时已晚。伊利丹叹息一声,痴痴地望着夜空中圆月如盘,洒下遍地银辉。

泰兰德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好像置身于沙滩之上,清凉的海水轻轻漫过身躯,冲去了所有疲累;又好像包裹在棉花团里,温暖的软絮柔柔拂遍全身,送走了一切烦恼……

嗯,好舒服,泰兰德无意识地呓语着,紧绷的俏脸终于舒展,绝色姿容散发出神秘月光,如同一把利剑,狠狠刺入伊利丹心房。痛苦如此强烈,就连毙命于黑暗神殿也不及其万一,伊利丹颓然坐倒,胸中起伏难定。

我浴火重生,创世造物,掌控一切,却唯独无法抓住你的心。为什么,为什么事到如今,你依然选择了月神?!泰兰德,没有人能阻止我,即使是你!对不起,我别无选择……

碧绿火焰从伊利丹眼中流淌而下,转瞬燃遍全身,如同凤凰涅盘,他逐渐淡化的身影发出两道幽光,分别照向敌法师和灵魂守卫,最后在两兄弟恢复清醒的那一刻彻底消失。

睡梦中的泰兰德忽然流出泪水,晶莹如玉,就连天上的月亮也仿佛失去颜色。

唔,敌法师从地上爬了起来,紧蒙双目的黑色布条不知所踪,身体机能也回复到最佳状态,就好像之前的激烈战斗并未发生一样。古色古香的檀木大床突兀地横在他跟前,轻纱罗帐掩盖不住里边的如玉美人。

依稀传来的软语呢喃仿佛一只只灵动小手,分开朦胧的纱帐,将敌法师拉倒在床。一入眼帘,便是母亲那圣洁而又魅惑的赤裸躯体,敌法师残存的理智瞬间灰飞烟灭。

只剩下本能反应的敌法师撕碎自己的衣物,扑向泰兰德,粗野的动作比起平日来大相径庭。欲火中烧,五内如焚,敌法师就像一只扑食饿虎,贪婪地嗅着即将到口的美味佳肴。

泰兰德依然深陷梦中,并未发觉儿子的所作所为,只是她紧蹙的蛾眉似乎蕴含着什么。

无数次幻想,无数次期盼,无数次愧疚,无数次彷徨。敌法师终于亲历此景,没有理智的告诫,也没有道德的约束,更没有他人的阻拦,这一切都只赖于本能。

粗长的紫色阳具青筋毕露,如同一杆血色长枪,冲破世俗,一往无前地刺了出去。扑哧!敌法师终于进入母亲的身体,那狭窄的蜜穴早已春潮泛滥,恰似云雾弥漫的水帘洞,柔嫩的穴壁像是万千小舌,齐齐开始舔吮。

泰兰德紫罗兰色的皮肤微微泛起细汗,散发出似麝似兰的醉人幽香,纤长的睫毛轻轻抖动,好像下一秒钟就会睁开眼睛。敌法师完全沉溺于母亲的迷人肉体,阳具抽送起来大开大合,真个是沙场铁枪横扫千军如卷席。

激烈的肉搏声传出老远,仿佛回荡在月神殿中。

感受着母亲在猛烈攻势下婉转呻吟,尽管只是处于无意识的状态,敌法师仍然欣喜若狂,本就非比寻常的阳具又暴涨一圈,齐根没入蜜穴后直把母亲的小腹也顶出一个凸起。母子紧贴的私处不时飞溅出淫水,伴随着打桩机似的连续猛插,发出淫靡绝伦的交合声。

欲望像是越涨越大的气球,带给敌法师前所未有的兴奋与迷乱:母亲,你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我要你!鬼使神差下,敌法师吻住泰兰德嘴唇,舌头粗暴的顶了进去,竭力吮吸着甘甜的津液,粗重的鼻息重重打在她脸上。

彼此的舌头紧紧痴缠,阳具和阴穴严丝合缝,从未有一刻与母亲如此亲密,敌法师仿佛回到了孩提时代,回到了婴孩时代,回到了母亲腹中……梦中的泰兰德与丈夫玛法里奥共赴巫山,云雨不歇:时而在沙滩,时而在草地,时而在海里,时而在云端。这样放纵地交欢是她前所未有的体验,即便是曾经的他,也显得力有未逮。

积土终成山,敌法师攀至顶峰,坚硬似铁的阳具顶开母亲的子宫口,粗大的龟头钻入那曾孕育他的神秘地方。剧烈痉挛中,敌法师滚烫的精液径直射入母亲的子宫,一波又一波,灌满体腔的白浊液体倒涌而出,沿着母子二人的大腿缓缓流淌。

敌法师长舒一口气,轻轻松开环抱母亲的双臂,神色复杂地看着她美艳绝伦的面容。倏然间,泰兰德睁开双眸,那一瞬月华满天!

字节:7612

【完】
上一篇:吞噬的野心 下一篇:薄情郎负心汉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