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妻子与她的女同事】(完)
【妻子与她的女同事】(完)
 字数:18390
 

  大家好,大家可以叫我做阿光(假名),小弟今次第一次以故事型式想同大 家分享一些内心欲望,希望巴打们都支持,与及能够遇上有差不多情况人仕,甚 至女性如果有男朋友或生先相似,都可以留言互诉心声。小弟今年三十三歳,结 婚已经三年,太太(阿敏丶亦是假名)是网上相识,跟我是同年,彼此认识了两 年后结婚的。当然结婚之前我们已经发生过无数次性行为,她工作是一位OL, 老实的说,样子未算是十分突出,只是一个普通女文员,但也是竹门对竹门吧, 因为小弟亦只是一个月入万多的货仓管理。起初能够在网上毒L宅男羣中,竟然 跟一名真正女性交上,仲要是OL,觉得很是幸运,开始时候,每当互相留言私 讯,已经令小弟多晚心里甜蜜,性欲膨胀,经常幻想着OL网友打J,虽然仍然 未有交换相片。
 
  跟OL网友交谈上不算太长久时间,应该她亦喜欢我,之后就交换手机号码 , 往后当然日夜短讯,相片,很快就交换了,当时的兴奋是完全遮盖她样子的平淡 无奇,可能大家感情上已经有了一定的好感,只庆幸她不是一个大肥婆,样貌身 材也很均等,可能是OL,确实有点斯文气质的感觉,当然见了相之后打的J, 次数更多更为充实。其实自己亦很害怕自己的外貌,未能及至她的所求,后来发 现是有点多余的,因为她告诉我男人的高度与及健壮比起様貌更为重要,难怪她 一早就问及我的高度与体重。
 
  我们开始见面拍拖,性爱方面她亦不算保守,是很投入,我们拍拖后一个多 月就开始做爱性交,她好像比起我还有经验,即使都是我主动的要求,无论怎么, 她也会很配合,口技亦非常了得,很多时我们乘搭夜间巴士,上层尾段的情侣位, 她都肯替我手淫至射精一刻时,再用口去接将要爆浆的精液,所以我真的很爱她。 要是有机会去一些过夜的旅行,就更为精彩,她的乳房不大,只是Acup,但 是乳头十分之敏感,每次我去吸啜一会,很容易就勃起,她就已经陶醉得呻吟起 来,阴道的水好快就流出,两腿很自然地分开。她的阴道很湿,很多时连阴唇附 近的阴毛都湿透,插入的第一下,她总会叫出,还会说好舒服,之后就紧抱我, 当我节奏地插她时,我可以感觉到她阴道的水会愈出愈多,又滑又紧又温暖,非 常之舒服,她亦会随自己快感把我抱得更紧,直至呻吟声愈来愈大,阿敏每次高 潮时,都会直接开声叫我大力些插她,叫我插得入些,这是我前两度女朋友从来 没有的。
 
  其实我也有一些矛盾,一方面庆幸自己的女朋友在床上或性爱方面的投入, 但是另一方面我不时担心她的性欲,我是否能够满足她,若然她在我身上得不到 性方面满足的话,以她的网上交友经验,莫说是找一个,即使找多个SP,也是 谈何容易。实质上她很能满足我的性需求,因为即使地方上关系不能真正性交, 但每次我有要求,她都会用手在一些较为人不当眼的地方替我解决,因为她说男 人想要而又出不了,心就会野起来,说倒也是真的,当女朋友每次在我想要时都 会替我泄出,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其他朋友有时也会去揼邪骨,但是当我想到也 只是女人替自己用手出时,而自己女朋友更会在紧要时刻去用口替我含与呑我的 精液,的确是不需要去花那些钱。
 
  当大家都开心决定搬出来同居时,因为结婚可以申请公屋,所以就索性註册 结婚了。在等待公屋期间,我们亦正式成为夫妻,性爱当然仍然很精彩,但已经 成为顺理成章,好像少了一份男女朋友时期,偷食禁果的那份刺激,开始时差不 多每晚都做爱,到两个月后每星期只会一两次,到半年之后,甚至好像公式化了。 阿敏仍然很投入很享受,我也很享受她的阴道与及反应,但是可能男人对征服了 的女人,兴趣总会减低,或更难听的一句玩厌了。
 
  我知道阿敏仍然有跟其他网上朋友交谈,我是无法子阻止,而且交友自由上 好像亦很难谈得通。作为妻子阿敏亦很尽责,管理金钱她比我精明,家务亦管理 得很好,只是她好像不打算生孩子,这一点我们当然在结婚前已经倾谈过,她只 是回应结婚后看看环境才打算,而当时的我当然不想因将来的问题,而失去一个 每次自己有需要时都会满足我的女朋友,谂希望结婚后的她对生小孩子决定会有 所改变。
 
  现在,结婚已经三年了,阿敏对性的需求,有増无减,即使我仍能应付得来, 但总似应付多於享受,即使阿敏已经成为主动,我知道女人到这年纪性欲很强, 但是我的性趣已经转移到别的女人身上,所以已经开始了一边看AV,一边做爱, 而开始写这篇文章时,已经说阿敏不是头脑保守的。有一次我又再看我最喜欢的 女优,幻想着自己插着的阿敏就是那女优时,做完之后,阿敏问我是否很喜欢那 位女优,她的公司有一位女同事的样貌有点像那女优,之后我当然笑说不相信, 香港人跟日本人气质样貌总会有差别吧,但当她拿出AnnualDinner 所影的相片时,说有十分相似当然是假的,但的确有一份感觉与那女优相像,之 后我就认同阿敏,她的同事确实有几分相似,就继而问那女同事的名字。亚敏告 诉了我她同事的名字,再告诉她已经结了婚,更问我是否想跟她做。
 
  听到自己妻子问自己,是否想跟她的女同事做,真的不懂得回应,但自己下 面却很老实地硬起来。那一次,我跟阿敏即时又再做多一次,而做的时候,我都 仍然谈问她那女同事的资料与及婚姻状况,我更扮忘记了她的名字,好让妻子再 说出她同事的名字一刻时,射出自已的精液。
 
  Ada(真名)就是妻子女同事的名字,当我第一次听到时,很自然就想起 了自己成长时经常手淫幻想的女演员,无错,就是曾经有一段何堪身世的那一位, 即使一方面我很可怜她的遭遇,无奈她确实美丽动人,自己更曾经多次幻想自己 就是欺凌他的男人,对她作出可耻令女仕们呕心的变态性行为,每当想到自己的 幻想,就是她的真实经历一刻,通常就忍不住将精都射到八卦周刊中她的面及身 上。想不到妻子女同事名字竟然也是叫Ada,自然地又增加多一分来自回忆的 好感,甚至幻想这位Ada是否又曾经受过任何性方面的凌辱,所以当我问及妻 子可知她的婚姻状况时,希望能够从答案之中,寻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阿敏相当坦白,很直接就讲出她的丈夫曾经有过外遇,闹至差不多离婚,最 终因为小朋友缘故,接受了已经发生的事实,保留了婚姻,但她丈夫是否仍然与 外间女人有染,则是冇再提及了。其实阿敏年来都已经讲及办公室是非多多,除 了办公室政治上,更有很多桃色故事新闻,最离谱的是某些故事或新闻完全是生 安白造。所以我追问那Ada丈夫有外遇,是否也是有人制造谣言?但阿敏的答 案只是人说她就听,因为妻子在公司的位置只是小角色人物,是是非非她尽量避 免我是明白的,也是她的性格,妻子和我都是较为平实和低调的人。
 
