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王阿姨   成人电影   

我的王阿姨

林万生是一个21岁的青年,180的身高配上健壮的躯体成为了大学篮球队的主力,因为长得帅,大学里有很多的女生都很喜欢林万生。

  而林万生才是喜欢邻居的王阿姨,王阿姨本名叫王月儿,是个公司会计。30岁的王阿姨有着165的娇小身材,娃娃脸有着一种不属于妇人的可爱,因为丈夫是个酒鬼所以经常喝的烂醉如泥回到家打骂王阿姨,真不知道王阿姨那种温柔的人怎么会嫁给一个酒鬼,这是林万生经常想的问题,因为互相做邻居做了5年,所以两家人很是熟悉。

  因为学校离家不远,所以林万生这个大学生并没有住校,而是选择住到家里,星球六的下午林万生照常从家里面出来做个饭后运动,当走到小区西门附近的时候,传来女生的哭泣时,伴随着男人的辱骂时声,『这个声音听起来很熟悉,对了,是王阿姨的声音,王阿姨怎么哭了,还是去看看把』一想到是邻居王阿姨,林万生就快步跑了过去。

  映入眼帘的情景让林万生怒火中烧,只见水泥地上侧做着一个妇人,浅蓝色的连衣裙上有着数个脚印,而妇人可爱的容顔此时布满了泪痕侧脸还有一个巴掌印,正是王月儿本人,旁边则站着一个中年男人,此刻中年男人打着满嘴的酒咯嘴唇大张骂着一些脏话,「贱人,我喝酒就喝酒,你还敢管我,真是个贱皮子」。

  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王月儿的老公陈关,此时陈关喝的醉醺醺的,正对着王月儿发酒疯。

  听着男人的叫骂声,林万生大喝道:「闭上你的脏嘴」,林万生的一声大喝吓了陈关一大跳,中年人看到眼前的高大青年,一时没认出是自己邻居的孩子,叫嚣道:「哪来毛没长齐的小娃娃,滚回家去找你妈喝奶去」。而坐在地上的王月儿听到是邻居家的孩子的声音哭泣渐渐小了下来,只是轻微的抖动着身体。

  林万生二话不说,上前一步直接来到陈关的面前一拳打在了陈关的脸上,放倒陈关后,林万生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陈关不屑道:「真是个人渣」,不在去看那不省人事的陈关,径直走到王月儿面前蹲下身来,看着身体轻微抖动的王月儿,林万生心里一阵心痛与怜惜,轻声说道:「王阿姨,你还好吗?我是万生,王阿姨我抱着你回家吧,好吗?」。

  王月儿微微的点了点小脑袋,看着王阿姨同意,林万生轻轻的抱起王月儿,生怕碰到了他的伤口,向着住户楼走去,看着怀中低着小脑袋的王阿姨,林万生再一次轻叹『为什么王阿姨这么可爱的女人,会嫁给哪个像猪一样的男人』。

  「万……万生……谢谢你」。

  王月儿柔柔的声音从怀中传来,低头看着怀中娇小的人儿,林万生笑道:

  「王阿姨这样说就太见外了,怎么说我们也是邻居,王阿姨也是我的长辈」。

  王月儿擡起头看着这个抱着自己的青年,正温柔的的对自己微笑,眼圈一红,眼泪又不受控制的留了出来。

  看着怀中人又无声的哭泣,以为王月儿身体被打的地方开始疼痛,林万生着急道:「王阿姨你怎么了,是不是很痛,要不我们先去医院,在回家吧」。

  王月儿看着这个为自己着急的青年,摇了摇头,小声说道:「阿姨不痛,万生你送阿姨回家吧」,说完便再次低下了头,俏脸一片绯红。

  林万生还想再说什么,但是看到王阿姨低下的头颅终归还是没说什么,继续走向住户楼,王月儿家是10号楼3单元301,对面的302就是林万生他们家,因为王月儿家离小区西门并不是很远,没走几分锺便到了王月儿家里。

  林万生在一片不舍之中,把怀中柔弱的人儿放在了沙发上,看了看低着头的王月儿,转身准备离开,刚走一步便感觉到衣角一紧,低头一看,只见一只雪白的小手轻轻拽着自己的衣角,这时响起了王月儿那柔弱的声音:「万生……在……在陪陪阿姨好吗」,听着这柔弱的声音林万生心里乐开了花,正好求之不得,当下便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静静看着旁边自己的王阿姨。

  「万生,你不会不会觉得阿姨很贱」。

  「在我的心里王阿姨就是一个纯洁美丽的女人」。

  听到王月儿问话,林万生立马开口说道,看着眼前的英俊的青年说出这么暧昧的话语,王月儿脸红了红,低声说道:「你先在这做一回,阿姨先去换一身衣服」,说完王月儿走向了自己房间。

  林万生听到这话,不禁楞了一下『王阿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把换衣服告诉我呢,难道是王阿姨……』想到不堪处林万生嘿嘿笑了起来。

  「万生,怎么了」。

  听到说话声,林万生擡起头来,不禁心神一晃,好一个美丽可爱的玉人儿,只见王月儿穿着上半身穿着一件纯白的短袖丝质白衣,而下半身才穿着浅米色的及膝长裙。

  王月儿此时内心则喘喘不安,这身衣服是半年前买来的,一直舍不得穿,从来都是小心的收在一柜子里,在换衣服的时候看到柜子里这件珍藏的衣服时,心中一动,穿在了身上。

  听到王月儿在问自己,林万生不由说道:「王阿姨,你真的好美,好漂亮,真像是那坠落人间的仙子」,听到林万生的夸赞,王月儿甜甜的笑了笑,接着俏脸一片火红道:「万生,阿姨想要你……想要你疼爱阿姨」,说道最后一句时王月儿的声音犹如细纹般,几不可闻,小脑袋都快低到了胸前。

  林万生不可置信的当大了嘴巴,颤声说道:「王……王阿……王阿姨,你说的是真的吗?」,好不容易说完了一句话,林万生激动的直喘着粗气,深怕自己听错了。

  王月儿轻轻的「嗯」了一下,便走进了自己的屋子。

  看着自己的王阿姨扭着圆润挺翘的屁股走进了屋子,林万生欢呼了一身便快步跟了上去。

  王月儿的屋子除了靠门下方的三个衣柜,和正中间的双人床,便在没有任何东西,此刻双人床上正坐着自己朝思暮想了5年的可人儿,林万生那还能忍得住,直接扑了过去,把王月儿扑倒在了床上。

  看着身下紧闭着双眼,满脸火红的尤物,林万生温柔的说道:「月儿,从我上初中便喜欢上了,那时我每天想到的都是你,到了高中对你的想你更是与日俱增,为了能每天看到了,我才考到了离家里不远处的大学。」,王月儿听到林万生喊自己月儿,心里又甜又喜,当林万生说道从初中便喜欢自己,王月儿则是吃惊的张大了双眼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青年。

  看着王月儿吃惊的张开小嘴的可爱模样,笑道:「我的好月儿,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今天决定把你交给我呢?」。

  王月儿扭了扭娇躯道:「万生,从来没有人对阿姨好过,除了已过世的父母外,就属你对阿姨最好了,当年阿姨被单位的陈关强暴,本想一死了之,但是那陈关却跪下来说爱了我很久,只要嫁给他便一定会好好的待我,看着身下跪着的人,我真恨,恨自己没有早一点看清楚这人的嘴脸,但是想到老家中的父母,深怕自己被强暴的事情被父母,怕父母伤心,找陈关拼命。便答应了陈关的要求,结婚一年后父母便过世了」,想到伤心处王月儿留下了伤心的眼泪,看的林万生心里一阵心疼。

  亲亲抱起流泪的可人儿,轻吻掉怀中人留下的泪珠,王月儿对着林万生嫣然一笑,接着说道:「自从父母过世,陈关不思进取,天天喝酒玩乐被单位开除,无所事事的陈关除了问我要钱喝酒,便对我拳打脚踢,一直过了5年,每天都是一种煎熬,我想过离婚可是他不肯,他说要是离婚的话,便把*奸我的事告诉全公司,我心里害怕,再也不敢提离婚的事。

  直到今天他又问我要钱喝酒,我没给,他便再次打骂起我来,我实在承受不住了,我想到既然这样痛苦的活着,不如自杀去地下陪伴父母吧,这时万生你出现了,先是打倒了那人,接着来到我的面前关心的问我有没有事,温柔的抱我回了家「说道这里王月儿看以了一眼林万生羞红着脸不在说下去。

  知道了来龙去脉,林万生恨声道:「妈的,真是个人渣,真应该把那人渣的腿打断,手打折,让他做个名副其实的废物,」看了眼怀中的人儿,柔声道:

  「月儿,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林万生的女人,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了,我会让月儿永远幸福」。

  听着林万生的表白,王月儿羞红了点了下头,看着怀中温柔乖巧的可人儿,林万生再也忍不住一口擒住了了那朝思暮想的小粉唇,怀中人儿嘤咛一声,身子便软了下来,无力的双臂轻轻攀上了爱郎的脖子。