  即使妻子低调,但是为了找外快,她在Facebook参加了一个羣买的 羣组,而很多时她为了赚多些少水脚费,都会帮助其他组员交收,我也曾帮过她 多次代她交收,通常都是些厨房用品,清洁剂洗粉或急冻肉之类,都是些家庭用 品,接收的都是些师奶煑妇,但妻子为了屋企?多点钱,我自然也应该出一份力 帮轻她一点是不介意的。本来已经打算在一个星期日,大家都休息,就预备陪她 一起交收一套生铁煲,之后就出外食饭睇戏之类。岂知道星期五公司通知她要陪 同上司到上海,星期日下午起程,好使星期一早上就到上海的公司,那我就告诉 她方心去吧,交收一事就交由我,也不是第一次,她好像很感激我的体谅,用口 交回报了我。
 
  岂知,口交的回报本来已是相当不错,但与将会得到的惊喜比较下,估不到 有机会见到一个人的脸,比起得到口交更加开心,说到这里,大家可能已经估得 到接收人是谁了,无错,生鐡煲的单据上,地址电话号码及姓名,正是Ada!! 那一刻我的心砰然在跳,又或者只是自己日有所思,话不定只是巧合,是另一个 Ada也无奇,於是我就扮作平平无奇问妻子说:「咦?呢个Ada好似我以前 冇交收过咁既?」
 
  阿敏回答我说:「系呀,佢第一次,终於俾我引到佢买,小心d送货,唔好 甩底啊,如果唔系,人哋无下一次喇。」
 
  老婆答了好像冇答,但当我回味她的那句回答,是否又有特别意思吗?回答 得好像很暧昧,或还是自己心里已经暧昧着呢?就如那一次老婆问我是否想跜她 的同事做,到底是怎么意思呢?接收人到底是否就是她的女同事Ada呢? 
  星期日与Ada的交收,竟然带给我一种很像约会的感觉,心里既兴奋又紧 张地等待,时刻一步一步的接近,出发之前我手心冒着汗地给她的电话。电话的 另一边传来一把好听又有礼貌的声音,我心里自然紧张起来,连说话也紧张起来, 我相信她是听得出的。
 
  Ada告诉我阿敏已经预先知会她不能来,将会由丈夫送货,叫我只好上来 好了,她就在家等我,那么好听的声音一定是属於annualdinner身 穿红裙的美丽OL,「他就在家等我」又再令我遐想起来,是她吗?
 
  我将自己梳洗,甚至在沖凉时手淫了—次,尽量将压力减轻。而答案就在她 开门的一刻揭晓了!!
 
  AV女神波多结野衣就在我眼前!!看清楚一点发觉当然是比那女优年纪大 了—点许,面容带点沧桑潮绪,有点儿潇瘦,没有女优那股艳丽性感,但更为楚 楚动人透满女人味,因为见到她的真人高度,较瘦削的身躯手长腿长,真想即刻 就把她抱着。
 
  我估计他大约是33至35岁吧,比起妻子高度我想是高了半个头,她的额 头刚好就在我嘴唇膏位置,柔丝般的长发紮起了发髻,两边却松散着发绪,我是 看得呆了,很明显他对我们的约会没有那般重视。以下是当日我们的对话,我之 所以记得起,是因为我回味了无数次:
 
  「hi你系阿敏个老公?唔好意思喔,仲未知道点称呼你。」
 
  「喔,你叫我阿光得?喇。」是的,我的声音仍然很生硬紧。
 
  「喔,光哥啊,你一系入嚟先啦,你拎住d野咁重,仲要你企系门口,真系 唔好意思,入嚟饮杯嘢先啦,d生铁煲一定好重,好彩你够大只,我去攞钱比你。」 
  喔,Ada竟然留意到我大只?定还是随口讲讲呢?的确,我的身躯是比— 般人健硕,有些时候当我狠狠地在阿敏身上冲插时,很惊会把她弄伤,特别是她 呻吟时带着点痛苦表情说「老公,你插死我喇。」,好几次我当以为是真的,将 冲插减轻,但是她就随加上「啊~ 老公,我好钟意俾你插,你插得我好舒服,大 力d,大力d插我呀!」。久而久之,我才真正知道老婆的抵受力是相当之高, 特别她的身型只是—般。那么,眼前的Ada又如何呢?此刻朴素的她,在床上 会否像波多结野衣—様的荡吗?真的很想知道。
 
  突然间我发现一样事,屋内好像只有她一人,这令我又更加紧张了:「系呢 Ada,你d小朋友呢?」
 
  Ada好像被我突如其来的这一问如遭雷击,回答说:「喔~ ~ ,佢地去左 我妈屋企过周未,舅父带佢地出街玩,俾机会我休息—下。系呢,光哥你点知道 我有小朋友既?」
 
  被Ada这样一问就知道自己失言了,好彩的是我还未有问及他的丈夫,我 只好诚实告诉她是阿敏说的。Ada眼光带点空白说出:
 
  「哦。」
 
  「嗯。」
 
  之后,隔了一小会她又再问出:「系咁…阿敏仲有同你讲其他有关我既野吗?」 
  当然是有,但是情况绝对不能让我坦白,以免妻子成为像是办公室的是非精, 说到底都是我向他们打听有关Ada的婚姻状况,所以我说了谎:「无喇,因为 我好喜欢小朋友,自己都想生番个,阿敏话你d小朋友好得意,好可爱,今日我 黎交收时,可能会见到佢地之嘛。」
 
  岂知道说谎太多说话时只会露出马脚,因为随即Ada就疑问起来:「阿敏 好似未见过我d仔女过喎……不过无紧要啦。系喇,阿敏话之所以浄系你黎,系 因为佢要到上海喎,咁,光哥你想如果你想既话,不如就留低食餐饭啦?我差不 多已经预备好哂,—煑就有得食,好想试下d新煲呢。」
 
  我听见了当然高兴,以往交收,从来冇人留过我食饭,即使是些师奶,现在 却是我心中的女神,不其然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当然求之不得但是礼貌上都要 有点推搪,始终是第—次见面不想太过唐突,回答说:
 
  「好似唔系几好意思既,第—次上黎就打搞你,而且会唔会唔方便呢?」 
  「哦,你意思系惊阿敏会唔钟意?既然系咁,我唔勉强你啦,只不过我自己 —个人食饭,谂住你都可能系—个人食啫,咁随便你啦。」
 
  看来,我又再失言说话太多了,但是Ada的语气是有诚意及体谅而不是负 气的,所以我是好厚着脸皮又再说些留低的说话:
 
  「唔会,唔系嘅阿敏唔锺意,只系惊打搞到你,同埋你先生……惊唔方便啫。」 
  「唔打搞,辛苦你帮我送货就真,咁你就留低喇,我个老公?……哈。」 
  Ada的「哈」到底是甚么意思呢?就这样,我就留下了食晚饭,我不能自 禁地不停的欣想Ada的样子、身段、与及每—个动作,我简直是—见锺情了妻 子的女同事,定还是将自己一直以来对波多野结衣引起的欲念投射至Ada身上 呢,只知到很想跟她做爱。
 
  当Ada预备晚饭时她开了电视给我看,坐在沙发上等着在厨房在煑的Ad a感觉上有股就像是她丈夫的感觉,真的很难想像这么美好的境况,她丈夫竟然 会有外遇?相信男人都是贪新鲜的动物,自己何尝不是被眼前的人妻打动了,相 信他丈夫的外遇也必是一件尤物。之下我好奇地起身看看厅中可有—些家庭相片 之类,果然被我看见了—些全家福及结婚相,原来她有两个女儿,非常漂亮可爱, 丈夫也—表人材,绝对似—个成功人仕,当然也像—些会有婚外情的男人,也许 成功的男人都对女性有—种特别吸引力吧,只是年龄比起Ada年长许多,也许 成熟也是—股吸引力吧。
 
  最后想讲就是Ada,穿上婚纱的她简直是每—个男人的梦想,应该都有七 至十年前影的,因为化了妆所以看不出真实年龄,但从她的女儿年岁推断,亦即 是廿五至廿七岁时结婚,以今时今日的标准已是早婚了。当年她—定早认定丈夫 是将会给她—生幸福的男人,当然大多数婚姻都有这样的憧憬。Ada当然不及 当年青春美丽,但是仍然是我识女人之中最吸引我。
 
  饭枱上我都是些讚赏她及客气说话,奇怪的是她好像很打听我与阿敏之间感 情如何的问题,直至最后我也开始反问她跟她丈夫,其实由阿敏先前所透露,我 是想尽量避免的,但既然她这样问我跟阿敏,我回问,也是很自然吧,她开始告 诉我如何因为「有咗」,所以跟丈夫这么早结婚,当然以今时今日的男女也不是 奇事了,奇事是饭到差不多吃完事,Ada竟然这样问我:
 
  「喔…光哥,其实呢,我仲有—件事,想请求你帮忙既?」
 
  「乜嘢事呢?你即管随便讲,我可以既,都—定幇,哈,话哂食咗你—餐美 味既晚饭…讲笑啫,不过幇嗰part我认真既。」
 
  「咁…你—定帮到既,咁你就坐多—阵,等我清理好d碗碟返出黎先讲丫, 你唔赶时简丫嘛?」
 
  「唔赶,完全唔赶。」
 
  「嗯,咁就好喇,唔想太阻你 .…咁你食个生菓先啦,我洗埋d碗碟再返黎。」 
  实在系太好了,即使我未明将要做甚么,但是只要能跟Ada相处多一刻, 及听到她好像有求於我,能够向他献殷勤,我看作是一个机会。未料到当我听到 他的要求,即使是我渴望的事我却竟然犹豫了!!
 
  「下,Ada你想我点样话?!」
 
  「光哥,就咁俾我揸着,用我手机同我影一张相就可以,救你帮帮忙丫。」 
  其实当Ada第—次题出这要求时,下体已经即时反应膨胀起来,到Ada 再第二次再说出时,刺激兴奋度至完全坚硬了。问题实在是太突如其来了,难道 真的这样—问,就把自己的阳具拿出来,给—个初次见面的女人拍照吗?还要她 是妻子的女同事呢,背后若然是有阴谋,我可会—身蚁呢。所以即使我非常乐意, 甚至是求之不得,但是真的发生时却犹豫起来了。
 
  「喔…Ada,你呢个要求…,好似…有d怪啰…即系,我咁大个人,都系 第—次咁俾女人要求,。…啊,—时之间我唔知应该点做,不过我真系有心帮你?, 之但系…………」
 
  「之但系你惊我装你弹弓?放心喎,你又唔系露埋个样,剩系露你既下体同 我—齐影—张相就可以,如果你介意俾我掂到,我唔揸实就咁影都无问题?,我 只系需要同—个男人既阳具—齐合照,最好就愈大愈好………光哥,你…条阳具 …大?嘛?」
 
  她妈的,唔大也给她讲到刺激得大喇,我开始受不起诱惑,知道—定会就范 了,但准得了解真正原因………甚至,找回—些安全保障吧:
 
  「好,Ada我可以帮你,但系,最低限度,你都应该解释俾我听点解,同 埋,我其实最惊系你挟埋阿敏—齐」玩「我……只要你有方法可以証明到,例如 ……你俾你既下体我先合照—张先,我就应承你啦,好唔好?
 
  喔,我。…条,应该算大,但唔知你认为点样先算大?」
 
  我自己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也作出这狂妄的要求,但事实是非常公平的,本来 露给Ada看已经是绝大喜悦,若能见到Ada下体,更加上合照埋,简直是无 法相信自己的运气。Ada听到我的回答即时红起了面,想必是想到自己露出下 体给我影相,感受到那股难为情吧。可惜,她拒绝了回答说:
 
  「光哥,对唔住我唔可以俾你影,实不相瞒我之所以想影你既阳具,其实想 证明俾我老公睇,若果我想出轨,我随时都可以,我只系用黎要胁我老公唔再同 其他女人搞搞震,我唔系真系有心出轨,唔知道咁讲你明唔明呢?至於你老婆阿 敏,我当然唔系同佢挟埋啦……唉~ ,唔差在讲埋俾你知,我怀疑同我老公搞搞 震既女人,就系你老婆阿敏。」
 
  Ada说及与她老公有染的女人怀疑就是我老婆阿敏,我听见了当然大吃一 惊,况且自己一直凝着阿敏很有可能跟网友暗交。但是当我定下神来再想—想时, 一切未免是太巧合了,看来Ada也是早有预谋先才留下我吃饭的,阿敏的出轨 与否—来是未知是数,即使是真的,也已成定局,当下应该想想如何从Ada身 上取回—点着数再说,特别是若她的老公搞了我的老婆,我当然更要Ada补偿 我的损失,见机行事吧。
 
  「阿敏真系同你老公有染?」
 
  「我唔敢肯定,不过。…唔怕老实同你讲我老公系有出去偷食既,而今晚, 佢就系话俾我听佢要到上海,咁啱,阿敏又话俾我听佢要到上海,当然我老公系 唔知我跟阿敏买煲。」
 
  「你真系想我除俾你影?」
 
  「如果你唔介意既话……其实,我都只系打算影咗先,有需要先攞出黎用既, 只有你可以帮到我?咋,光哥,你个样似老实,我信得过你。」
 
  「Ada,我真系好想帮你…之但系硬系觉得好似好怪咁,除非……」
 
  「除非乜嘢呀?你想要钱?除咗俾你影番同埋做出轨既事,我都可以应承你。」 
  「咪傻啦,既然系帮忙,又讲乜钱呢?你当我系鸭定系model先,之不 过我一个人除,好似有d尴尬,如果如你都除埋……就公平d同埋冇咁尴尬啰, 至多我唔影你咯。」
 