  林万生把王月儿放倒在了床上,自己的大舌头追捉着那散发出一丝诱人香甜的丁香小舌,双手也不闲着,左手搂抱着王月儿那盈盈一握的蛮腰,右手则钻进了王月儿的上衣里面覆上了那柔软滑腻的大乳房,原来王月儿除了外衣,里面便什么也没有穿。

  感受的手中的柔软滑腻,林万生色笑道:「原来月儿在换衣服的时候就准备好了,怪不得要穿上这件漂亮的白衫,真是个小妖精」。

  「万生,我就是你的小妖精,只做你一个人的小妖精」,王月儿娇羞道,身子向上挺了挺,好让爱郎抚摸的更多。

  林万生那受得了快速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看着眼前健壮的男性躯体王月儿立马羞红了脸,当看到林万生胯下那根挺立的长龙,心中更是又惊又怕。

  看着此时脸红娇羞的王月儿,林万生觉得此时的王月儿真是美的不可方物,胯下长龙好似感觉到主人内心此时的想法,不由向上跳了跳。

  等脱掉了王月儿的衣服裙子,看着眼前洁白如玉的酮体,林万生不由感叹道,自己的月儿的身体竟是如此的美丽性感,只见雪白的乳房俏生生的立在胸部之上,淡红色的乳晕的之上挺立着一颗淡粉色的小乳头,因为刚才的抚摸,已微微硬挺起来,雪白的挺直大腿中间有着一抹黑色的小密林,密林下面的粉色幽谷已是从那小茎之中留下一丝透明色水迹,就连那浑圆挺挑的美臀也沾染上一丝,大腿下的雪白小足上,脚趾微微卷曲着着,显示出主人内心此刻的紧张之情。

  因为佳人的紧张,全身浮上一层娇红色而轻轻颤动着,带起一波乳浪臀波,林万生真是看花了眼,柔声说道:「宝贝,现在就让我好好的疼爱你」,说吧腰身向前一挺自己胯下粗大肿胀的阳具以插入那幽谷之中,被那紧致潮湿的媚肉紧紧包裹住自己分身的林万生,舒爽的发出一声轻叹,看着身下人娇羞的可人儿,林万生慢慢加快了速度。

  看着那沾满口水而闪烁一丝亮光的诱人小红唇,林万生伏身含住了红唇,而双手再次攀上了那一对让人着迷的雪白挺挑的乳房。

  「啊……万生……慢……慢点」。

  听着身下人呼唤着,林万生看着满脸潮红的美人,邪笑道:「月儿真的要老公慢点吗?」,说着向上使劲插了一下,。

  王月儿吃痛道:「小冤家,慢点,月儿受不了的,老公的下面太大了」,此时王月儿也放下了吟持,称呼林万生为老公。

  「好,那老公慢慢的疼爱我的好月儿」,林万生慢慢放下了速度,一轻一浅的抽插起来。

  抽查了一会,王月儿便受不了这折磨人的煎熬,呻吟道:「好老公,月儿受不了了,求求你了,别在折磨月儿了」。

  听着王月儿呻吟的要求,林万生故作不知说:「好月儿,怎么了,不是你让我放慢速度吗?,我疼爱月儿都来不及,怎么会折磨我的好月儿呢!,呵呵」。

  听着林万生的轻笑声,王月儿娇羞道:「老公,求你快……快一点……月儿受不了了」。

  听到王月儿的话,林万生不在逗身下的可人儿,慢慢加快了速度,两人都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

  「老公,快……快疼爱……月儿,月儿永远都是……都是你的人」,上下摇动的王月儿断断续续的说出了情爱之话。

  「好月儿,老公一辈子也爱你」,林万生一边抽插一边回应着王月儿的情话。

  肉体碰撞的啪啪啪的声回荡在房间内,伴随着微微的呻吟声与喘息声。

  林万生的大头移动到王月儿的胸部上,一口含住了那挺立的红色花蕾,双手抱着王月儿挺挑浑圆的美臀,把人抱在了自己的怀里,坐在的床上,接着抽插起来。

  怀中全身沾满潮红的可人儿上下颠簸着,好似大海中的一叶孤舟,随时都会被情欲的浪潮所淹没。

  「好老公,我……我要……我要来了」,听着王月儿激动的娇喘声,林万生知道这是女人要高潮的表现,果不其然,林万生感觉到怀中人一阵痉挛,紧夹自己肉棒的媚肉一阵紧缩,把自己的肉棒使劲往那花芯深处吸去,林万生毕竟是第一次那受得了这种刺激,「好月儿,老公也要射了」,说完林万生精关一松便射到了花芯的最深处。