  我的要求是绝对合理的,当然亦对我非常之有利,若然我想再进一步,都比 较容易,起码可以欣赏Ada的胴体,若然Ada真的是有诚意,这也不应承就 有点儿那个了,果然她红着脸说:
 
  「真系要除呀?剩系除上面得唔得呀?」
 
  当然唔得,若是Ada从未向我有甚么要求,即使能见到她面我已心满意足, 但是现在的情况有极大改变,使我的贪念一发不可收拾,我要看到Ada一丝不 挂,但惊佢怕丑不会应承,就氹着她先,有点像初次氹女孩子脱衣服—样: 
  「嗯,你除咗上身先啦,你除时我都开始除,大家—齐除好唔好?」
 
  Ada两颊红起来点了头,但手脚却未有行动,而我却把上身衣服脱去了, Ada看见,把身体拎转向一面,慢慢地将上衣脱去,看见她带些微骨感的背部 加上胸围,我下体硬得简直要发癫,口也乾起来,到桌面拿水饮,慢慢欣想Ad a给我的「脱衣show」。她的手去除胸围扣,胸围落下她把它放到梳化上, 双手掩胸才转过身来,真是太美了,我情不自禁地讚她:
 
  「Ada你真系好靓…………」
 
  「多谢,都已经做咗人阿妈,仲靓咩丫。」
 
  「我系讲真?,放低你双手,大家都已经系成年人,又唔系未俾人睇过,唔 洗怕丑,你睇下我,真系觉得你好有吸引力?……你想要大阳具?我阳具已经俾 你既美态吸引到扯起咗喇。」
 
  我脱下外裤,即使仍有底裤,但是「细佬」已经将底裤竖起如同帐篷,涨卜 卜的在Ada眼前,见他惊讶的眼光中带点亮光与喜悦,再加三分娇羞,但是手 仍然是按在胸前说:
 
  「光哥,你………嗰度,真系好大喎,比我想像中大。」
 
  「我都仲未除哂,你就知我下面大啰?如果你满意,我哋就—齐继续好唔好? 不过你要先放开你双手。」
 
  Ada就范了,美丽的乳房露出,有些少尖笋型,还以为生了孩子的女人乳 房会下垂失去弹性,但Ada的不是,乳头颜色也比我想像中浅色,甚至比起阿 敏的颜色更浅,相信她未生孩子前的乳头—定是粉—般嫩,她的丈夫是变态的吗? 屋企有这様正的「菜式」也要到出面搞?还要是我老婆?这样说……不是阿敏不 「正」,阿敏身材样貌虽然只是一般,但她非常懂得配合我所需求,是很难得的 性伴侣,想到这—点,阿敏会同様的配合其他男人吗?是否因为这—点所以连家 有娇妻如Ada也要找我老婆呢?难道Ada只是—条美丽的「死鱼」?
 
  死鱼不死鱼,她妈的要除裤子了,不是甚么蕾丝或性感内裤,只是很普通的 绵质粉紫色内裤,很洁净的包着又圆又廷的臀部,修长的美腿充满线条,大概是 42吋吧,模特儿般的身段竟然在一个人母找到,通常只有女明星才有这样,我 也不客气把我最后的内裤,飞快脱下,阳具就像弹弓刀一般弹出,Ada转身一 看,见到已经硬得佈满青筋的紫黑阳具,深深吸了一口气,本来遮着自己阴部的 双手,慢缓缓移至身旁两边,也露出了她的下阴,看得我的阳具不停跳动,这跳 动当然也引起Ada的注意,其实Ada—早己经双眼钉实在我的阳具上,我应 该是说逗得她笑了,而当她—笑,本来紧张的气氛也就缓和下来了:
 
  「嘻,光哥你嗰度使唔使唔停咁郁咁夸张呀?」
 
  「佢,兴奋得剂。」
 
  「哈,咁兴奋做乜喎,又唔系有得搞,影张相之嘛。」
 
  虽然Ada大至上讲明白不会做出越轨行为,但是美色当前,我们一丝不挂 地相对着,其实已经是越出了正常轨道,难道,她不兴奋的吗?
 
  「哈,对唔住男人见到靓女就系咁啦,唔通你见到我一d都唔兴奋吗?」 
  Ada听到我这样问她,红了面回答说:
 
  「我唔会啰。」
 
  我行到梳化旁边拾起了她的内裤看见阴部中央位置的一片湿痕迹,摸了—下, 很有黏性,还是暖的,我向Ada微笑了。
 
  即使知道跟Ada今日能干上的机会不大,但大家既已经赤裸了,总是会有 个期望的,岂知我的笑脸仍未合上,Ada已经—手夺去在我手中她的内裤,更 闪电地穿回,我正呆着之际她笑说:
 
  「好喇,我刚才已经照你所讲除清哂喇,公平啦,你信我啦。」
 
  说着时更—件—地穿回,到我呆完之时Ada已将所有衣物着上,不知是她 快手或还是我顾着争取最后一刻春光,到我能发声时也已经太迟,阻止不了,剩 下自己戆居居赤裸裸。
 
  「乜你唔系要影相咩?。…你点解着番衫呀?」
 
  「咁梗系要着番衫先影啦,我只系影你之嘛,如果我又唔着衫影,咪好似搞 嘢时影咁,唔得,反较果?。」
 
  无可否认Ada的说法是正确,我只好答:
 
  「咁又系,咁你想点影呀?」
 
  「咁,你坐响食饭櫈度,你用我部手机影我同你条嘢,仲有我后面厅做背景 好唔好?」
 
  「坐梳化会唔会好d呢?」
 
  「唔得啊,坐梳化你太舒服,我又要跪低,好似我含紧,Imean好似我 服侍紧你咁,唔似斋影相。」
 
  「明白,但系你又话想揸着我条嘢影?」
 
  「系呀,揸着先够真实丫嘛,你唔介意丫嘛?」
 
  当然不啦,「唔介意。」
 
  之下我们就各就各位,当Ada只手接触到我阳具时我即时全身一震,她也 吓得即时把手缩回问:
 
  「乜嘢事呀?」
 
  我答:「无事,都系兴奋唧。」
 
  「光哥,你唔好咁兴奋啦,至多我轻d咯。」
 
  Ada说吧,修长手指已经把我握在她手,快感传来,加上—个美丽人妻全 身仍然衣着跟我全身赤裸的对比,视觉与感觉都很强烈,我只享受着,忘了去影 相,再者,我很不想影了相后这—切都会完结,直至Ada题醒我:
 
  「光哥?仲唔影?影咗未?」
 
  「喔,影紧,影几多张?你或者揸落d,咁睇落去条嘢会觉得大d既,揸实 d炼着都会大d。」
 
  「咁?」
 
  Ada收紧手向下—拉!
 
  「啊~」
 
  「整嚫你呀?」
 
  「唔系,系好舒服。」
 
  「? ~光哥你唔好咁啦……」
 
  「Ada,帮我好似头先咁chok多几下丫?」
 
  「唔得,咁即系帮你打J,唔得,唔可以?。」
 
  「Ada你当我求下你丫,帮我捽多几嘢啦,你都已经揸着响手啦,就咁郁 —阵唧……」
 
  「不过我惊我咁整,你会射喎?」
 
  「唔会,我唔会射,只系想舒服多—阵唧,我发誓,捽—分钟唧,好唔好? 就咁俾我爽—分钟,求你丫Ada。」
 
  Ada在我诚恳请求下,—分钟亦不是太过份的要求,她答应了:
 
  「嗱,—分钟?咋,同埋你千其唔好射呀。」
 
  她的手就开始慢慢地上下郁动,是非常之慢的上下郁动,就像是慢慢煎熬般, 欲射不能,欲仙欲死。我知道我只有—分钟时间去办我需要的,那不是射精,既 是应承了男人就应该要有诚诺。我花了五秒钟时间去做一个决定,就是以下的— 连串动作。另外的四十秒我飞快地将我的电话加入了Ada的whatsapp 并将她揸我阳具的相发了给自己,之后再花十秒去将我在她电话上所作的痕迹拆 掉,呼~ ,时间刚刚好差不多,仍然可以享受最后—刻,说真的,若刚才不是聚 精会神地操作,也许真的兴奋至早泄爆浆,当然在未来到这里之前在家中自发的 —炮也有极大的帮助。
 
  「好喇,光哥,影好未?俾我睇睇你就可以着番d衫。」
 
  「嗱,多谢哂。」
 
  「多谢我?应该我多谢你先啱,光哥。」
 
  「咁,我多谢你帮我舒服咗—阵嘛。」
 
  「哦,唔使客气,不过刚才我真系惊你会射?,你条嘢又硬又热好似想爆咁。」 
  「咁………我又真系谷得几辛苦?。」
 
  Ada听到面又开始有点红,亦有点怜惜,带着羞意说:
 
  「咁………你洗唔洗。…喔。…搞掂咗先走啊?」
 
  我喜出望外,Ada竟然这么体谅,会帮我吗?当然不会,要不然已经帮了, 但是,她会让我在她面前自己玩吗?在—个都算陌生的人妻家里打J给女仕看也 是有生以来第—次。
 
  「你介意我解决咗先走吗?」
 
  「咁,话哂你因为我先搞成咁,我帮唔到你唧,唔通仲要你谷着咁辛苦咩, 厕所响嗰度,我攞d纸巾俾你丫。」
 
  「下?厕所呀?!坐梳化得唔得呀?」
 
  「哦?我以为你响厅度自己搞,会尴尬唔舒服咋,咁我不如去厨房洗埋d碗, 你自己响度搞啦,我惊我阻住你呀。」
 
  估唔到我下—句说话,自己也感到面在热起来:
 
  「喔………我……我想你留低……陪我,可以嘛?」
 
  Ada无回答,只是含羞低头坐到梳化上的—角。
 
  我也转移到梳化上,望着Ada的面红上了,我开始—手握炼着两粒春子, 另一手惯常地开始J给她看,她吸了—口大气,呑下口水,之后说:
 
  「光哥,你可以快d嘛?我……觉得好尴尬啊。」
 
  「嗯,可以。」
 
  以防他改变主意,我已开始全速启动,面部肌肉表情都紧起来了,她亦好像 —起紧张起来,嘴唇也合紧了,就在我们四目交投的一刹那,我眉深紧摺起来, Ada问:
 
  「光哥你想射喇?!纸巾呀?!用纸巾呀!!」
 
  是的,我是顾意未有张纸巾摆在自己的身旁!!
 
  「快!攞俾我,要射喇!!」
 
  千钧一发之际,Ada将纸巾交到我面前,我—手握着她的手碗,另—手夺 过纸巾就狂捽狂爆射入纸巾球中!!我眼望着她,她也望着我,之后她不好意思 就转望到我停下来但仍在震动的一团纸包。
 
  「光哥你射完,可以放开我未?」
 
  「噢,对唔着,刚才太紧张,惊你攞唔实你俾我既纸巾,所以………」
 
  「无紧要。」
 
  我慢慢将包着龟头的纸巾拿开,浓浓精液仍黐满了龟头及纸巾上,Ada看 见了,就再拿多几张纸巾给我。
 
  「呼~ 松哂,唔该。」
 
  Ada微笑说:「唔使唔该。」
 
  若然不是Ada准许我在她家中解决了极度需要舒泄的感觉,相信我连邪骨 也等不了,会直上「—楼—」了。即使如此,回到家中当我将相片upload 到电脑时,因为想用高清大图慢慢认真地欣赏,忍不住又J多一次了,简直比当 年J图之霸的「女明星系列」更加难得,起码主角是自己而不是「陈老师」。 
  当自己完完全全「淸仓」后,不期然就想到Ada的说话,就是阿敏与她的 丈夫有染的那一番,若然阿敏真的跟其他男人有染,我当然是不好受,但是回想 到刚才跟别人妻子时,自己却有股前所未有的刺激,不单只是因为Ada的美丽, 而是—份「人妻」的感觉,另—份更甚的是她也是自己妻子的同事,多层关系增 添了多层的刺激感受。更是矛盾的—点就是若然阿敏真的跟她丈夫有景滚,而她 丈夫又不停止,那么,Ada真的会借用我去向她丈夫报复吗?
 
  很矛盾,—方面希望阿敏不是出轨,另—方面却很渴望Ada丈夫不停止, 等Ada找我去报复。我就在这様的心情下,直等到星期二晚上阿敏回来,很久 未有主动的我向阿敏开口问:
 
  「老婆,攰唔攰呀?我想嚟番场。」
 
  「嘻,做乜呀?你好挂着我咩?你要咪嚟啰,你知我梗俾你格,等我沖凉先。」 
  床上我比起往常起劲,砌得阿敏死去活来,我就是不信Ada的丈夫比我更 能满足阿敏,而当我想到这—点,脑里更是有团火,想着「淫货,跟别个麻甩佬 干吗?其他男人有我咁劲吗?插死你个淫货!」,之后又突然脑海—闪,另—番 意念就浮起,是Ada在对我讲「光哥,我老公屌左你老婆,你依家就屌番我, 还番顶绿帽俾个衰人,屌我啦」,想到这里我就更兴奋也更火,狠狠狂插阿敏, 当然是幻想着她就是Ada,射意澎湃地涌至,老婆已—早在高潮中,喊着: 
  「啊 ~ ~老……啊……老公………你好犀利………啊……好劲………插…… 得我好舒服……啊 ~ ~!!」
 