  高潮过后的两人,清理了下体,便赤裸着身体相拥在一起,看着面前脸蛋沾满高潮过后而带有一丝慵懒的王月儿,林万生温柔道:「月儿,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我居然美梦成真,占有了人,让你成为我的女人。」王月儿轻轻笑道:「我也不敢相信,我会这么大胆,不过我不会后悔的,月儿从父母双亲死后,再也感觉不到生活的意义,直到今天,月儿看到了一个怜惜月儿,疼爱月儿,关心月儿的男人出现在眼前,我想要抓住这个男人,不想让他离开月儿的身边」。

  听着王月儿的表白,林万生紧了紧拥在怀中的王月儿,说道:「月儿,从此刻起,我林万生发誓永不负你,永远让你快乐开心,不受一丝伤害与痛苦,如果违背誓言,便让车撞……」,王月儿急忙用手捂住了林万生的嘴巴,娇嗔道:

  「我相信你,不许说这不吉利的话」。

  看着温柔注视自己的王月儿,林万生慢慢在脑海中想了一个救出月儿的办法。

  林万生在学校有几个好兄弟,其中一个名叫王子华,王子华的老爹是市局的局长,当王子华听到是帮自己的弟妹,二话不说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你和弟妹的事,就是我王子华的事,你只要等消息就够了」。

  听到王子华的承诺,林万生笑了笑,『陈关,你加在月儿身上的痛苦,我会百倍千倍还给你』。

  星期一的下午,当林万生在卧室看书的时候,林妈妈看着电视的新闻在客厅大喊道:「小生,快来看这个新闻,5年前的杀人犯落网了」,听着母亲的叫喊,林万生来到客厅,对着自己的老妈笑道:「妈,你看你这么大的人了,还一惊一乍的,就像个小孩子」。林妈妈扭了自己儿子一眼,便接着目不转睛看着电视上的新闻。

  林万生看着自己妈妈的小动作,笑了笑,也擡头盯着前方电视缩放的新闻,『本市刑警人员,在今天下午会行酒吧门外,发下五年前杀人嫌疑犯,将其逮捕,经一番审查,证实为5年前的逃逸杀人犯,将判无期徒刑,关押在蓝山监狱,新闻女主播说道这里便在电视上放出了杀人犯的照片』。

  林妈妈看着电视里的照片,惊异道:「小生,这人看的好眼熟,是不是我们的邻居陈先生」。

  听到老妈的问话,林万生笑到:「妈,就是我们的邻居,那个陈关,陈先生。」,「啊」老妈大叫一声,从沙发站了起来,说道:「真是那人啊,想不到我们的邻居居然是杀人犯真晦气,不知小王怎么会嫁给一个杀人犯,还是去超市买点柚子叶去去晦气」。

  看着老妈离开,林万生冷声道:「他要真由胆杀人,就不是现在这么废物了」,说着,从衬衣口袋中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串号码。

  「我说林子,怎么样,哥么办的这事,不错,可要好好请哥么搓一顿啊」,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王子华的声音,林万生笑道:「没问题,今晚在阳春阁好好请兄弟搓一顿」,听到去阳春阁王子华在电话里直夸林万生好兄弟,打听了陈关的事后,再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原来黄子华给他父亲说下午经过行会酒吧的时候发现一个嫌疑犯,像是五年前的杀人犯,王父听到儿子的话,内心一惊,这还得了杀人发居然在大街上,当场就派了几名刑警把喝的烂醉的陈关抓了回来,当看到抓来的人不是五年前的杀人犯,王父心里一阵害怕,最近王父高升在即,出了这档子事,要是被有心人抓住,不升是小,丢官是大,拼了,在王父决定将错就错的瞬间,陈关这个醉鬼在不知不觉的时候成了杀人犯,在一系列判刑后,王父赌对了,官位又高升一层,而陈关在清醒后则大声哭诉说自己不是杀人犯是被人冤枉的,只是没人相信罢了,这且是后话。

  林万生想到没了陈关,自己和月儿将会永远的在一起,开心的笑了起来,脑海中闪过王月儿那娇小性感的身材,与温柔的面目时,林万生再也忍不住,迈开脚步向王月儿的走去,幽会那心心思念的佳人儿,顺便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的小娇妻。


  【完】
上一篇:骚师姐 下一篇:陪睡女人钟思华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