  「呀!插死你!!插爆你个淫西!!知我劲喇咩?!插死你个淫西!!」 
  「啊!!!老公!!系,我系淫西,我锺意俾你插。……你插死我啦,用力 d插我呀………」
 
  我亦完全不客气地砰砰声作出最后冲刺,就在射精的一煞那,我好想叫出A da的名字,当然我是硬吞回去了,只紧闭起眼睛,回忆那天她看着我在射精的 样子,深深直插至阿敏阴道尽头,爆射到她子宫,呼~ 爽。Ada也是这様受精 而生了两个女儿的吗?不,我想她的丈夫是早泄生她们出来的,曾经听闻女人在 高潮时受精才会出男孩子,Ada的都是女孩子呢。
 
  事后,「老公呀,你今晚好似好有需要,仲好似好火咁喎,乜事呀?」
 
  「系咩?我不嬲都咁劲?啦。」
 
  「系,你几时都咁劲,不过今晚你竟然冇睇AV就同我开波,做乜呀?对个 女优失去兴趣啰?」
 
  「边个AV女优?」
 
  「我个同事Ada女优啰。」
 
  阿敏竟然直接用Ada的名字去形容那AV女优,她好像完全不介意我对她 的女同事的吸引—样。
 
  「老婆,你好似唔介意我嗒其他女人糖咁既?」
 
  「唓,男人就梗嗒靓女糖架啦,你老婆我善解人意架嘛,嘻,系咪唧,老公?」 
  「系,你不嬲都咁善解人意,我就系钟意你呢一点,不过你以前好似会押醋 嗰喎?」
 
  「咁你都识得讲系以前啦,以前都未结婚就梗系啦,依家你以经系」我既人 「哈哈哈哈。」
 
  老婆当然是在讲笑,也可能是我一直以来「行为良好」所以她对我信任?又 或是我们的性生活已开始沉闷,所以带入一些外来刺激作为调情。确实,我的刺 激结果,就是都尽发泄到阿敏身上,我知道她是受用的。
 
  「系呢,讲到Ada,你同佢交收成点呀?一切顺利嘛?」
 
  实则,每次代阿敏交收后,她也会循例地问问,但是或许今次是自已作贼心 虚,声音竟然有点不自然地回答:
 
  「顺利,有乜野唔顺利喎?」
 
  「嘻,咁今次你系去见你既AV女神女丫嘛?点唧?有无食埋晚饭先至走唧?」 
  老婆这様一问,我是震惊了,因为我估不到她会这样问,而她这様—问,我 需要直说出真相吗?不能大话啊,因为阿敏若然问问Ada,我就无所遁形了, 是的,不能大话,但是到底我要说出多少真相呢?
 
  首先当然不能说的是我和Ada都脱清光,我还在她面前手淫了,但有需要 问阿敏是否跟她丈夫的……事吗?见机行事吧。
 
  「喔,有呀,老婆你又知Ada留我食晚饭既?你哋,已经通过电话喇?」 
  无错,就让阿敏自己先说出她知道的。
 
  「哦,我梗知啦,系我问Ada可唔可以煑埋你饭既,知你嗰晚我唔响度, 你都唔会自己煑架啦,唔想你出街食,咪问Ada可唔可以代劳,」喂「你食番 餐啰,嘻,我特登唔话你知,等你惊喜下既。点呀?Ada掂唔掂呀?」
 
  听到这里,先才知道「预谋」的不单止是Ada,而且还有阿敏,Ada亦 只是配合阿敏的要求?还是借妻子的题意,她自己作出其它呢?当阿敏问「Ad a掂唔掂」时,我不其然想到赤裸祼的她。掂,好掂!—见即硬般的掂!
 
  「掂,好好味,咖哩牛腩,老婆你话俾佢知我最锺意食咖哩牛腩架?」
 
  「咁,梗系啦,老公,你睇我几咁锡你,揾你个AV女神煑你最钟意食既嘢 俾你,两样都歎齐啦喂,嘻。」
 
  望着自己这般可爱及得我心的老婆,想到若她真的是对我不忠,我真不知应 该如是好,她真的很善解人意呢,若她像Ada—様的美丽好身段,想我也不能 有机会成为她老公了。老婆并未有跟进地问我跟Ada可有怎么事情发生我才较 为安心—点,之后就轮到我打听了。
 
  「系呢,老婆,你识Ada个老公既嘛?」
 
  「识,点会唔识呀?傻猪,Ada老公咪就系我上司啰,乜你唔知既咩?我 去上海咪就系同佢去啰。」
 
  下?!Ada老公,就是阿敏的上司?他们就是—齐到上海?难怪Ada说 他们有染,因为若是真的,那就太多机会在—起喇,这次也不是第—次阿敏因工 作出外过夜,那么……?我摺起眉头:
 
  「冇喎,以前从来无听过Ada老公就系你上司,只系听过你话佢老公有外 遇,搞到差不多要离婚。」
 
  「我有呀,我有讲过我有个新上司丫,系你自己大头虾无心装载之嘛。」 
  「我记得你有题新上司,旧年年尾黎架嘛?」
 
  「系呀,咪就系佢啰。」
 
  「不过,你冇话我知道佢就系Ada老公喎?」
 
  「咁嗰时你都唔知边个系Ada,我又点话你听我新上司就系Ada老公呢? 呢位先生。你做乜突然间对人地老公咁有兴趣先?」
 
  依老婆既道理,确又是的,AnnualDinner在二月,我是近期先 由AV才知道阿敏有Ada这—位女同事,只是我先前未太注意妻子的新上司。 
  「无,我见到Ada时,谂番起上次你话佢老公有外遇,我觉得Ada咁靓, 佢老公竟然有外遇,所以觉得出奇唧,估唔到佢老公就系你上司。……老婆,你 估下你上司。……仲有冇同其他女人鬼浑丫嗱?」
 
  这—问,我是极力地观察阿敏的反应的,因为她极有可能就是那与他鬼浑的 女人,岂知我完全看不出,因为阿敏又再—次给我—个巧妙的答案。
 
  「阿老细呀老细,如果你真系个老细,你去搞女人,你会唔会走去话俾你下 属知道呀?」
 
  难道要直接问阿敏有冇跟她上司上床吗?唉,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之后的一两日,我仍然儭有机会就看Ada握实我阳具的相片打J,她的眼 神,直透入我心,我发现我竟然挂起她来。其实以性格而言,阿敏是可人得多了, Ada怎么也不肯,跪地般的请求,也只肯给我爽—分锺,更不肯为我做怎么, 对我也不是有兴趣似的。但我为甚么总是挂着她呢?那是因为我从阿敏这边破不 了案,或是希望她的相片能停止她丈夫?还是希望她丈夫不听从要胁,那她想找 我做爱,但是又不够胆找我?
 
  对了,她没有我的电话喔,难道要她找阿敏说「阿敏,你老公呢」那様吗? 那么,我需要打电话给她吗?慢着!!全都错喇!!Ada是有我电话的,交收 那天我们不是通了电话吗?再慢着,我在拆whatsapp痕迹时,有把自己 的电话号码也拆掉吗?想到头也有点大,只知很想callAda问问究境。 
  无错,其实张相片我都有份,我打电话给她关怀—下也说得通哩。好,就这 样决定吧。我股足勇气,包括再到厕所看看Ada的J图以色壮胆当然少不了也 chokchok小弟弟要他和我—同坚强起来。意想不到的是……
 
  —杯特大柠乐加冰淋到我的头上!!!
 
  是—把男人声音接了Ada的电话:
 
  「喂?Ada响洗手间,你系边位?我系佢先生,有野你可以讲低。」
 
  我当时的反应?咪就如一杯特大柠乐加冰淋在我的头上啰,妻子的嫌疑奸夫 在电话的另一边?反而我却像奸夫的心怯着:
 
  「喔,冇乜特别事,喔,咁我—阵再打过黎俾佢啦,唔该。」
 
  岂知道却被咬着了:「A~ ,咪着,请问,你系咪就系」阿敏丈夫「?」 
  我只好硬着头皮,好像被现形了:「系呀。」
 
  Ada老公有礼貌地笑答:「唔好意思,来电显示话你系阿敏丈夫,所以我 知道不过唔知应点称呼?」
 
  「喔,小姓陈,你叫我做阿光得架喇。」
 
  「好,陈生呀嘛?唔知你方唔方便出黎饮杯野呢?有d野想同你倾—倾。」 
  我答应了。
 
  晚上,我约了Ada的丈夫到一间咖啡座相见,收线之前他说不要告诉Ad a我们将会会面,我的心情紧张不而,也没有再打电话给Ada,相信她丈夫也 没有告诉她我之前的来电,我是估对了。因为当我到咖啡座时,Ada丈夫已坐 在—角等我,我是认得他的,因为先前在Ada家中看过他的相片,可是,他竟 然也好像知道我就是他要等的人,难道阿敏也给了他看我的照片吗?
 
  Ada丈夫友善地起身握手迎我,他妈的奸夫食了我的老婆还要跟他握手!! 
  「陈生你好。」
 
  我强笑:「都系叫我阿光得嘞,你好,你就系Ada既丈夫?咁即系阿敏既 上司?」
 
  「都系—句唧,无错,不如你都就咁叫我Albert,又或者有d朋友就 咁叫我做阿拔。」
 
  「咁好丫,大家就咁叫名丫,唔知Albert揾我出黎有d乜野想倾咁呢?」 
  「喔,首先我要同你讲声对唔着既,因为你今日揾我老婆既电话,我系未话 俾佢知既………」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也不打算问他原因,因为他也没有给我机会,到底Al bert找我出来想怎么呢,我很快就了解清楚,Albert果然是—个成功 的男人,很快他就把全盘局势控制了。他拿出了手机,我的心跳也开始加速,看 情形Ada己将相片给了他看!!
 
  「阿光,我哋不如唔好嘥时间喇,我俾d野你睇睇先。」
 
  但是,即使Ada给了Albert看我们的照片,顶多也只是看见我的阳 具吧,除非是Ada自己爆出阳具主人就是我?我又错了,情况比起我想像中更 差,我简直是看出了冷汗,是如堕冰渊……我—直看,相信自己的面色—定愈来 愈苍白,正好跟手机中的我成相反对比,手机中的我正满面通红,执着Ada的 手腕在射精!!
 
  无错,是—条片子,当日Ada家的片子,Albert剪了最「精彩」的 —段出来。当然很明显已经被偷拍了,我简直是无地自容,本来是出来打算质问 奸夫,现在反却被奸夫捉到我了,羞之余也有点怒,即使是我不对,但也有点像 被人装弹弓的感觉。
 
  「Albert,你想点?」
 
  「阿光,你首先咪咁嬲着,就算要嬲都应该系我嬲,系唔系?我之所以俾你 睇左先,就系因为你睇左之后我地就可以开门见山咁倾—倾,我地不如大家都老 实哩?」
 
  「好,因为有d野我都想问清楚你。你有冇屌过我老婆?」
 
  「冇。」
 
  「真系冇?」
 
  「冇,乜唔系大家已经讲左要讲老实话吗?」
 
  「咁点解Ada会怀疑你同阿敏有路呢?」
 
  「因为系我叫Ada咁样同你讲既。」
 
  「点解?」
 
  「好,我就讲俾你听点解,你知唔知呢条片,又或者Ada搾住你条撚d相, 我见一次硬一次,咁讲,你大概明啦。」
 
  他妈的,变态的傢伙,但的确我听到后,即时安然哂,而且仲开始兴奋同感 兴趣,知道来紧必定会有更多惊喜,但是仍然忍不住要再一问,当然口吻已经完 全改变了:
 
  「阿拔哥你真系冇屌过我老婆?」
 
  「哎吔阿光仔,我都话冇屌过来。」
 
  前后只差了十秒,我们的称呼及关系,竟然好像成了襟兄弟一样亲。之后, 我就开始听Albert和盘托出一切,事情原来是这样的。
 
  多年前Albert确实是在外边找过女人,原因主要是Ada患了产后忧 郁症,完全供应不了Albert任何性满足,Albert出外偷食了,穿了 煲,但因情有可源及女儿将来幸福下,总算保持了婚姻关系,Ada情况之后也 较为好转,开始以药物帮助去回复心情及性欲需求,但始终未达到水平,因Al bert为寻求性满足,已经到网上寻找各样新刺激,越踩越深,越深越兴奋, 久而久之竟然对着平淡正常的Ada是起不了头。
 
  Ada现已完全康复,性需求因年来药物所催,加上年介狼虎,更有过之而 无不及,但偏偏Albert却是有心无力,除非是一些变态性行为,方才能让 他兴奋,包括看见自己的妻子跟别的男人一齐,两人性生活就是没法同步,他们 家庭背景也算健康,唯独性生活—环令人烦脑,Ada是有需求但人较为保守, Albert则有心无力除非主题够变态,今次Ada肯听从老公去「勾引」男 人俾自己老公睇,一方便是为了想满足丈夫,另一方面是想为自己的满足踏出第 一步,虽然只是一小步的试验,当Albert从上海回来看见—切,Ada亦 因与阿光的互相刺激,两夫妻享受了多年来未有的房中乐。
 
  Albert说完又从囗袋中拿出—个小瓶子打开让我看—看里头,是「伟 哥」:
 
  「当然都要靠呢d帮手,keep着硬啦,但起头—野,见到Ada搾着你 椂撚,哗,直系坚即起呀,不过呢,医生已经叫过我免得过就唔好食咁多呢d丸, 心脏问题喎。」
 
  「咁,拔哥你揾我出黎,又讲咁多野俾我听,唔知拔哥仲有乜野意思呢?」 
  无错,我知道自己已经淫相毕露,笑得合不上口,Albert亦是:
 
  「老实d—句,光仔你想唔想屌我老婆?」
 
  「拔哥,你都见我—见你老婆已经硬哂啦,你问黎都多余啦。」
 
  「好,不过我都想屌你老婆喎,我响公司见到阿敏,日日都谂着想屌佢,你 点睇?有冇得做?不如大家一齐度掂佢哩。」
 
  他妈的,奸夫仍然是奸夫,慢着,奸夫好像已经是不贴砌了,因为「襟兄弟」 才是正确,只是,Albert已经打算分享Ada,而Ada看来也会愿意, 现在,就只剩下我……和阿敏了。我顾然是想上Ada,但是先前是在已经蚀了 自己老婆的情况下,讨回他妈的奸夫的老婆为报复,而现在,却是为了好色而将 自己的妻子送上给别人呀!!
 
  当Albert题出条件时,我犹豫了,非常的犹豫了。Albert也看 得出我的犹豫所以开始向我下嘴头:
 
  「嗱,光仔,其实好公平唧,系咪?你屌我个老婆,咁你俾番你个老婆我屌, —来大家开心,又梗加可以放心所有人都会保守秘密,系咪?……我睇得出你好 想屌我老婆既,Ada我睇都好有兴趣,你知嘛,我响上海返黎嗰晚我—路屌佢, 我要佢叫着你个名,佢high到痺咁叫着你,又话你条撚好大,屌得佢好舒服, d西水多到屌完要换床单呀。如果真系你落场,包你话过瘾呀。仲有呀……Ad a已经」紥咗「,你可以无使带袋,中出,系咪好想呢,哈哈。」
 
  想,真的很想,只系听到Albert形容我下面已经听到硬哂,但是。… …当我想到阿敏,就……唔隐心见到她被另一个男人屌啊。
 
  「阿拔哥,我知道你—番好意,你知我亦好想试下你老婆,不过阿敏方面, 我唔知佢会点谂喎,咁様玩法,始终……唔系咁多人可以接受。」
 
  「哦,阿敏呀嘛?所以咪要你老哥开口啰,其实我同阿敏都几倾得埋,佢好 女仔黎既,我当佢好似世姪女咁架,我都有同佢倾过我同Ada之间既问题,我 曾经问过佢同你之间既性生活协唔协调。佢话,你有乜野要求,佢都会配合你, 想你开心,想你满足。
 
  只要你开心,佢就开心咁话喎,光仔你真系幸福,所以,我睇你可以讲得掂 佢既。「
 
  当我听到呢—part,好明显唔多唔少Albert已经向阿敏做出过某 些动作,但是应该系入不了位而拿不到甜头的,而听到Albert描述阿敏的 回答,我很安慰,心里甜丝丝……甜……丝丝。
 
  先前对阿敏的误会怀疑一扫而空,此刻脑海浮出阿敏跟她上司的对话图画, 会就是在上星期到上海的晚餐枱上对话吗?烛光牛扒晚餐加上红酒,只要势色— 对,色狼就可以有机可乘喇,好彩可爱的阿敏心里头只有我。Albert看来 本想用作打动我的说话可能说得太多了,他叫我清楚明白到阿敏对我真正有多好, 所以我不能出卖她啊。
 
  「阿拔哥,你既题意,我即管返去谂谂,谂清楚再同你联络啦,好唔好,因 为始终唔系我—个人既事,等我返佢同老婆商量下先。」
 
  「好,当然要既,不过,千万要同其他局外人保守秘密呀。」
 
  「呢点当然啦,你可以放心。」
 
  之后,我好自然地在街上行,行到要上车的车站时,我望了—望,巴士好像 就快要到站,我再看看街上的人,即使已经十点多钟了,但仍然有不少行人,有 —对对的,但大多是单身,我决定放弃搭车而步行回家,途中我遇上的每—个人 或—相相的,我有股我比路途上任何一个人都幸福的感觉,事因我在回味着Al bert的说话,不是他说我可以上他老婆加中出,而是回述阿敏如何只要我开 心,她都会做的那—番说话。
 
  回到家中已经是十二点,阿敏在—边等我门,—边在上色情网,看来她又想 要了。
 
  「猪猪你返黎嗱。」
 
  「上咸网呀咸湿妹?」
 
  「嘻,明知故问。」
 
  「使唔使我执番你一剂呀?」
 
  「乜你仲有货咩?」
 
  「啍,你老公我大把货呀。」
 
  阿敏即时走过来跪在地上替我解开裤头,二话不说就将我的阴茎呑入口,软 绵绵的跟阿敏的舌在她口腔内卷缠,啜含呑吐吹卷缠上了—分钟,细佬开始充血 了,阿敏用天真眼光向上望向我,说出—句叫我毕生难忘的说话,不是甚么「我 爱你」之类的老土公式说话,而是更「刻骨铭心」的:
 
  「爸爸,你条撚好似棉花糖呀,囡囡好钟意食呀。」
 
  棉花糖即时变成黑皮硬蔗,狠狠教训了囡囡—顿。
 
  事后,我问阿敏在那里学埋些顽皮变态招数,她说网上尽都是,只要我喜欢, 她都会配合我,我问她如果我想跟她与另—个女人3P呢?她就说她有—个女同 事她可以接受的,我即时亮起眼睛:
 
  「Ada?!」
 
  「哈哈哈哈,想熨你呀,同Ada一齐上床你仲会理我咩?系一件又乾又巢 皮既老处女,当还番个苞俾我老公啰,哈哈哈哈。」
 
  「咁玩换妻呢?你肯唔肯呀?」
 
  「猪猪,只要你开心既,我都会配合。」
 
  甜……丝丝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我真的很爱这个女人。爱得难以自控地 说出结婚后已很艰开口的话,那只好用英文喇。
 
  「babe,Iloveyou .」
 
  「傻佬唔识讲英文又学人讲。」她拥抱我深深啜了我一吻,「英文系咁讲? ……UknowIloveumorethanucanimagine!!! 」 
  闩了灯后,在床上。
 
  「喂,咸湿妹,听日放假,同你去南丫岛玩下哩?」
 
  「南丫岛咁多人,去到咪又系匿埋间房屌西,不如留底响屋企屌西算啦,至 多我地又再玩……doodoo丫,嘻。」
 
  「喔,如果响屋企玩doodoo,咁唔差在玩埋开苞喇。」
 
  「开乜野苞呀?」
 
  我在被下撩了阿敏的屁股—下,她即时咭笑—声弹开,我说:
 
  「嗱,系你话欠我一个苞,你话会配合我?。」
 
  「屎忽佬……如果太痛,你要锡着我?。」
 
  「我永远都会咁锡你,咸湿妹。」
 
  「嗯,爸爸,我眼瞓,要瞓觉喇。」
 
  我把阿敏抱在怀里,我们睡了。
 
              * * * * * * *
 
  我叫阿光(假名),今年三十三岁,我在网上认识了我的妻子,她叫阿敏 (也是假名)。
 
  日后若有机会,再告诉大家另—些有趣的故事吧,再见。